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6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于是我走到工厂旁边的小店门口看电视去了。

小店门口已经坐了两三个人年轻人了。他们每个人身上也挂了个小包包,看样子也像是来展顺电子厂应聘的。我没有猜错,因为一个多小时以后,他们也和我一样,排在长长的应聘队伍里面去了。二00一年春天,工作还真的难找。一个小小的展顺电子厂招十名工人,居然也会成为一条炙手的消息。后来,当我如愿进了展顺电子厂以后,多少个夜晚,坐在明亮的宿舍里面,想象着还有多少人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我觉得自己还算是幸运的。

小店电视上面放得是什么画面,至今早已经忘了。我只记得那天我根本没有心思看电视,虽然人坐在电视机前,但是眼睛却总是盯着展顺厂大门口,我在留意着厂门口增加了多少人。时间还没有到九点钟,就有不下十个人在那儿等着了。我想:今天的竞争肯定会很激烈。来应聘的人,陆陆续续在围到厂门口了。还没有到九点半,厂门口早已是黑压压的一大片。我坐不住了,站起身,向着展顺厂门口走过去。这时也坐在这里看电视的一个年轻男生问我了:“你是来展顺应聘的?”我说是的。他告诉我,他也是来应聘的,然后问我是哪里人。我说,湖北宜昌的啊,他有点兴奋地说:“我是湖北钟祥的。”原来在这个小小的地方,居然碰到了湖北老乡。看来在外面流浪的湖北人真多走,走路不小心碰到的都是湖北人。素有九头鸟之称的湖北人,也大规模地背井离乡来广东找出路了。看来广东真个儿比湖北好呀!我对他说:“我们到厂门口去等吧,等下排队的时候,得占个好位置。”说着,我们就走到工厂门口去了。

离十点钟还差一会儿,几乎所有来应聘的人,都开始留意自己的位置了。这一点很重要。位置太后了,或许就没有机会了。我发现,我并没有站在最前面,不过位置也不算差。看来早来的一个多小时、没有白来。所有的人,都在等着那个神圣的时刻——十点钟的到来。十点钟,我们这一群人,要进行一场没有血腥味,但是却非常残忍的生存决杀。这一群人里面,只有十个是胜利者。其余的人,虽然不能说是失败者,但是在展顺电子厂门口,他们都是失利者。虽然站在这里的人,都素不相识,但是空气中却明显地散布着一股火yào味。每个人,都希望得到一份工作,都希望自己最后胜出。虽然这场胜出,并不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式的胜出,也不会大到关系到许多人的命运,但是会影响到一些人一段时间内的生活。

十点钟一到,保安室一直关着的窗户打开了。有一个文员模样的女孩子对着站在门外的人群叫道:“前来应聘的,排好队。”于是,刚才还围成一团的人群,立即伸展开来,你推我,我挤你,就在你推我挤的时候,只听见有人在叫:“不要挤了,不要挤了,我的鞋子都被挤掉了。”我本以为自己的位置不错,被别人一挤,却挤到队伍的中间去了。队伍很快就站好了。我们这一群人,就像骡马市场里面的牲口,等着文员来挑选了。文员朝着我们看了看,然后叫到:“湖南的,四川的不要。其余的人,站好队,我点数。只有三十个人。我数一个,就进来一个。数到三十就不要了。”有几个人从队伍里面走了出去。他们肯定是不符合条件的。那时我非常庆幸,自己既不是湖南人,也不是四川人,所以还有机会来应聘。许多年后,因为自己是湖北人被别人拒绝过一次以后,一听说某间工厂有地域歧视,不管歧视哪个地方的人,我都忍不住要骂几句。在广东,乃至大中国的每一个角落,直到现在,类似的事情仍然时时刻刻在发生着,也不知道何年何月,地域歧视才会彻底消除。

只听见文员对保安说了一句:“开门。”只见一个头戴锅盔帽,矮矮胖胖的保安打开了紧挨着保安室的小门。文员对着人群说:“我叫一个号,被叫到的人就把身份证和毕业证jiāo给我,然后进里面来排队。”又要排队,又要被挑选。看样子,我们还得做一次骡马市场的牲口。

第十七节(一)

第十七节(一)

文员开始叫起号来。被叫到的人,小跑着向着工厂的院子里面奔去了。有一个保安在院子的空地上,用bái fěn笔划了一个圈子,让进去的人站在那儿。一会儿,进去了不少人,但是我的前面,却还有黑压压的一群人呢。这时我开始担心起来,不知道今天还有没有我的戏?文员当然不知道我的心情,依旧不紧不慢地叫着号,当她叫到二十号的时候,我数了数前面的人数,也就五六个人了。还好,我站在三十号以内。看来今天没有失荆州。很快,我也一路小跑着,站进了粉笔圈子里面。那个湖北钟祥的老乡,却比我先圈进去了。我仔细瞧了瞧我们这一群人,像是一群被主人圈进羊圈的绵羊,圈子就是我们的活动范围。

当第三十号人物进圈以后,文员才不紧不慢地抱着一大堆证件来了。刚才jiāo证件的时候,我们按她的吩咐用毕业证夹着身份证和未婚证jiāo上去的。文员开始拿着证件叫名字。被叫到的人,走上去让她拿着身份证对照着打量一番。这一趟,查出了几个用别人的身份证来应聘的,他们被毫不客气地请了出去。又少了几个竞争对手了。

我们被带进了一间学习室。屋子挺宽敞,全新的大理石的桌凳,坐上去还蛮舒服。比起许多就饭堂里面面试工人的工厂,这儿的条件还算是一流的了。每个人找到了自己的座位以后,文员走了出去,很快就抱了一堆试卷来。要考试了。在二00一年那会儿,许多工厂招工人,都要进行考试的,试题也不会难到哪里去,估计小学毕业生都可以做个六十分,但是工厂却说,要测一下大家的文化水平,看大家有没有读到初中毕业。如今这套做法早已过时了,现在除了世界五百强的企业招人的时候还进行笔试以外,那些二流三流乃至四流的工厂,招工人都不考了,去应聘,直接给一张个人简历表让你填了,再去体检一下,没有乙肝没有肺结核就要了。不过,那个时候体检的工厂倒不多,或许是因为空气污染没有现在这样严重,传染病的发生没有现在这样频繁的缘故吧。现在,笔试没有了,不过十家工厂就有九家要体检了才能进厂了。

说起考试,我从小学到中专毕业,经过的大大小小的考试,算起来也不少了,重要的考试有小升初考试,中考,中专的毕业考试,还有差点忘了说,读中专的时候,还参加过几次省里的统考,一次是经济政治,一次是化学,一次是树木学,林学的一个科目。虽然我平时学习成绩不怎么样,但是关键时刻,却没有出过岔子。比如读中专时,那次省里统考经济政治,我就考了个六十二分,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