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5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55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着一箱,不能有空隙。”我和李小姐站在地上看着他们返装,经理上柜亲自指导。见经理都上了柜,几个搬运工当然没有什么怨言了,柜子里面再热再闷也要挺住呀!忙到下午四点钟,终于装好了车。九百三十六箱货,一箱也不多,一箱也不少,刚好满满的一柜。

搬运工从柜子上面走下来,一个个蹲在地上,喘着粗气。他们已经累了大半天了。不仅仅只是他们,我也觉得累了。从早晨七点钟一直到下午四点钟,从三楼到一楼,除了中午吹风扇的那一会儿坐了一下,其余的时间一直站着,根本没有休息过一下。柜子没有装好的时候,因为精力一直集中在柜子上,不觉得累。现在柜子装好了,当货柜车的大门关起来,货柜车司机鸣响了汽笛,车子缓缓驶出工厂大门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腿有一点酸疼。可是还有事情没有忙完呢。回到办公室,李小姐忙着打电话给报关行,告诉他们,我们的车子已经出发了,很快就会到港口。报关行那边也告诉我们,他们已经为我们办好了手续,柜子可以赶在当天封关前上船。这只装着九百三十六箱中美罐的柜子,很快就要坐船去美国了。虽然我没有去过美国,但是看到这些罐子去了美国,我的心里也很高兴。这里面也有我的一份汗水。

走了一个柜子,后面还有许多只柜子要走。都说凡事开头难,我们已经开了一个头,后面的柜子接着走就是了。生产部组装中美罐的流水线一直没有停。按照客户的jiāo货计划,大中小罐轮番上。出了第一批货以后,验货公司的验货员就没有每天都在我们厂跟班了,只是隔几天来看一下货,要我们这边要出货柜前,他过来验一下货而已。用他自己的话讲,他最不喜欢来我们厂了。我们厂是这家客户在东莞的供应商中,最差劲的一家。工厂规模小,而且又脏又乱,他说到从五金部一路走到生产部,没有一个地方令他高兴。他说的也是,不得不承认,伟业厂是乱了一点。小规模的工厂,大都是这个样子,伟业也只是其中的一个代表而已。人家大工厂一边生产的同时,还不忘了搞什么5S,搞ISO认证,但是伟业厂除了知道生产以外,其他的事情从来都没有做过。奇怪的是,大工厂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拉到的客户,伟业厂也能拉到。因为伟业厂总能抓住机遇,所以这间小工厂在经历了风风雨雨之后却依然存活了下来。

五金部那边的事情就不说了,说说生产部的事情。这些罐子和罐盖在五金部完成了成型的工序,就运到生产部去组装了。生产部后面的空地上,有一个很大的放货区,一半推放已经完成的产品,一半堆放要组装的货物。罐子和罐盖一箱一箱地堆在角落里面,按说这是装食品的罐子,也得把箱子盖好,不让灰尘进去吧。可是生产部似乎没有这个动作。因为组装的时候,会有人把罐子从里到外用抹布抹一遍,抹掉上面的灰尘再组装。堆放罐子地方,挨着厕所。据说厕所里面有时候会有大老鼠的。说不定某只大老鼠在厕所里面吃过了食物之后,就会溜到罐子里面,睡上一觉,撒上一泡尿,拉上一泡屎,留下脚印再离开呢!当然这只是员工们用他们丰富的想象力,想象出来的故事情节。在包装的时候,并没有见罐子里面有老鼠尿老鼠屎的。工人们在累得腰酸背痛的时候,一边干活一边笑着说:“中美罐在美国,是用来装食物的。在我们车间,却是用来装老鼠的。”只要没有客户在,在车间里面随便说什么话也没有人管。当然这些工人也很自觉,有客户在的时候,他们当然不会随便乱说。这些装老鼠的中美罐,正是经过这些工人的手,从铁片变成铁罐,被装进纸箱,然后远去美国的。想一想工人的辛苦,让他们说几句笑话也算不了什么。他们说笑话,证明他们快乐。他们快乐着,自然才有好心情上班。伟业厂并不是每个人都呆得下去的,几乎每天都有工人离去,能留在这儿的人,都是好样的。

第一百三十节(一)

第一百三十节(一)

这家美国客户还真是大方,我们的第一柜货到他们那儿以后不久,他们又下订单来了。依旧是大中小罐子各二十万。头一批的六十万,才生产了一小半呢。有订单是好事,工人们有活儿干,拿的工资高,工人高兴老板也高兴。

来了订单,我这边就开始准备物料了。虽然订料时间充足,但是提前订了料回来放在仓库里面,总比生产部门找着你催物料强得多。第二批订单最终到达的港口与前一批订单不同,所以纸箱的唛头也不一样。订纸箱的时候,采购单上的唛头我可是逐个核实了英文字母,jiāo给李小姐审核以后,才敢把采购单发出去。采购单发出去以后,我自己又核对过一次唛头,才敢把采购单归档。我订的纸箱没有错,但是这是这批纸箱,后来却惹了麻烦。不过,责任不在我这边,自然李小姐没让我担责。

采购单下给纸箱厂三天以后,人家纸箱厂就开始给我们送货了。送了几天才送完。质检部检验了一下纸箱,没有问题,于是仓库照收无误。前面说了,前期的六十万订单还没有完成。生产部还在进行着紧张的组装工作。组装当然要用包装材料,纸箱当然是一卡板接着一卡板从仓库朝生产领。工人们一箱接着一箱地装。转眼又到了出货柜的时候。中间已经出过几个柜子了,现在一切都顺了,出货柜的时候,李小姐在一楼把守,我和阿娟在三楼发货。装过几次箱,我们的装车工也有了经验,装一只货柜只用两个多小时了。

又一只三十英尺的柜子停在了一楼。李小姐去五金部让张胖子叫了几个工人装车,我上三楼找阿明要了几个搬运工搬货,然后就和阿娟在放货口看着工人放货了。箱子一箱接着一箱地往下放,装车工在柜子里面忙碌着。天气不好,yīn沉沉的,看样子要下雨了。得赶紧把货放完了,装好了车,让货柜车赶快离开工厂。我一边看着放货,一边数着数量。纸箱一箱一箱地从我们面前走过,突然我觉得纸箱不对劲。当然,纸箱的大小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如果有问题,就不能完成包装了。让我发现不对劲的,是纸箱的唛头。我们还在出第一批的订单,但是纸箱的唛头却不是第一批的唛头,而是第二批的唛头。第一批的纸箱是李小姐下的采购单,第二批的纸箱是我下的采购单,所以两批的唛头我记得很清楚。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生产部用错纸箱了!对于出货国内的纸箱来说,唛头错了倒没有什么,涂改一下就行了。可我们的货物是出口美国的,唛头错了,过海关的时候就会被拦下来。这是一件要命的事情。既然我发现了这个问题,就得把这批货拦下来。等货物到了海关再发现,问题就大了。我对三楼的搬运工说:“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