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7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72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我先问张勇,来找他们的那几个家伙是谁。张勇说,以前一起混的。看来阿贵并没有骗我。我再问张勇:“阿贵说晚上要出去打架,你也去吗?”张勇说:“我去打架干什么,现在我都不和那些小混混们来往了,倒是阿贵,现在虽然不做小混混了,但是不管走到哪儿,隔一段时间还要给以前的那些人打个电话。他们是要我们晚上帮忙打架,不过我不会去,我也不会让阿贵去。现在有这样的日子过,我已经很满足了,不想去外面惹事。”我说:“到了晚上,你就盯着阿贵,不让他出去了。”张勇说:“你放心,等下我去教训一下他,看他还想不想出去打架,他要敢出去,我先两拳把他打趴下去。”那天晚上阿贵果然没有出去,后来那几个小混混也没有再来找过他。

张勇进伟业厂以后,又把自己的老乡带了两个过来,都是阿贵认识的,以前在同一家工厂打工的,刚好喷油部有两个喷油工辞工回家,这两个人就进了喷油部。喷油部里面的人,一半是阿贵的老朋友了。阿贵私下对我说,等合适的时机,就把张勇给提拔上去做喷油部的组长。喷油部组长的位置已经空缺好久了,像调油漆之类的原本该组长干的活儿,都是阿明在代做。我问阿贵:“张勇会调油漆吗?”阿贵说:“丝印喷油这一块,张勇都还行,我刚学喷油的时候,他还是我师傅呢。”阿贵有了这个计划,平时也时不时呆在喷油部,亲自动手调一下油漆什么的,或许他是在温习功课,等到哪一天张勇上任了,好帮他一把吧?不过,他们都没有等到那个时候。

第一百四十三章

第一百四十三章

大妹的生日到了,正好是星期天,不巧的是那天该我值班,下班吃过晚饭,我就去找她。我不习惯送别人礼物,自然她的生日也没有买礼物给她。和她去外面玩了一圈,去外面吃了一点东西,很晚了才回来。回到厂里面,阿贵问我:“晚上你去哪儿了,找了一大圈都找不到你的人,后来问保安,才知道你吃了晚饭就跑出去了。”我告诉他,给大妹过生日去了。他说:“你大妹生日也不告诉我一声,我们现在就给他过生日去。”我说:“我都给她过了生日了,就不用再去了。”他说:“这一趟是我的心意,我们一起去。”说着就拉着我出了厂门。

我们走到大妹工厂门口的时候,都已经十一点半了。大妹他们厂早已熄灯睡觉了。我说:“你看,我说不要来了,人家都睡觉了,我们还是回去吧。”可是阿贵不干,他说一定得叫我大妹出去吃个夜宵。他给保安递了一支烟,对保安说:“帮我找一下某某某。”保安说:“这样晚了,工人都睡觉了,你们先回去吧,明天早晨我会告诉她,晚上你们来找过她了。”阿贵说:“我们有急事找她,她nǎinǎi过世了,来告诉她一声。”这个死阿贵,为了找人,真是什么破理由都可以编出来。虽然我都没有见过我nǎinǎi,据说老人家死了快半个世纪了,总不能让她再死一回吧?不过,阿贵是为了给我大妹过生日才编出这个荒谬的理由,我就没有当面指责他。后来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张勇,让张勇评理。张勇却笑了笑说:“他说你nǎinǎi死了,这已经算好的了,反正你nǎinǎi已经过世了对吧?你不知道,有一次他去我的厂里面找我,也是深更半夜的时候去的,保安不给他见我,他就对保安说,我妈死了,他是来报信的。保安就真的去宿舍找我,听保安告诉我,外面有人来找我,还说我妈死了,让我出去一下,我就知道是阿贵来了。我妈明明还活着,只有他敢说我妈死了,也只有他想得出这样的理由。

阿贵乱编的理由还真能打动别人脆弱的心,保安一听立即去帮我们叫大妹。不一会儿,大妹就下楼来了。见是我俩,她问我:“这样晚了你们还过来找我,不怕遇见坏人呀?”阿贵却笑嘻嘻地对她说:“我来给你过生日。”大妹说:“谢谢你了,我的生日都要过去了。”阿贵说:“还有半个小时呢,我们出去吃夜宵吧。”大妹没有跟我们出去。她说不饿。我们吃了东西还没有多久,哪里还吃得下东西!

一路走回工厂,就已经十二点了。阿贵说:“我还得去生产部看一下,你回宿舍去吧。”我望了望三楼生产部,十二点了,却依旧灯火通明。还不知道他们要加班到什么时候。回到宿舍,刘艳早已睡着了,宿舍也已经熄了灯,幸好走廊上的灯亮着,借着走廊上的灯光,我进小小的宿舍才没有碰壁。秋天就是特别好睡觉,躺在床上,不到三分钟就睡着了。一觉醒来就是天亮,该起床上班了。记得中国有一句老话:前三十年睡不醒,后三十年睡不着。我正处在前三十年,而且是快乐的单身汉,没有负担,当然吃得饱睡得香。

洗了一把冷水脸,在厂门口买了一只五毛钱的油饼,一边吃着饼一边向办公室走去。走到办公室门口,见张勇站在外面。大清早他站在办公室门口干什么?要是被李小姐看见了,非教训他几句不可。见我走过去,张勇对我说:“阿贵这小子,今天赖床不起来。”我说:“等下上班铃响了,他自然会来上班。”张勇说:“这你就不知道了,以前在别的厂,他也会这样赖床,其实他早醒了,就是躺着不起来,每当这个时候,我都请不动他。”我说:“别理这样多,等下会有人去请他的。”张勇说:“还是你去请他吧,以前他赖床的时候,我就找他的女朋友,这种时候他最服女朋友了,女朋友站在宿舍外面大呼小叫几声,他立马就起床上班去了。”这些故事我倒听阿贵说过。阿贵这小子进的厂多,感情经历也很坎坷,谈了好几个女朋友了,我不是他的第一任女朋友,当然他也不是我的第一任男朋友。我对阿贵说:“不用我去了,你去叫他,捎上我的话,说他要是再不起来,我就带着李小姐去请他。”过了没有多久,我去生产部办事,果然见阿贵已经在生产线上转悠了。见了我,他yīnyīn地笑了一下,说:“你真歹dú,居然想带着李小姐去请我,你想整死我啊。”我说:“我怕请不动你,所以只好狐假虎威,和李小姐一起去请你。”阿贵揉了揉眼睛说:“昨天晚上我一点半才下班。”这段时间,生产部加班到一点半下班是经常发生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以前阿明管理生产部,生产部总是没有计划好,总有加不完的班,这种情况在出货的时候经常表现为:不用急着出货的产品,在生产部后面的放货区堆得满满的;可是急着出货的产品,货车都在楼下等了,却还要一边装车一边等生产部包装。现在阿贵管理生产部了,生产部依旧有加不完的班。不仅仅只是生产部,五金部塑胶部也是如此,我们这些不直接参与生产的人,也是每天要加班,不管有没有事情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