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7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73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都得呆着。整个伟业厂给人的感觉,就是生意红火,忙不过来。不过,现在的我回想起来,这或许就是所谓的运作有问题。

上午接到小文打过来的电话,居然是找我聊天的。真难为她,离开伟业那样久了,还记得打一个电话给我。问她在哪儿,她说她在樟木头,还是做人事文员,工资比伟业高。这一点我相信,伟业又不是什么好厂,樟木头可是东莞的工业强镇,工资比东坑高是正常的事情。闲聊了一会儿,小文突然问我:“你买手机没有?”我告诉她,还没有买手机。我问她:“你呢。”她说:“快了。”其实和我一样,都没有买手机,却对我说快了。看来她的虚荣心还真不浅呀。也难为她了,离开伟业的时候,她可以算是败得一塌糊涂,现在走出了我们的视线,在别的地方,就算过得不好,也要在我们面前说过得好。这是人之常情。

和小文通完电话,我又得去忙自己的事情。管她的工资有多高,我的工资有多低,我在伟业做着高兴。当然,我知道有一天我也会离开伟业,最后究竟是风风光光地走出去,还是像她那样以失败者的身份走出去,我自己也无法预测。但是眼前摆在我面前的事实是,我得靠这份工作领着并不算多的薪水。进伟业大半年了。这大半年时间,我还清了读书时欠的最后一点债务,还寄了一点钱给家里。人生终于在我二十四岁的时候出现了拐点。从此以后,我不欠任何人的债了,而且我还有一份力量去回报家里的父母。能走到这一步,我很知足了。

说我不欠债了,但是下午我离开办公室去生产部的时候,刘艳却接到了一个极其蹊跷的电话,电话那端的人用极不标准的普通话对刘艳说要找我。刘艳问她是谁,她没有说自己的姓名,却说我欠了她二十块钱,问我什么时候还给她。真是谢天谢地,这个电话没有被李小姐接到。要是被李小姐接到了,她还会以为我是一个只借钱不还钱的小人。办公室电话除了我母亲和我妹妹知道,外人我只是告诉过我们村的小玲,因为她要我带她来广东打工,所以我进了伟业以后,就写了一封信给她,告诉她来广东的路线,还告诉了她我的办公室电话。后来我才知道,等我的信寄回去的时候,她都已经去北京打工了。小玲家里只有一个爷爷,她的爷爷是文盲,信寄回去,是别人念信给他听的。或许是念信的人无意间记下了办公室电话,无事的时候故意打个电话来中伤我吧?在第一节,我已经提到过,村里面看热门的人多,或许打电话的人,就想弄一点事情来看看热闹?当然,工厂里面也有一小部分工人知道办公室电话号码。虽然我与工人没有正面接触过多少,但是我经常满车间跑,有时候催货的时候,可能在言语上伤害了某个人也未可知,人家离厂以后,就打电话来中伤我了。人在江湖,祸从口出。这些年在外面,言语上确实伤害过一些人。有的人即使被我伤害过了,待我还是那样好;有的人,却一直记得我曾经伤害过他。我对刘艳说:要是这个人以后还打电话过来,你就告诉她,我没有欠任何的钱;还有,要她报上自己的名字。第二天下午,那人又打电话过来了,正好我又不在,又是刘艳接的电话。刘艳对她说:万传芳说了,她不欠任何人的钱,万传芳还说了,要你留下自己的名字,等下她回来了,会回电话给你。那人听刘艳这样说,倒是啪地一声挂了电话,从此以后就没有打过电话来了。至今都不知道这个电话是谁打来的,事情也过去了这样多年,也没有对我造成任何伤害,也就懒得去追究这件事了。

第一百四十四章

第一百四十四章

香水盒每天不停地生产着,货柜隔几天就拖一柜产品走,生产部的工人为此没有少赚加班费,不过加班费拿得高,加班的时间当然很晚了。对于这些靠拿加班费过日子的工人们来说,天天加班是一件好事,不过对于拿月薪的人来说,就不是一件好事了,因为不管加不加班,拿到手的钱都一个样,比如阿明和阿贵。算起来,整个生产部拿月薪的人,也只有阿明和阿贵。阿明在伟业呆了多少年了,天天这样加班加习惯了,对于每天的超时加班,他虽然口里对我们说累,但是只是说说而已,看样子只要伟业还撑着,阿明一定会是守到最后的人。阿贵就不一样了,进伟业没有几天,也对这家工厂没有太多的感情。据他自己说,以前进的工厂都比伟业轻松,而且拿到手的工资还要高。他有些不满了。有一天,他把辞工书递到了经理手上。经理找他谈话,问他为什么要辞工,他说因为工资太低,而且加班的时间太长。经理说:你进厂以后表现不错,生产部的状况比以前好了一些,我们也看到了。现在你还没有过试用期,等你过了试用期,你要求多少工资,可以找我谈,我会给你加到你想要的工资。生产部是工厂最辛苦的部门,因为塑胶部和五金部是两班倒的,生产部上长白班,再说这段时间我们赶香水盒,生产部的人每天都加班到很晚,确实很辛苦。等过了这一段时间,加班就会少一些。你还是留下来吧,其实我们厂也不错的。阿贵本来一心想着要走的,经理没有批他的辞工书,而且被经理这样一说,心软了,就留下来了。

留下来的阿贵,却是人在蓸营心在汉。他老是想着去常平找工作,因为他在常平呆了很多年,那边还有一帮狐朋狗友,可是在东坑却是人生地不熟的,也没有什么朋友。用他自己的话,在东坑活得很窝囊,下了班居然找不到一个可以喝酒说话的人。不过,在伟业厂,阿贵和生产部的几个爱喝酒的人却很快成了狐朋狗友,只要下班早一点儿,他们就到路边摊上去喝酒。当然去喝酒的时候,都是人家请阿贵。有一天生产部下班早,阿明请阿贵去宿舍喝酒,还jiāo待阿贵,一定得叫我一起去。

我去阿明那儿的时候,夜宵已经准备好了。阿贵到厂门口的路边摊上炒了一盘猪耳朵,阿明老婆用电饭煲煮了一大碗鱼,还有一盘湖南剁辣椒她对我说:“没有炒菜锅,菜只能煮,今天的鱼煮得一点都没有味道,你沾着剁辣椒吃,会好吃一点。”也真为难阿明老婆了,他们只有一只小小的电饭煲,她煮完鱼以后,把鱼盛起来,还得用这只电饭煲煮饭。四个人,她煮了半锅饭。阿明和阿贵两个人喝白酒,本来阿明给我拿了杯子,让我也要喝的,被阿贵给我挡回去了。阿明老婆是喝白酒的,但是阿明却没有给她准备杯子。于是,阿明和阿贵每人端着一只杯子,一边喝酒一边吃菜。我和阿明老婆则每人盛了半碗饭,把夜宵当正餐来吃了。阿明阿贵一边喝酒一边闲扯,阿明老婆只是坐在桌子的一角,听着他们说话,并不曾chā嘴。工厂里面的人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