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6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60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份儿。他老婆挨了打,总是不停地哭。起初也有人去劝的,后来大家就习惯了,懒得去理他们,顶多只是觉得哭声讨厌,耽误了睡眠。不过往后几天,厂里面的人茶余饭后又多了一点谈资。我住的地方离阿明他们宿舍远,而且我只要睡着了,一点小小的动静都吵不醒我,所以自然没有听到哭声。吴兵于是绘声绘色地告诉我,昨天晚上阿明的老婆怎样一边哭一边念念有词。我问吴兵:“她怎么又挨打了?”吴兵说:“哪知道呀,反正阿明打老婆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有时候是他老婆做错了事情,该挨打;有时候是阿明受了别人的气,于是拿老婆当出气筒。”我于是又从吴兵那儿知道了更多关于阿明老婆的趣事。有时候,她明知自己做错了事情,晚上免不了挨一顿打的,于是早早地洗濑完毕了,然后喝上几口白酒,早早地躺在床上睡下。阿明加班回来,见她睡得像猪一样,也懒得理她,于是倒头睡觉,到了第二天早晨,也就把昨天的计划忘记了。说到这里,我倒听见阿明老婆对我说过这样说话,而且还不止一次地说:“昨天晚上我喝了几口白酒睡觉,睡得真舒服呀,一觉醒来就是天亮了,连一个梦都没有做。”此前还以为她的生活多滋多彩,偶尔还喝一小口白酒作乐呢,原来是为了逃避挨打才喝酒的。她真是笨蛋,逃避挨打喝了白酒,第二天还好意思在别人面前炫耀。阿明老婆喝白酒逃避挨打虽然凑效,但是却只能躲过一部分拳头,还有更多的她无法预测的拳手等着她,所以她仍然常常莫名其妙地挨阿明的打。伟业厂的人私下里说:“阿明老婆就是一头猪,越打越健康。”这句话似乎挺有道理。在伟业厂,每天清晨起床,总看见她就站在院子里了,就连头天挨了打,第二天起床却依旧是那样早。她似乎从来就没有生过病,挨打的伤痛对她来说,也算不了什么。睡了一夜觉,伤痛就没有了。

话说这个阿明老婆,有时候自己说话也不用脑袋考虑。那天我买菜回来,拿着菜单去厨房签字。我的运气非常好,保安肥佬也在那儿。看来我不用去门卫室,就可以把所有的签字都搞掂。肥佬一边看着菜单,一边念叨着:“又是鱼,谁吃呀。”也是的,工厂把我们的伙食费卡得死死的,所以经常买完了员工菜,就没有足够的钱买小饭桌的菜了。菜市场的鱼卖得便宜,夏天的时候简直是白菜价,菜钱不够的时候,我们就买鱼。一个月至少有二十天,饭桌上都有鱼。鱼虽然是一门好菜,而且很多人都爱吃,但是吃得太多了也就吃腻了,见了鱼就烦。刚巧阿明老婆也窜到饭堂来了。听见肥佬这样说,她就接着说:“鱼给狗吃。”她这句话骂的可不只是一两个人,所以吃小饭桌的人殾被她骂到了。我对她说:“这鱼可是小饭桌的人吃的,你说给狗吃,你老公阿明也变成了一条狗。”听我这样说,她就不吭声了。等她离开了厨房,肥佬说:“她这个人,真是缺教养。要是我们把她说的话告诉阿明,然后再添油加醋说上一番,保不准她今天晚上又要挨一顿打。”这个不用说,那简直是一定的。不过我们谁也没有和她计较,她只有这个素质,也只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说到小饭桌,就得说一说伟业厂的一个现象。其实说来,以前在展顺的时候也见过这种现象。小饭桌上的菜,很多时候是吃不完的。工厂里面员工的生活条件差,等我们离开以后,就有员工来拣我们吃剩的菜吃。特别是有辣椒的时候,来拣菜吃的人就多。其实剩下的菜也并没有多脏。来拣菜吃的员工,也并不一定是很差的员工。有时候,张胖子老婆都会来吃我们吃剩的菜呢。小饭桌上的菜,总比员工餐多放了一点油一点佐料。阿明老婆以前也来拣菜吃的,不过自从阿明从到了小饭桌上,她就不敢来了。因为阿明不让她去,说这样很丢脸。有时候她看着张胖子老婆从小饭桌上夹了菜出去,站在大棚子里吃得津津有味,心里就想吃,还时不时朝张胖子老婆的碗里望。张胖子老婆就对她说:“你也去夹一点菜来吃,还剩很多呢。”阿明老婆就一脸委屈地说:“我老公不让我去那儿夹菜。”或许她知道,一筷子菜吃下去,说不定到了晚上就会换来一顿打吧。这个阿明,真是死要面子。人家张胖子家底比他好多了,都不觉得拣小饭桌上的菜吃有多丢人,就他觉得丢人。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第一百三十四章

第一百三十四章

关于阿明夫妻俩的故事,还真说不完。先说说阿明老婆吧。在工厂里面,没有多少人瞧得起她,所以也找不到几个可以说话的人。如果谁对她多说几句话,她就非常高兴,把她前世今生的故事都说给人家听,就像祥林嫂说阿毛一样,总是不厌其烦地说。

阿明老婆也对我说起过她和阿明的故事,而且不止说了一次。她说的故事,现在我都还记得。仔细想想,她也是个可怜人。阿明比她大好多岁。她很小的时候,母亲就过世了,跟着父亲和nǎinǎi长大。长到十六岁,就跟了阿明。

她跟阿明的理由很简单,因为阿明父亲和她父亲是好朋友。迫于父母之命,她就跟了阿明。阿明家住在山上,家境并不好,不过她家住在更高的山上,家境更穷。这样算起来,嫁给阿明,她也算嫁对了,至少没有嫁到比自己娘家更穷的地方去。阿明对她并不好,不过阿明母亲待她却像自己的女儿一样。这当然啦,自己的儿子好不容易讨了个廉价的老婆,当然要对她好一点。要是这个儿媳fù跑了,说不定就找不到这样廉价的儿媳fù了。阿明老婆说她婆婆对她好,说得相当生动。印象最深的,就是说她生了儿子以后,坐月子的时候,婆婆每天杀一只大母鸡给她吃,这只大母鸡只有她一个人吃的份,连阿明都吃不到。她说,一个月吃了三十只大母鸡,等坐完月子从房子里面走出来的时候,人长得又白又胖,儿子也得胖胖的。或许这就是她半辈子以来,过得最美好的一段日子吧。所以每当她对别人说起这段往事的时候,总是一边说一边笑。

阿明是家里的独子,虽然生长在山上,但是却不是一个好农民。据阿明老婆说,也生孩子的时候才十七岁。有了孩子,家庭的负担当然就重了很多。农村人自家有田地,不过种地只能刨一口食,手里就缺钱花了。这个时候的阿明才想着挣一点钱养儿子。可是阿明要文化没文化,要技术没有技术,在这个年代,要挣钱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还好阿明的父母好,只有一个儿子,当然得对他好一点。阿明的父母卖了家里的粮食,凑了一点钱,给阿明买了一群羊羔,让他去学放羊。放羊是一件轻松活,养一年羊,卖了也就有一笔钱。有了羊羔以后,阿明就忙了起来,每天早晨吃过早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