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5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58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到了饭店再打电话找人,那就是找人凑席了。或许老杨也忌讳这些吧。不过,他没有来,并没有影响我们吃饭的心情。我和阿红一边吃饭一边聊天,阿红的老公倒像是一个打杂的,一会儿给这个杂菜,一会儿给那个舀汤。三个人,点的菜刚刚好,吃完饭,每样菜剩下的并不多。

吃过了菜回胶袋厂,才知道下午有到我们厂的车。这正好,我可以搭顺路车回去,不用劳烦阿红送我了。可是阿红说不,说要带我在石排转一圈,然后星期一早晨她用摩托车送我回去。我给她说,改天有空再去找她玩,然后就跟车回厂了。阿红给我包了一包家乡特产。原以为她的家乡特产是自家弄出来的食物,却原来不是,虽然产地是四川,却是从外面买的,有两瓶豆腐rǔ,还有一袋怪味胡豆。真是难为她了,花钱从外面买了食物,然后再千里迢迢地带到广东送给我。其实这些东西在超市里面就可以买到。怪味胡豆很好吃,不过豆腐rǔ却不好吃,放了太多的酒,吃起来总有一股酒味,而没有自家做的豆腐rǔ的香味。这种加酒保存的豆腐rǔ,直到多年以后我才习惯它的味道。

胶袋厂的车三点多钟从厂里出发,到东坑的时候,也不过四点钟。我在工厂旁边的大路上下了车,然后走回工厂。回宿舍坐了一会儿,就又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不上班的时候,一天的时间混起来真快。等到睡上一觉醒来,就又要开始新一周的生活了。

第一百三十二章

第一百三十二章

小文自打流产以后,整个人像虚脱了一般。宿舍的桌子上总堆着几盒yào。或许是人流对小文的伤害太大了吧,所以她整天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生怕吹到了一丝风。即使是这样,吹风还是难免的。办公室的空调每天都开着,虽然不凉快,但是总还有一丝微风吧。有一天,她把yào全部拿到许文的房间里去了,然后光明正大地住进了许文的宿舍,也不会在半夜或者清晨在外面叫我开门了。工厂里面该朝她吐口水的,都已经吐过口水了,她的脸皮已经磨厚了。这样我倒清静,没有人打扰我的睡眠了。虽然天气有点热,但是管理人员允许每个人装一把风扇。风扇当然是自己掏钱买的,风扇也不贵,最便宜的是二十块一把。买了风扇,请电工装到了床头。宿舍里面是没有chā座的,电工在装风扇的时候,把风扇的chā头剪掉了,风扇的电源线接在房间的电线上。工厂也真够抠门的,生怕宿舍里面有了chā座,我们就私下里用电。其实这样装风扇特别危险,要是电线走火,说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说起电线走火,伟业厂还真发生过一次,不过不是发生在宿舍,而是在宿舍外面的走廊上。只见电线突然就噼哩啪啦起火了,只见火星四shè,吓死人了。据说起火的原因是电线老化。

就在小文每天都要吞下一大堆yào治病的时候,有一天许文突然辞工了。许文这小子,闯了祸就想着逃。也算他运气好,这次他来了新的机运。前面说过的,中美罐的那个验货员,许文的老乡,他在东莞有一些人际关系,也算他看得起许文,把许文介绍给了一个莞城一个开贸易公司的朋友。从工厂到贸易公司,也算是进步了。有这样好的机遇,许文正好找个借口溜掉,向着高处发展。再说许文,在伟业厂和小文干出这件破事以后,经理和李小姐对他的印象当然不如以前了,特别是那次中美罐出货用错箱子以后,他们甚至讨厌许文了。辞工书jiāo上去,很快就批了下来。

当然,按照劳动法,辞工得提前一个月,也就是许文得在递jiāo辞工书一个月以后才能离开伟业。虽然人还没有走,但是许文的心早已不在伟业了。他索xìng在外面租了房子,等着离开伟业的那一天。小文自然是追随许文,住到外面去了。到现在才想起来在外面租房住,要是刚开始的时候,就带着小文住到外面去,不在工厂宿舍里面做出一大堆破事,或许还没有太多的人唾骂他们吧。大家都在说:这一次许文走了,小文定是被他甩掉。工厂里面的人,似乎只有小文蒙在鼓里,她还在想着,许文去了贸易公司,拿了更高的工资,就会送她贵重礼物,然后把她娶回家去供养着呢。所以对于许文,她是百般服帖,虽然许文并没有为她付出多少。

许文要离开,自然要找一个人来顶替他的工作。据说那个时候许文的工资才一千二百块。二00二年,虽然工资标准不高,但是一千二百块钱是不可能从外面招一个质检部主管进来的。工厂用一贯的方法,从内部提拔。这样可以省很多工资,而且本厂的人,对工厂的产品或多或少也有了解,容易上手。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吴兵就被提拔上来了。其实塑胶部的质检员比吴兵来得更早,能力更强,不过这个人太直爽,所以只有在工厂卖力的份儿,提拔的事儿却与她无关。吴兵被提拔上来,心里自然是高兴得不得了,以为自己捡到了一个馅饼。工厂许多人都说,吴兵做主管,还太嬾了一点。不过,上面决定的事情,说是就是了不是也是。这就是职场规则。

许文似乎也想看吴兵赶快离开,这样他就成了名副其实的质检部主管了。许文当然知道吴兵的想法,不过他就是比吴兵沉得住气,姜还是老的辣,这句话一点都没有错。看着吴兵兴致冲冲的样子,很多事情许文也懒得chā手,美其名曰说,放给吴兵去锻炼。吴兵也闹出了一些笑话。

有一次接到了塑胶积木的订单。订单上面写着:按照颜色样版做货。其实我们还是第一次做货,还得等着客户提供颜色版呢。客户只在订单面注明了一个国际色卡编号,我们得按照那个编号所代表的颜色,先打了样版给客户签样确认了再生产。从色粉厂弄到了色粉,jiāo给塑胶部去打样。塑胶部倒是很快就打好了色板,用一只旧纸箱把积木装起来,搬到质检部,等着给吴兵确认。这是吴兵第一次确认颜色样版呢,许文坐在一旁,告诉吴兵,拿着以前做货的样版对比一下,没有色差就没有错。许文真的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以前虽然也做过积木,但是不是这家客户,颜色也不是这个颜色。吴兵于是开始翻箱倒柜找以前的颜色版。把个样版找了底朝天,终于找到了三块积木的样版,一块红色的样版,一块蓝色的样片,一块黄色的样版。这些样版都是陈年的古董了,放太久了,颜色也变了。刚巧我们接到的塑胶积木订单,颜色是红色的,吴兵就傻乎乎地拿着那块红色的样版对起色来。真是笨死了,以前客户的积木和现在这家客户的积木,都不是用同一种原料做的,而且颜色编号都不一样,就算都是红色,红色有千千万万种,一万种红色就有一万种颜色效果,它们能对得上吗?幸好我这边要把这个样版寄给客户作最终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