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5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56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先停一下,我让你们放货的时候,你们再放。”然后我就站在出货口对着一楼的李小姐喊:“李小姐,这批货不能出了,纸箱有问题。”尽管我用了很大声音喊话,但是李小姐却没有听清楚,她还问我,为什么不放货了。看来我只能亲自到一楼同她说了。我从三楼跑到一楼,告诉她,这批货不能出货,因为生产部用错了纸箱。李小姐一听,先是问我:“你怎么发现的?”我说:“他们用的是我订回来的纸箱。我订的纸箱,是第二批订单的。第一批订单的货,纸箱是你统一订回来的。”我也是在放货的时候,发现这个问题的。李小姐搬起一箱货物看了唛头,无奈地摇摇头,叫道:“死啦,死啦。”柜子还赶着在海关封关前进关呢。要是拖到明天,我们就得多花很多钱了。眼看时间不早了,把这些货物撤回生产线,换纸箱包装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手写了唛头贴在纸箱的唛头处。李小姐对我说:“你上生产部,把没有放完的货全部放下来,我们再来改唛头。”我上生产部,把货物放到了一楼。所有的货物都堆在一楼的cāo场上。九百多箱,堆了半个cāo场。我们走到货物前看了一下,九百多箱货,有一多半用错了纸箱。阿华找遍了仓库,把能用的牛皮纸都拿下来,李小姐和阿娟拿了剪刀翦牛皮纸,阿华和保安肥佬的字写得好,他俩被叫过来写唛头,我把写好的唛头贴到纸箱上。吴兵把改好唛头的货搬到卡板上,放好一卡板,经理就用叉车拉到cāo场的另一头。光我们几个人忙远远不够,生产部上面又派了好些人来帮我们。眼看牛皮纸不够了,李小姐对我说:“阿芳,你让纸箱厂送一点牛皮纸过来吧。”我打电话到了纸箱厂,纸箱厂说,牛皮纸可以送给我们,但是要我们自己过去拿,因为他们的送货员都出去了,业务员也不在厂里面。李小姐说:“阿芳,你坐摩托车去拿吧,快去快回。”我走到厂门口的公路上,招了一辆摩托车去了纸箱厂,拿了牛皮纸又坐着那辆摩托车回厂。幸好纸箱厂就在东坑,离我们厂不远,来来去去也就十多分钟的路程。拿回来的牛皮纸很快就被剪成小块,写上了唛头贴在纸箱上。

雨说下就下了起来。老天还算怜悯我们,只是下着小雨。夏天的小雨落在身上,还有一点凉。我们依旧在雨里面忙着,包括经理。经理依旧拉着叉车,把弄好箱唛的货物拉到cāo场上堆起来。忙了老半天,箱唛终于改好了。于是,经理又忙着把货物运到货柜车边上,搬运工忙着装车,我和李小姐负责点数。我们在雨中忙完了活,货柜车终于驶出了工厂,上了大路。回到办公室,李小姐打了个电话给报关行,就把与此次事件有关的人都叫到办公室来了。

李小姐、我、阿华、阿明、生产部物料员、许文,我们聚在一起。李小姐先问阿华,为什么把下一批的纸箱发给了生产部。阿华这个家伙精得很,很会为自己开脱。他说,这些纸箱看上去一样大,生产部来领料的时候,也不在纸箱上写明唛头,而且领料的时候,他和物料员都在,物料员自己都不看唛头就把箱子装上车,他也不知道生产部生产哪一张订单,所以就发给生产部了。也是啊,该生产哪一批产品,该领哪一批纸箱,这是生产部的事情,生产部要什么,仓库就配合他们发货。问生产部物料员,物料员啥也说不清楚。人家物料员充其量只是一个小兵小将,按照阿明的意思去做事情罢了,阿明叫他领纸箱,他就傻乎乎地领纸箱回来,哪还看什么唛头不唛头的,生产部的物料员也只有这个素质。李小姐就问阿明,为什么不告诉物料员,要什么唛头的纸箱。阿明的脸抽动了几下,说自己没有看仔细,不知道两张订单的唛头不一样,算是回答;李小姐接着问许文,为什么出口美国的货,生产的时候不知道检验纸箱唛头。此时的许文正和小文打得火热呢,哪有心工作?不过他倒会推辞,说是我采购回来什么纸箱,就装什么纸箱,说肯定是我采购纸箱的时候,把箱唛弄错了,想把事情赖到我头上来。我一下子就火了,对许文说:“我告诉你,我采购回来的纸箱没有错,不过不是这批货的纸箱,是下一批的纸箱。这一批的纸箱,都堆在仓库里面半个月了,是李小姐亲自下采购单采购回来的。你说我下采购单弄错了箱唛还有可能,李小姐下的采购单,可能把箱唛弄错吗?不信我们现在去仓库,你去看一看,这一批的纸箱肯定还在仓库。包装弄错了多少只纸箱,仓库里面就会多出多少只这一批货的纸箱。”许文又说客户订单上面没有注明唛头。也真是活该许文挨骂,这家客户的订单非常详细,通常普通的客户,订单只有一张纸;但是这家客户,一份订单就有一大叠纸,一张纸上写明订单数量,一张纸上写箱唛,一张纸上写包装方式,一张纸上写jiāo货排期。李小姐拿着一份完整的订单,瞪大了眼睛,把订单对着许文,一页一页地翻开,对他说:“许文你看清楚,你的订单,我的订单都是一样的,是香港总部整理好了,由李生带过来的,我的订单上能看到的,你的订单上也有。”许文就不再乱说了,只有让李小姐骂的份儿。其实看样子李小姐很想骂阿明一顿的。但是阿明这个人只有这个水平,骂他也只能是出出气而已,保不准同样的错误他下一次又会再犯。这件事情,许文已经当了冤大头了,我们也就散会了。散会以后,李小姐私下对我说:“阿芳,这批货包装了那样久,你每天都去生产部看过的,怎么没有早发现他们用错纸箱呢?”我能说什么呢,李小姐不也是同我一样,整天没事的时候就守在生产部吗,结果是我们都没有发现问题,直到出货的时候才发现。一个普普通通的罐子,从生产到出货,却是这样多事。或许就是因为出的问题太多了,这样好的一个客户,最后却被我们弄丢了。

第一百三十一章

第一百三十一章

星期六下午,胶袋厂业务员阿红打电话给我,告诉我,她从四川老家回来了,还带了好多好吃的,让我星期天中午去她那儿吃饭。说到四川的好吃的,自然想起了菜干、干土豆片,还有自家晒的豆豉。四川就挨着湖北,算起来我们还是半个老乡。刚好星期天不是我值班,有时间,又有家乡菜吃,我当然恭敬不如从命了。我爽快地答应了。阿红告诉我,星期天上午十点左右她要来东坑,送完宝柏工业区的一个样版,就在厂里面接我。我那个时候还没有手机,能联系上我的,就只有办公室电话了。

星期天早晨还要出一趟货到深圳。虽然是我的休息日,但是有工作任务,我还得免费加班。司机很早就过来了。上生产部发完货,看着一楼装好车,任务就完成了。时间还早,不到九点钟。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