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7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71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四十二章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一个星期天下午,阿贵说,他得去常平接他的一个兄弟。然后给阿明jiāo待了一下,就骑着一辆借来的破自行车出发了。东坑离常平近,就算来去骑自行车,也用不了多久,费不了太多的力气。果然,还没有到吃晚饭的时候,阿贵就回来了,自行车后架上坐着一个瘦瘦小小的抱着一堆行李的家伙。那就是他以前在口中无数次给我提及过了,比亲兄弟还好的兄弟。阿贵对我说:“按说你也该叫他一声哥哥吧,因为我刚出道的时候,就叫他哥哥的。不过现在不叫他哥哥了,叫他的小名。”阿贵这样说,他的兄弟却一点都不生气,反而站在他旁边偷偷地笑。见他在笑,阿贵也跟着笑了,问他:“要不要告诉你弟媳,你的小名叫什么?”这个家伙倒是老老实实地说:“我的小名叫三七。”阿贵说:“对,他的小名就叫三七。他姓张,在人多的时候,我叫他张三七。人少的时候,就干脆叫他三七。”我当然不能叫他兄弟的小名,让我叫哥我也不答应,我说:“报上你的尊姓大名吧,以后我叫你的名字。”他说:“张勇。”这个名字倒是好记,而且我敢保证,在我认识的人里面,名叫张勇的,有好几个了,只是每次是在不同的地方认识的。

张勇和他是同一个村庄的。当初阿贵在家里呆着,穷得要死,就是这个瘦瘦小小的家伙把他一路带到广东,又把他带进工厂。阿贵刚从贵州老家来广东的时候,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看就傻了眼。进了工厂,第一天去上班,居然不知道打卡,还是他手把手地教会他打卡的。张勇当年在广东也混得不错,阿贵进厂当工人的时候,他已经是一家大工厂的组长了。本来那家工厂有很好的提升空间的,但是他这个人太爱玩了,不思上进,结果在广东越混越差,到后来阿贵混得有一点出息了,他却只能做工人了。不过他还有一手绝活:喷油。靠着这一点技术活,还能在工厂里面拿一份不错的工资。对于这个兄弟,阿贵是走到哪儿就把他带到哪儿,让他在自己手下干活,用阿贵的话说,当年兄弟待他不薄,如今这个兄弟运气不好了,他当然要帮他一把。

张勇进了生产部做喷油工。那个时候香水盒赶货,他来的正是时候。伟业厂虽然有四五个喷油工,但这几个喷油工都是伟业厂自己培养的,他们都没有在其他工厂做过,所以喷油的水平不太专业,只是勉强过得去。张勇毕竟在别的工厂呆了一些年头,所以喷油的水平自然比那几个要好一些,工厂里面是拿计时工资,张勇特别懒,见自己喷的货比别人多一些了,就借口上厕所、喝水之类,从喷油房溜出去,躲到外面抽一支烟再回来干活。有时候摸一摸口袋,没有烟了,居然会跑去找阿贵要了烟,就站在阿贵旁边吐一口烟雾再回去。总体上来说,在伟业厂生产部,他确实有一些狂。当然,不过他的人缘关系还不错,进厂没有几天,就和喷油部的几个人攀兄道弟,即使大家都知道他溜出去干什么,也都默认了他的这个行为。

有一天晚上装货柜。又是生产跟不上,一边装柜一边等生产。张勇也在帮忙搬箱子。刚开始客户那边说没有箱唛,所以我们订的是光身的纸箱。等到纸箱全部回来了,才又传了唛头过来,所以纸箱的唛头是印在牛皮纸上的。唛头纸早就给生产部这边了,但是生产部没有贴唛头,只等到货柜车停在厂里面了,得放货了,才安排了一个小组长带着几个人去贴唛头纸。阿贵的这个兄弟在搬货的队伍中,因为每箱货都得贴了唛头才放下去,所以搬货也是搬一搬停一停。阿贵的兄弟或许是好久没有做过搬货这样的体力活儿了,刚搬了几箱货,还没有过足瘾就要等,他站在地上等了一会儿,等得不耐烦了,走到贴唛头的人群里面,见那几个贴唛头的人,慢慢地把牛皮纸沾了水再贴到纸箱上,地上只有一只装水的小盆子,有两个人似乎是在偷懒,见有人把手伸进盆子里面,就拿着一张牛皮纸在旁边等,于是阿贵的兄弟冲着那几个人说:“你们快一点贴纸,我都等得腰酸背痛了,还没有贴出几箱货。没有水,吐一泡口水到牛皮纸上,用手抹两下再贴到纸箱上也就可以粘牢了,没有口水,撒一点尿出来,用尿淋湿了牛皮纸再贴到箱子上去也行。”他说这一串话的时候,声音特别大,把周围的人都乐得笑了起来。人们虽然在笑,但是他的话着实太难听了,真是粗人一个,说出口的就是粗话。

有一天我终于知道了为什么阿贵无论走到哪里都要把张勇给带上去了。原来张勇还真是细心,也真把阿贵当成了弟弟。阿贵这家伙懒得出奇,换了衣服自己懒得洗,看见张勇在洗衣服,就他的桶里面扔,张勇也顺手帮忙给他洗了衣服。有一天张勇下班比阿贵早,洗衣服的时候,阿贵还没有下班,自然赶不上朝张勇的桶里扔衣服了。等阿贵冲完凉,提着脏衣服求张勇帮忙给他洗的时候,张勇正在犯烟瘾,他把阿贵手上的桶推了推,象大人教训小孩子一样对阿贵说:“一边玩去。”阿贵真笑呵呵地提着桶一边去了。他并没有洗衣服,而是把桶提到了张勇的宿舍门口,跑进宿舍里面拿了一根竹杆,两下就把张勇的衣服打到地上了。刚洗过的还是水淋淋的衣服掉到地上,当然是沾了泥。张勇见状并不发火,而是笑着跑过去,从地上捡起衣服,扔进了阿贵的桶里面,然后就提着桶去洗了。阿贵的衣服,他当然又是顺手洗了。我看着阿贵这样对张勇,对阿贵说:“张勇是你哥,应该你给他洗衣服。”可是张勇却笑呵呵地对我说:“他和我闹惯了,以前在别的厂也是一样,老是让我给他洗衣服。”

有一天下午,有几个小混混模样的人来找阿贵,张勇也在。等那几个人走了以后,阿贵告诉我,晚上他要出去打架。我问为什么,阿贵说,以前和他一起玩的一个兄弟,被别人欺负了,他要出去报仇。听他们对我说起过,他俩以前在最落迫的时候,曾经做过小混混的,后来有一次他们打了架,警察抓他们,他们拼命地逃,阿贵新买的一只皮鞋在逃跑的时候都跑掉了,也不敢回头去捡。逃着逃着,听见后面的警笛声响起,也不知道是不是来抓他们,他们发现前面除了一座山包以外,已经没有路了,于是只好躲到山上去。在山上躲了老半天,才敢下去打听动静。从此以后,两个人小改邪归正了。每当说起这段往事的时候,张勇总是感慨:“我现在才知道,还是走正道好,以后再也不做小混混了。”

听阿贵说要出去打架,我就觉得脸上起鸡皮疙瘩。小混混们打架的时候,可是不要自己的命,只记得把别人往死里砍的。我没有办法说服阿贵不去打架,当然只能去找张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