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5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59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认。我去质橙部找吴兵问结果时,吴兵正拿着那块旧积木,费力地对着颜色。我一看又好气又好笑。他进厂比我早一年多,连这样的常识都不知道,还做什么质检部主管?难道以前做许文的手下时,就根本没有从他那儿学几招过来?指望吴兵自然是指望不上了,还不如我自己拿着国际色卡编号去对色。找许文要来了国际色卡对照纸,拿着积木对照了一下,我们打样出来的积木与客户要求的颜色有一点色差,不过问题不大,抱着客户能接受的观点,把积木寄了出去。我在寄样版的时候,许文还假装正经地问我:“阿芳,这次的积木要先给客户确认颜色以后才能做货呀?”其实他的心里清楚得很,想故事看吴兵的笑话呢。

这之后,吴兵又闹出了几次笑话。不过,每次都有人发现,伟业厂的人算起来都挺善良的,虽然有时候会有一些勾心斗角的事情发生,但是明知道同事正在做着错事,大多数人都会站出来告诉你:你做错了,正确的做法该怎样做。这样,一直到许文离职,吴兵居然一路磕磕碰碰地走过来了,最终如愿以偿地坐在了质检部主管的位置上,继续得意去了。不过他的工资却比许文的低很多。工厂开给许文的工资是一千二百块,但是开给吴兵的才七百块钱而已。经理说,等吴兵的试用期结束以后,再给加工资。经理的想法是好的,但是加工资最终的决定权卡在李小姐和香港总部那边,加工资申请表得李小姐签了字,再拿到香港去给老板娘签了字才生jiāo效。后来,吴兵过了试用期,工资也只加了一百块,虽然他做的事情一点不比许文少,以前两个人做的事情,现在都由他一个人做了,但是他的专业水平差实太差了。吴兵自己也知道,如果放弃这份八百块钱的工作,跳槽出去,肯定找不到一份这样的工作了,顶多只能在外面找一个小质检员的工作,工作累不说,还被别人管着。在这里,他还管着几个手下呢。所以,私下里虽然抱怨工厂给的工资低,但是却又赖在这儿不走。正所谓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第一百三十三章

第一百三十三章

伟业厂总会发生一些预想不到的事情。这不,生产部副主管阿明,有一天居然脱掉了黄色的工人服,穿上了浅蓝色的工衣。他被提拔上来做正主管了。自从去年生产部的正主管离职以后,前来应聘主管的人倒是很多,但是却一直没有一个人在这儿呆久的。阿明被提拔上来,着实让工厂里面议论了好些天。不过,生产部的一些老员工,也有帮着阿明说话的。他们说,阿明在工厂里面做了多少年了,从杂工做起,一步一步地做到副主管的位置上来,也不容易。生产部的主管来来去去换了多少,他都看着他们来,又看着他们走。熬了这些年,也该轮到他做主管了。

做了主管,换了浅蓝色的工衣,当然吃饭的地方也换了,阿明也从员工大棚坐到小饭桌上吃饭了,和那些部门主管坐一桌。不过他老婆却没有沾着他的光,她依旧在厂里面做着清洁工。每天早晨,在我们上班以后不久,她就得拿着扫帚,毛巾去打扫办公室,打扫完办公室就去各个部门打扫清洁。其实这份工作一点也不辛苦,每个月还有四百多块钱工资,与员工相比,她已经够舒服了。每天八个小时,其实很多时候是躲在车间里面同别人聊天,真正干活的时候并没有多少。她也是工厂里面的老字号工人,不过因为职务低,人们没有把她放在眼里而已。

阿明升了主管,自己没有得意,可是他的做清洁工的老婆却得意起来了,仿佛自己做了主管一样。其实她不知道,工厂里面的其他主管,都没有把他的老公当一回事;而且阿明虽然在别的主管面前略显逊色了一些,但是他却从来没有把自己的老婆放在眼里。或许没有本领的男人,唯一能做的自以为有本领的事情,就是欺负自己的老婆吧。现在阿明更上一层楼了,更不把她这个老婆当一回事了。

这天早晨阿明老婆像一样,进办公室打扫卫生。扫完地,就开始给我们擦桌子。她手上的那块破抹布,不知道多久没有洗干净过了,看起来就觉得恶心。其实我倒不想让她用那块破布给我擦桌子,我担心办公桌会被她的破抹布越擦越脏。她慢慢地擦着,擦到我的文件柜时,车间里面有事情找她,她就把破抹布放在我的文件柜上,转身出去了,去了好久也不来收拾残局。那块破抹布实在是太恶心了,放在我的文件柜上,我工作的时候,只要抬起头就看见它躺在那儿,太碍眼了。忍了好久,终于不想忍了,于是伸手把那块破抹布扔进了桌子旁边的垃圾桶里面。

等我扔完了抹布之后好久,阿明老婆才慢悠悠地回来继续干活。可是抹布已经被我扔进了垃圾桶,她满办公室找抹布,也没有人理她。最后她看见自己的抹布躺在垃圾桶里面,于是不知趣地在办公室里面耍起横来,叫着:“谁扔掉了我的抹布?”办公室里面只有我和小文在,所以她才敢这样大呼小叫。要是李小姐或者林叔在,估计她连屁都不敢放一个。小文也知道是我扔的,但是装作没有听见,不理她。见没有人理她,她又叫道:“不给我把抹布拣起来,我不擦桌子了。”我们还是不理她。她于是接着在办公室里面叽哩瓜啦地叫。抹布放在我桌旁的垃圾桶里面,她显然是冲着我来的。一个小清洁工,居然敢冲着我来?实在是讨厌极了。我对她说:“抹布是李小姐扔进垃圾桶里面去的,她说你的破抹布放在这里太碍眼了,要是有客户过来,看见了这块破抹布,影响实在是太坏了。你能怎么样,有本事你去叫李小姐给你拣抹布呀!”一听说是李小姐扔的,她不敢再吭声了,默默地拣起了抹布,继续抹桌子。对付她这种人,就只有拿位置就的人来压她,要不她还真不知天高地厚了。

等她擦完桌子离开了办公室,吴兵跑过来问我:“那个扫地婆刚才在你这儿耍横了?”我说:“是呀,一块破抹布放在我的文件柜上不知道拿走,我把它扔进垃圾桶去了,她居然敢叫我给她拣抹布,我对她说是李小姐扔的,让她找李小姐去拣,于是她不敢说话了。”吴兵说:“她真的不懂规矩,以为自己是谁呀?你昨天半夜有没有听见女人的哭声?”说起女人的哭声,在伟业厂一楼宿舍,倒是经常在半个某个半夜就会听到。一楼的宿舍,有三对夫妻:李小姐夫妻俩,张胖子夫妻俩;再就是阿明夫妻俩。听到女人的哭声,肯定就有哪个女人被自己男人打了。李小姐老公怕老婆,自然是不敢打她了;张胖子偶尔也打老婆,但是他老婆也不是省油的灯,每次夫妻俩打架,总是分不清输赢;阿明却是经常打老婆的,而且每次都是只有他打的份儿,没有老婆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