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6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68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被伟业厂录用了,做了生产部主管,更不可思议的是,我和他之间,居然会有过一次短暂的感情经历。现在回忆往事,只觉得那就是感情世界里面的一朵小浪花。有它,如今我就多了一份回忆,虽然到现在,我连他的长相都快彻底忘记了,就算我们再次相遇,我也不一定认得出他;没有它,感情世界也不会缺少什么。对于女人来说,一辈子得经历多少个男人,才能找到真爱?有的人,一辈子都没有找到过真爱,但是她们依旧活得精彩。有的人找到了真爱,却活得很苦。女人手中的男人就像跳棋,是跳棋它就会跳动,你永远无法知道盘子里面的棋子能不能走到最后,能不能赢到最后。

第一百四十章

第一百四十章

转眼就要过中秋了。中秋节前夕,倒是有不少供应商送月饼过来。月饼送到了办公室,当然是充公。好一点的月饼拿到经理办公室存放起来了,每次李生回香港的时候,左手右手各拎几盒回去。他拎走的当然是好月饼,一般般的月饼,李小姐就分给我们吃了。正儿八经到了中秋节那天,工厂却没有月饼发下来。因为工厂不发月饼。伟业厂也真是抠门,中秋节居然没有月饼吃。在广东混了上十年,伟业厂是我进过的唯一一家中秋节没有月饼吃的工厂。

虽然二00二年的中秋节还不是法定假日,但是那天却是星期六。虽然还要上班,但是因为是周末,气氛自然不一样。李小姐回家过节去了,刘艳加班到中途,有事情先溜了,让我到点的时候帮她的一下下班卡。经理办公室里面还有一盒月饼没有动呢。是蛋黄白莲蓉的。现在看来,蛋黄白莲蓉的月饼着实太普通了,吃月饼得看一看牌子,不好吃的还懒得吃呢。不过在那个时候,觉得盒装的月饼,还有蛋黄的,那是一件好东西,至少比超市里面卖的三块钱一个的月饼好多了。那盒放在经理室的月饼,到最后自然是被我们分了吃了,可是等到分月饼的时候,中秋节早已过了,早已没有节日的气氛了。而八月十五,当然得有月饼吃。我不吃月饼没有关系,我已经和大妹约好了,十六她们放假,我去找她玩,得弄个月饼带过去,和她过一过中秋节。十五的月儿十六圆,八月十六再过中秋节也不晚。

这样想着,我就进了经理办公室。其实进经理办公室对我来说,是一件平常的事情,因为传真机就在经理办公室,我每天得去发送传真。月饼就放在传真机旁边的桌子上。装月饼的盒子挺漂亮,红色的铁盒子。其实装月饼的盒子,看上去就觉得节日来了。我打开盒子,那是四个装的月饼,月饼的个头挺大的,我拿了一只月饼,然后盖上盒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把月饼放进抽屉里面。宿舍里面还有两支冰红茶,几只桔子,是前几天来收款的供应商送的,我想着:等到了明天,去找大妹的时候,把这些东西背上,两个人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享受节日。

照例是晚上九点下班。打了卡,拿着月饼走在cāo场上。抬头望了望天空,月亮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挂在空中了,看上去很美。不过,现在还不是它最美的时候,据说它最美的时候是在午夜,月亮开花也发生在那个时候,只是听说而已,关于月亮开花的那美丽一瞬我并没有亲眼见到。对我来说,能看见一年里面最圆的月亮,已经不错了。看了一会儿月亮回到宿舍,往日热闹的一楼却是冷冷清清的。过节了,有家的回家了,在附近有亲戚的都去新戚那儿吃饭去了,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只有月亮陪着我了。于是我从宿舍里面走出来,坐在小店门口的长凳子上,看月亮。看着看着月亮,突然觉得在这个夜里,如果手里拿着一只月饼,一边慢慢地品尝月饼一边看月亮,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

于是,准备十六同大妹一起分享的月饼,就提前成了我的口中食了。光吃月饼不喝水挺难受的,那两支冰红茶也被我消灭得一干二净。吃饱喝足了,也看够了月亮,天气已经很凉了,我这才回宿舍准备休息。

刚回宿舍,刘艳就提着几只饭盒回来了。她把那些盒子放在桌上,逐一打开,告诉我,这些都是她姐夫送过来给她的,她姐夫来的时候,刚好她不在,所以就放在门卫室里面。刘艳的姐夫我没有见过,但是他却经常来我们厂门口,送食物给刘艳吃。当然,每次送给刘艳的食物,刘艳都是和我一起吃,算起来我也沾了一点光。听刘艳说,她姐夫是东坑一家大饭店的厨师,那家饭店还不错,过节的时候,或是周末,职员都有加餐,所以饭店加餐的时候,我们也跟着加餐了。中秋节与平时的加餐自然不一样,菜特别多,而且分量也多。我们的桌子太小了,还摆不完所有的盒子呢,刘艳只好把那些没有地方摆的盒子,放到了床上。虽然刚吃过了月饼又喝了饮料,不过我的胃口特别好,刘艳的胃口也特别好。我们两个人坐在屋子里面慢慢地吃,居然把那些食物全部消灭完了才睡觉。虽然工厂里面并没有给我们过中秋节,但是这个中秋节,我和刘艳却过得不错。吃完食物,把盒子扔到了走廊上,这些盒子会在明天上午被阿明老婆扫进垃圾篓里面,运到外面的垃圾堆里面去。吃完东西躺到床上,刘艳对我说:“吃得太多了,太撑了,睡不着觉。”其实我也有这种感觉。刘艳说:“我们出去玩一下吧。”

于是两个人从床上爬起来,走到车棚,刘艳瞄了一眼车棚里面停放的自行车。她的眼睛真厉害,只瞄了一眼,就发现厨师刘师傅的车没有上锁。发现一辆没有上锁的自行车,刘艳高兴极了,对我说:“我载着你去东坑街上逛一逛。”于是,刘艳推了车子,我们俩从车棚走出来,来到门卫室门口。晚上值班的是周宝元,见我们推了刘师傅的单车出去,并没有拦着我们,而是给我们开了门,放我们出去了。出了厂门,坐上了自行车,刘艳就骑上车一路飞奔起来。刘艳生长在平原,从小就会骑自行车,而且据她说,她上小学初中,每天都是骑着自行车来来去去。不像我这个山区的娃,长到二十多岁居然连自行车都不会骑,因为我不敢学自行车。刘师傅的自行车很旧了,还是那种特别老式的男式自行车,车架非常高,虽然刘艳的车技非常不错,但是我坐在车上还真有一点害怕。刘艳对我说:“你坐好别动,抓住我的后背。”我没有抓她的后背,但是却把后座搬得死死的,生怕她再骑快一点,我就会从后座上摔下去。

车子飞快地从路上驶过。午夜时分,宽敞的公路上,除了我们的破自行车,并没有其他的车子经过。路灯有一点暗,不过却能看清前面的路。我们飞快地驶过东坑广场,又继续向前走了一段,路上冷冷清清的,那些看月亮的人去哪儿了?或许,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