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6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69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样的时刻,他们全都睡了吧。在这繁华的都市里面,每一个人都为了生活而奔波,看月亮,或许是早已走远的儿时记忆了吧?我们又向前行驶了一段路,刘艳说:“太晚了,怕遇到坏人,我们还是回去吧。”于是我们原路返回了。坐在自行车上兜了一圈回来,把自行车停到车棚里面,我们才回去睡觉了。躺在床上,我在想着:今天晚上,月亮有没有开花呢?或许我坐在自行车上看风景的时候,它已经悄悄地开花了,只是我没有看到;或许还没有呢,可是我也懒得去等了。

十六一大早,我就去找大妹了。到了厂门口等了不一会儿,她就出来了。走出厂门,她对我说,有一个臭小子在追她。我问:“是哪个臭小子?”她说是一个湖南人,刚退伍回来的,说着大妹还问我,有没有注意到,前几个星期我来找她时,总有一个黑不溜秋的家伙跟在她身后?黑不溜秋的家伙,我倒是注意到了。因为天志厂里面,大部分人都不算黑,如果突然有一个很黑的家伙出现在人群里面,那一定非常抢眼。我说,你说的那个家伙我看见了,简直是黑鬼一个。大妹说,那个家伙还约她十六一起出去玩。我问大妹:“你觉得他怎么样?”大妹说:看起来讨厌死了,不想跟他一起出去,也不想和她拍拖。说着,大妹向厂里面望了一下,对我说:“那家伙又来了。”我远远地看见,那个黑鬼从男生宿舍门口向着厂门口走过来。我对大妹说:“我们快跑,把他甩在后面。”于是就和大妹溜走了。后来才知道,黑鬼居然追着我们赶了好远,结果没有撵到我们,据说因此他还哭了一顿。

东坑不算大,不过我和大妹也不是特别爱玩的人,所以打发一天时间倒是很容易。我们先去初坑市场玩了一下,然后走到东坑街上转悠了一圈,花十块钱买了两份快餐吃了,然后再转回初坑,天就快黑了。又去市场上找了便宜的东西填饱了肚子,看了一会儿街舞,我们就各自回厂了。等到过了一个星期,我再去找大妹,才知道十六晚上,黑鬼在厂门口表演了一出好戏。她告诉我,等她回厂的时候,发现黑鬼站在厂门口等她。早晨大妹被我拉跑了,黑鬼在后面追,却没有追上我们,特别伤心,因为天志厂很少放假,好不容易放了一天假,他本来计划向大妹献殷勤的,谁知大妹不给机会,于是他找一个偏僻的地方哭了一顿,然后就回厂了。回厂以后,他就在厂门口等着大妹回去。等到天黑了,终于等到了大妹。他于是像迷路的孩子找到了家一样,对着大妹哭了一顿。他对大妹说,早晨看见我去找大妹,因为我每个星期都会去,而且两个人长得很像,所以猜得到我是她姐姐。是大妹的姐姐,也算是他的姐姐吧,所以他很想和我们一起出去玩,还想请我吃一顿饭,可是我们却把他远远地甩在后面,他在后面追赶我们,一边跑一边叫,我们却不理他。(我们真的没有听见他有后面叫,或许是他的声音太小了,像猫叫吧)。他还说,前些年,每年的中秋节,他都在部队站岗,当他看着一对对恋人花前月下,可是他没有女朋友,他就安慰自己说:自己现在是在为国家作贡献,因为有他站岗,所以我们的国家才会平安。等到有一天他复员了,他也可以享受花前月下了。好不容易复员了,盼来了中秋节,可是他喜欢的女孩子却不理他。据说那天晚上黑鬼哭了很久。大妹让黑鬼把话说完,把眼泪流够,然后才对黑鬼说:“我姐姐说,你太黑了,简直是黑鬼一个。”第二天,黑鬼就买了增白洗面nǎi洗脸去了。说实在的,我觉得黑鬼配不上大妹,但是没有想到后来两个人还真谈成了,现在的黑鬼脸蛋比以前白净了一些,不过也没有白净到哪里去。

第一百四十一章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中秋节过后的一天,下午去车间转了一圈回来,刘艳告诉我:生产部的新主管已经来报到了。我问她,是哪一个。刘艳说:“就是那个下午过来面试的,脸黑得像锅底,坐在椅子上看报纸的那一个。”没有想到他居然成为最后的赢家。这次招聘,前来应聘的也有一二十人吧,来的人里面,也不乏帅小伙,怎么却录用了那个家伙?

第二天上午去生产部,就见黑锅脸上班了。他坐在生产部主管的座位上,那是生产部唯一一张还拿得上场面的椅子。可怜的阿明当然是让位了,他的座位在墙边上,桌子是一张破木桌,凳子还是三只脚的凳子。因为靠着墙,把没有脚的那一个角靠墙放着,所以坐在凳子上才不至于摔倒。我上去的时候,两个人正在jiāo接工作。阿明jiāo接工作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不高兴,甚至还有点偷笑的表情。新的主管来了,他只用做他的副主管,但是穿上身的浅蓝色工衣,工厂并不会从他身上剥下来,而且工资也不会少给他一分钱。从此以后,挨办公室骂的就不是他阿明了,而是这个黑锅脸了。而且,黑锅脸能在这儿呆多久,还很难讲呢。生产部主管来来去去,阿明也看惯了。每次都是他同人家jiāo接工作,末了这一个包袱还是扔到他这儿来。所以,就算招了新的生产部主管来,阿明也不用担心自己会被炒掉。他在副主管这个位置上做了好几年了,每当正主管空缺的时候,生产部就是他在作主。伟业厂生产部,其实是离不开阿明的。

第三天再上生产部的时候,在生产部的拐脚处碰到了阿明。他正提着一桶油漆往喷油部的方向走去。见我上去,他对我说:“以后有事情就找新主管啰,我现在只是给他打下手,他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说:“这样你还更轻松一点,反正工资一样,待遇一样,让你少cāo心还是好事。”这次上生产部,我确实有事情要找生产部主管。香水盒新的出货计划排出来了,我得把这份计划给他,顺便看一看生产的状况。刚走到办公区域,黑锅脸就朝着我笑了:“你就是万大小姐吧?”我说:“是。”然后他搬了一张凳子放在他的座位旁边让我坐下了。给了他出货计划,又问了生产部的生产状况,我的事情完成,准备回办公室去了。可是黑锅脸却说:“没事坐一会儿再走,我还没有介绍自己呢。”

对呀,以后每天都得同黑锅脸打jiāo道了,见了面总不能叫他黑锅脸吧,他还有个名和姓呢。虽然挂着厂牌,可是盯着人家的厂牌看名字,确实是一件不礼貌的行为。我说:“你介绍一下你自己吧。”他倒是不慌不忙地先查起我的户口来了。我告诉他,我是湖北人,来伟业厂半年多,来广东也才一年多。我介绍完,他直接把厂牌取下来,递过来给我。这个人长得不怎么样,名字也有一点土:成富贵。我说,以后叫你阿贵好啦。他说,你叫我阿猫阿狗都行。他告诉我,他是贵州的,来广东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