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6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63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很不错了,可是她却在刘艳面前故意诽谤我,她对刘艳说,我每天在外面玩到半夜回来敲门,让她给我开门,说我怎么怎么啦,真是无耻到了极点。刘艳把这些话一字不漏地告诉了我。我对刘艳说,这都是小文自己以前做过的事情,我没有同她计较,她倒说这些事情是我做的,不信你去问一问厂里人,就知道这些事情是谁做的。刘艳自然不信小文的话,不过每天下班以后,小文对着她说了什么,她都会告诉我。反正小文是要离去的人,我也懒得同她计较。只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一点都不同情小文了,有时候甚至觉得她活该。

小文从伟业厂出去以后,很长时间找不到工作。工厂结的那一点工资,没有几天也花完了,到了弹尽粮绝的时候,她只能找许文要钱。但是许文借口说工作忙,没有时间回来。可是他还算有一点良心,或许是不想让小文饿死吧,于是打电话找吴兵,让吴兵给小文借一点生活费,他说借的钱算在他头上,等他来东坑的时候还给吴兵。那天吴兵接完电话,气乎乎地对我说:“许文真是脸皮厚,让我借一点生活费给小文,说过一段时间他来东坑的时候还给我。”我对吴兵说:“你不借就是了,小文间接地也伤害了你表姐,这个时候你还帮她?”吴兵说:“唉,看在大家以前是同事的份上,我帮她最后一次,不过要是以后她还纠缠许文,我真的不会放过她了。”那个时候吴兵其实也没有钱了,不过他还是找老乡借了两百块钱给小文送了过去。

过了很久,听说小文去大岭山上班去了。然后有一天,小文打办公室的电话,让我帮忙叫一下吴兵。这一次她打电话过来,是找吴兵问许文的事情,她问许文是不是早已结婚了,家里有老婆孩子了。到了这个份上,吴兵才对她讲了实话。于是,许文和小文就这样了断了。元旦的时候,我见到了许文。那个时候他和吴兵在一起,小文并不在,他们早已相忘于江湖了。

第一百三十六章

第一百三十六章

过端午节了。二00二年,端午节还不是法定节日,我们照旧要上班。只是这一天加餐了。员工每人加了一只鸡腿,晚饭的时候加给他们的,居然没有粽子,我们倒是从午饭开始就加餐了。中午加鸡腿,晚上的晚餐就丰富了。有zhà菊花鱼、糯米丸子、红烧排骨,还有几样菜,就像家里自己过节一样。而且工厂还破天荒地晚上不加班,让全厂人自己出去过节日去。我们小饭桌上的人,那些已经成家,在外租房的,也懒得在工厂吃晚饭,各回各家享受晚餐去了,只有我们这些光棍还留在厂里面吃饭。不过,饭堂依旧摆了三桌。另外两桌还好,桌上还有几个人坐着。我这桌除了我以外,就没有别人了。刘艳去她姐那儿了,李小姐和林叔当然是去外面吃,工程部的阿江虽然和我们是一桌,但是他在外面也有吃饭的地方。不过,吃饭的时候,他依旧去饭堂报到了一下。没有拿碗筷,伸出一双大手,朝着zhà菊花鱼的盘子里面捞了两下,一手抓了一只菊花鱼,若无其事地拿着菊花鱼一边吃一边走出了饭堂。鬼晓得他的手是不是干净的,反正我没有胃口吃那盘菊花鱼了,幸好桌上的菜多,我也吃不了多少。一个人吃一桌菜太孤单了,不过厨房的两个师傅坐了过来。三个人围着饭桌吃饭,我对两个厨师说:“我们桌上的菊花鱼不能吃了,刚才阿江把手伸到盘子里面去抓鱼了。”一听说阿江把手伸到盘子里面抓鱼吃,张师傅说:“这个阿江,就知道自己要吃,也不管别人要不要吃。”当然,那盘菊花鱼我们也就没有碰过,后来被员工拣了吃了。

说起阿江,坐小饭的人似乎没有一个喜欢他的。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有一些能耐,能在伟业厂混上工程师的位置,至少比我们这些人强吧。不过,他却有一点自负,以为自己了不起,甚至把经理都不放在眼里。经理可是工厂里面的老前辈,我们这些小字辈的人物,都非常尊重他的。在厂里面,敢不尊重经理的人,恐怕也只有阿江一个人吧。但是经理就是经理,大人有大量,人家并不和阿江计较,工厂开新模,出新图,都和阿江商量,争求阿江的意见。正因为经理尊重他的意见,阿江于是就觉得连经理都得依附于他了。一楼模房里面,有两个阿江的同乡,人家都是刚从学校毕业没有多久的女孩子,挺老实本份的,在下面学线切割,做事挺好的。可是阿江却对他们夸下海口,说自己有本事把他们调到二楼办公室来做文员,还自告奋勇地给那两个同乡做老师,说要教他们学会电脑。

工厂生产中美罐那会儿,美国客户限制工厂加班,工厂安排阿江在工卡上造假,前面的章节已经提到过了。有一天,阿江就以自己要搞系统,工作繁忙为由,写了一份申请,说工程部要配一名文员帮着搞系统。那个时候,这间美国客户刚刚同我们合作,全厂都把这家客户当成上帝的上帝来捧着,阿江要人,经理这边很快就批下来了,安排人事部招人。可是阿江却说不用去外面招,从一切割调一个人上来就行。经理也依了他,他马上把其中的一个老乡张红调上来了。

其实张红是个挺老实的女孩子,做事仔细,待人也好。不过,因为她是阿江一手提拔上来的,也算是阿江的人吧,所谓恨屋及乌,李小姐特别讨厌阿江,自然也特别讨厌阿江,待张红也并不怎么样。张红调到工程部做文员,饭堂自然收了她的饭卡。因为在伟业厂,只有员工才用饭卡,小饭桌的人是不用饭卡的。张红被安排在我们这一桌吃饭。不过,她却有少去吃饭,问她她总说不饿。后来才知道,不在饭堂吃饭的时候,她常常是去外面买五毛钱一只的馒头充饥,偶尔嘴馋了,才去吃一碗刀削面。张红在工程部,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做,帮着阿江做一做系统,传达一些资料,然后就是坐在电脑前,跟着阿江学制图。

据工厂里面的人说,阿江和经理两人早已有矛盾了,而且由来已久,并非一天两天的事情。当然,主要原因也是在阿江。据说在很久很久以前,阿江就对经理的位置拭目以待了,总想着把经理挤走,自己坐上经理的宝座。刚开始他把自己伪装得很好,经理说什么,他当然是点头哈腰地答应,不过在老板李生面前,却暗地里说经理的坏话。时间长了,再狡猾的狐狸也会路出自己的尾巴,阿江的谋心就被很多人知道了。于是伟业厂就有这样一句歇后语——阿江之心,路人皆知。阿江在朝着经理的位置进军的时候,却忽略了一个问题:自己本来就是经理的手下,如果他的想法被经理知道,无疑是把自己送上了断头台。而且伟业厂的经理,可是做了几十年的模具主管,虽然电脑水平没有阿江熟,但是对于模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