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5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最好的。在商业街转了老半天,衣服看了不少,就是没有买到。大妹说,你自己选花眼了,我来帮你选一件吧。于是,帮我选了一件天蓝色的短袖。衣服挺便宜,才十八块钱。那个时间的商业街,似乎价格都一样,短袖十八块,新潮的T烅二十,老款的T恤就便宜了,十块钱一件。记得那件短袖的扣子是铝制的小钮扣,直到衣服穿旧了,肩上开始起毛了,铝制的扣子却还是如刚买的时候一样亮。就是那件衣服十八块钱的衣服,是二00一年夏天,我的当家衣服。

买了衣服,大妹说,你的头发太乱了,该把头发剪一剪了。说到头发,那真的是很乱。头年夏天的时候,村子里面来的收头发的,我就把头发卖了,也才卖了十五块钱。现在回忆起来,那是我年轻的时候做的最荒唐的一件事情。十五块钱,就可以把自己一头漂亮的头发卖了。要留一头漂亮的长发不容易呀,最少也得三年时间。算起来,一年才值五块钱,多不值呀,一头漂亮的长头发,会给我带来多少自信,还有多少机遇呀,这是谁也算不准的事情。如果换在现在,给我一万五千块,我也不会卖头发。卖头发的时候,收头发的人只记得要头发,于是我的头就惨不忍睹了,好好的头发,被小贩子三五下就剪烂了,用家乡话说,那头发简直就像狗啃的。好不容易留了大半年,头上绑上了大大小小的发夹,才把头发给勉强扎起来了,扎在脑后的头发,就像燕子的尾巴。或许,一看那满头的发夹,就知道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乡下小昵子。在那个以貌取人的年代,应聘的时候,说不定就真的会被人刁难。大妹说让我剪,我就干脆把头发剪了吧。于是,在商业街的一条小巷子里面,我把头发给剪了。五块钱,只包剪。理发师用一只喷水壶朝头上喷了一点水,三五下就把头发剪顺了,这就是五元理发,只包剪,不包洗。这是我带广东以后,剪的最便宜的头发。后来,我记得剪一个头发,要花十五块钱了,包剪,包洗,洗头妹给你洗头的时候,还会帮你按按穴位,摇摇胳膊。这是后来的事情了。

剪了头发,整个人看上去就时髦多了。我照了照镜子,伸手摸了摸那一头短头发,再瞧了瞧塑胶袋里面的新衣服,自信心也就有了,似乎明天的应聘志在必得。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星期天,我出去寻找出路的时候,估计鸽子笼里的工友们,在附近有一丝半丝关系的,也同我一样找出路去了。那些没有关系的就可怜了,只能等着命运对着她们微笑了。晚上回宿舍,有几个工友已经把行李打包了,她们说,从老板那儿拿到了身份证就走,干活的工钱当然是捞不到了,也不要了,进一家好的工厂,几天就把损失补上来了。我当时就留了一个心眼,没有对任何人说我也要走。因为明天,我还得想办法请到假,骗到身份证,然后才能出去应聘。我想:明天,一定得抢在那几个工友的前面走,或许慢了半拍就走不成了。

第二天早晨起了床,我并没有急着去吃早餐。在这样关键的时刻,谁还会为了一碗并不好吃的稀饭而耽误自己的前程呢?拉长住在我们隔壁宿舍,平时我们都管叫她大姐的。我看见她端着一碗馊稀饭,居然吃得津津有味。估计她的胃和舌头对饭堂的饭菜有了免疫能力,所以那些非人的食物,她也能当成美食大口大口地吃下去。我走过去对她说:“大姐,我生病了,找你请一天假。”她说:“到车间里面再请假吧。”

进了车间以后,我没有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去,而是直接去找她。她递给我一张请假条。认识我的人,都说有我一点小聪明,这一点也不假。在关键的时候,我的小聪明还真帮了我。就在我拿到请假条以后,那几个要走的工友也来请假了。她们肯定也和我想的一样,拿了请假条,就去骗身份证出来。拉对他们说:“今天不能请假了。”我倒是安心地写好了请假条,让她签了字,然后就拿着请假条,去办公室骗身份证了。在这里,我把赎自己的身份证回来,都说成了骗身份证。瞧我们这群善良的打工妹一个二个地都写成了骗子。其实不是这样的,在兴宇电子厂,想要回自己的身份证,说难也没有难于上青天,但是说容易,却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身份证明明是我们自己的东西,却被老板扣压了,我们要回自己的东西,还得施展一番计策,真的和在外面骗人家的东西差不多。一个骗字,写出的是辛酸,留下的是并不算美丽的回忆。

这一次骗身份证没有上一次那样容易。胖女人一听说我要拿回身份证,马上警觉地问我:“你拿身份证干什么?”我说要取钱。她说:“你前几天不是取了钱吗,怎么又要取钱?”我告诉她,我要取钱治病。她把我上下打量了一番,似乎在看我是不是装病,而且得到的答案也似乎是:眼前的这个小丫头片子,百分之八十在装病!她冲着我摇了摇头,说:“你还是老老实实去上班吧。”就这样一句想打发我走,可不行。我今天一定得要回身份证了。没有身份证,应聘的事就泡汤了。我对她说:“老板,我上次生病本来就没有好,今天还得去医院看一下,用完以后我还回来就了。”胖女人又是把我全身上下打量了一番。现在,就算她伸手来摸我的额头,我也不怕了,因为刚才我一急,火上心头,然后体温也随之上升了。如果真的摸到我的额头上,还会有一点点烫!胖女人问我:“你请了假没有?”我告诉她,请了假,说着把请假条递给她。她看了看请假条,才极不情愿的把我的身份证拿出来。同上次一样,给我身份证的同时,扣下了我的饭卡。饭卡这个东西,我也不留恋了。扣就扣吧,如果进了展顺电子厂,我再也用不上你的这张饭卡了、我走出车间,又被穆仁智拦住了。他凶巴巴地对我说:“上班时间,不许走出车间。”我告诉他,我生病了,要去医院看病。穆仁智问我:“有没有请假条?”我把请假条给了看了一下,他才放我走了。看来请假条的作用真是大呀,在兴宇电子厂,它就是一张通行证。

回到宿舍,我挂上皮包,就抄小路去展顺电子厂了。昨天除了找到了招聘启事,还有一个重要的发现,就是找到了从球场附近去一三八工业区的小路。于是,我终于和跳污水沟的那一段历史告别了。到达展顺电子厂的时候,八点半刚过。厂门口还很冷清。问了保安,才知道招聘十点钟才进行。我来得实在是太早了。虽然离招聘还有一个多小时,但是我不敢去太远的地方转悠,一则因为不熟悉地形,怕迷了路;二则怕转悠了一圈回来,围在厂门口的人多了,我被挤到了后面,最后落得个大意失荆州的下场。在厂门口静站一个多小时又确实太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