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6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64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那可是什么问题都难不倒他。伟业虽然是一个小厂,但是在伟业厂做经理,也不是好混的,据说在此之前,换了许多任经理了,但是自打现任的这个经理来了以后,就再也没有换过经理了。人家在伟业厂做了上十年了,而且还做得好好的,就足以证明人家不是吃素的,他的水平自然比阿江高。当然,阿江还忽略了一个最最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想得到某个位置,除非你比别人做得更好。可是阿江却偏偏出错,而且不止一次地出错。有一次他出错了图纸,一款本来该倒角的模具,他出的图纸却是直角,拿着图纸去塑胶模房开了模,模具不能用,阿江却责怪塑胶模主管没有按他的图纸去做,要去经理那儿告人家的状。经理对塑胶模主管说,你把图纸拿上来,我给你们评理。结果图纸拿上来一看,是阿江的图纸出错。还有一次,阿江去线切割切一块模坯,又是弄错数据,把一块好好的模坯给切坏了,让工厂损失了一大笔钱。出了这两次错以后,李生对他也有了成见,他在李生那告经理的状,再也不灵验了。

有一天,阿江和经理干上了。记得那天他们两个人干上的时候,我们也在,两个人就在办公室大厅里面吵。在我的印象中,经理说话从来都是轻言细语的,哪怕你做错了事情,他冲着你发火的时候也不会很大声。那一次,是我听到的经理唯一一次大声说话。因为是在办公室,两个人吵架并没有吵多久。吵到最后,只听见阿江赌气地对经理说:“我不干了,离开了伟业,又不会被饿死。”经理对他说:“你要走就走,没有人留你。”阿江就真的jiāo了辞工书,经理马上批了,而且安排人事部这边贴招聘启事出去,招新的工程师进来。

招工程师并没有招多久,就招进来了,是一个和我同龄的江苏小伙子,名字叫什么伟来的,我们都叫他阿伟。阿伟来了,两个人进行了简单的jiāo接,工厂这边也就决定放阿江走了。反正在厂里面也没有人喜欢他,李小姐还巴不得他早走呢。他在这儿呆一天,就得多付一天的工资。

转眼就到了阿江要走的日子。那天吃中午饭的时候,阿江坐在饭桌边上,像一个疯子一样,先是对我说:“阿芳,我吃完这顿饭就出栏了,你什么时候出栏?”我没有理他。他接着问刘艳:“刘艳,你准备什么时候出栏?”刘艳白了他一眼,也不理他。我和刘艳都不理他,饭桌上当然再也没有人理他了,因为除了我俩,只有李小姐和林叔了,阿江自然不敢这样问李小姐和林叔,于是夹了一点菜,端着饭碗去外面吃了。李小姐朝他的背影吐了一口口水,才说:“只有猪才出栏,阿江就是一头猪。”这句话倒是把我们惹笑了。于是,我们一边吃饭,一边说着阿江的种种坏处。其实讨厌一个人的时候,把他的坏处说出来,也是一种发泄。发泄完了,心里也就舒畅了。

伟业厂每个离职的人,走的时候都有一份离职记录表,记录着你在伟业厂的工作经历,以及离职的原因。这是人事文员填写的。只见在阿江的离职栏里,写着一个大大的“炒”字。其实他是辞工走的,并不是炒的,刘艳这样写了,把记录表给李小姐过目的时候,李小姐看到“炒”字,也只是笑了笑,就吩咐刘艳存档了。过了几天,阿江来厂里面结工资,手里面拿着一个破破烂烂的手机,他却在我们面前炫耀说,那部破手机值两千多块钱。那个时候他正在拼命地找工作,在等待结工资的一小会儿,他接了一个电话,听说话的语气,是人家通知他去面试的。接电话的时候,他显得有一些洋洋得意。后来我从伟业离职以后,有一次去伟业找旧同事玩,听他们告诉我,阿江又失业了,在满世界找工作,刚好伟业这边,阿伟又jiāo了辞工书,看见伟业厂门口贴着招聘启事,去是进去应聘,只是没有一个人理他,他只好灰溜溜地从厂里面出来。阿江走后没有多久,张红也辞工走了。都是被阿江给害的,要是她当初不被阿江提拔上来,就老老实实地学线切割,或许以后会成为一个好的线切割师傅,也不会因为阿江的原因,在办公室里面遭到排斥。记得她提拔上来以后,有一次李小姐对我们说,张红是阿江的小姨子,正因为她和阿江是亲戚,所以阿江才提拔她,其实事实并非如此,他们只是来自一个地方的老乡而已。阿江令人讨厌,但是张红却是一个好人。

第一百三十七章

第一百三十七章

张红离职以后,阿江的另一个老乡也离职了,线切割这边就没有人了。工厂招了一个新的线切割师傅过来,虽然说是师傅,但是却非常年轻,比我还小几岁,和刘艳的年纪差不多。这下好了,我,刘艳,阿伟,线切割师傅,名字叫王军的,我们叫他阿军,我们四个人就玩到了一起。伟业厂实在是太小了,才一百多号人,能玩到一起的人太少了。有时候阿华也会和我们一起玩,不过更多的时候,阿华是在和一帮人打麻将。我们这四个人里面,我和阿伟同年,比刘艳和阿军年长,所以我们是哥哥姐姐,他们俩是弟弟妹妹。于是,在小小的伟业厂,我们就组成了四人帮,不过我们不干坏事,我们只是聚在一起找乐子。那个时候觉得好玩极了,现在回忆起来,那段日子确实值得回忆,因为那是我来广东以后,最开心的一段日子。但是,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在干着吃老本的事情:总觉得自己有一点工作经验,凭着自己的工作经验,可以在广东这个地盘上摸爬滚打几年,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开始不思上进,除了上班,就是玩,也算开始了不学无术的生涯,所以多年以后,我在事业上依旧一事无成。所谓的不学无术,指的正是我们这一群人吧。我的不学无术生涯,正是从二十四岁开始的。

吴兵是很少与我们一起玩的。自从许文走了,他接任了质检部主管的位置,似乎比往日牛了很多。虽然在厂里面的所有主管里面,他是小字辈,在张胖子和排骨眼里,他比阿明更渺小,渺小得可以不屑一顾。而且,他的职务涨了,工资却没有涨,每个月拿到手的工资,比我这个跟单文员还少,但是对于一个二十出头的肚子里面没有多少水的人来说,能当上主管确实是一件大事,虽然这个主管的位置是顺手拣来的。当了主管的吴兵经常去生产部去转悠。因为他和阿明是同流之人,也只有在生产部,人们才把他当主管看待,塑胶部和五金部不是他可以去混的地方。吴兵去生产部越来越勤,有时候晚上加班的三个小时,干脆坐到生产部的流水线上去帮忙。大家都在说,吴兵刚上来,就要好好表现自己,想着经理给他加工资了。其实吴兵这小子可是打着另一副算盘呢。他是在干着钓鱼的活儿。他看上生产部的一个小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