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4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49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塑胶凉鞋,不也同样度过了一个夏天吗?我脚上的二十五块钱一双的凉鞋,虽然质量不怎么好,没有穿几天就脱胶了,但是给鞋子上了线,不也照样穿着,只要不告诉人家那双鞋是我花二十五块钱从地摊上买回来的,谁知道它值多少钱?

小文那双八十块钱的凉鞋,似乎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她对我说,凉鞋是皮的,可是没有穿几天,鞋帮子就皱巴巴的了,比我脚上二十五块钱的凉鞋还要难看。唯一比我的鞋好的地方,就是那那双鞋没有脱胶而已。除了买鞋子,小文那段时间也特别爱买衣服。衣服是从井美工业区的地摊上买回来的,二十块钱一件的T恤,三十块钱一条的牛仔中裤。女xìng为悦已者容,小文或许是把自己打扮漂亮一点,这样许文才会更喜欢她吧。

小文和许文的恋情如同干柴烈火般,发展得很迅速。小文回宿舍越来越晚,就足以说明问题。许文是主管,住的是单人宿舍。所谓的单人宿舍,其实也就和我们宿舍一样大小,宿舍里面也是摆放着一张上下铺,只是他一个人独住而已。他们俩刚开始拍拖的时候,小文还能在熄灯前回宿舍。工厂十一点半熄灯,这已经很人xìng化了。后来,总是在熄灯后一段时间再回去,再后来就越来越晚了。有时候是凌晨几点钟,有时候天亮了才回去。她回不回宿舍也不关我的事情,那是她的自由,不过却给我的生活带来了麻烦。晚上到了睡觉的时间,不确定小文几点钟回来,不敢不闩门就睡觉吧,一个女孩子住在宿舍里面,当然得闩好门。闩了门,我的人生安全有保障了,但是睡眠质量就没有保证了,因为总是在我熟睡的时候,小文就会在外面敲门了,一边敲门一边叫:“阿芳,开门;阿芳,开门。”她半夜三更地敲门,不仅仅只是我的睡眠质量没有保证,连住在我们隔壁的人,睡眠质量也没有保证。住我们隔壁的是工模部的师傅,有一天他们忍无可忍了,在中午吃饭的时候,坐在桌前一边吃饭,一边用很脏的话骂人。虽然没有点名到姓,但是所有的人都知道,骂的正是小文。不过小文的脸皮也真厚,人家这样骂她,她居然敢于坐在饭桌前吃完一顿饭,而且脸不红心不跳。这正是所谓的镇定吧。如果是我,我早就挖个地洞钻进去了。

除了回宿舍很晚,办公室也被他俩搞得污烟障气的。办公室钥匙就只有我和李小姐才有的,但是办公室旁边的陈列室,却是一个通向办公室的通道。陈列室有两扇门,一扇门通往办公室,一扇门通往走廊上。晚上下班的时候,照例得把陈列室通往走廊上的那扇门反锁,不让外面的人进去,这样才能保证陈列室和办公室的安全。但是不知从哪一天开始,下班的时候,小文总会趁着我和李小姐不注意,把陈列室通往走廊上的那扇门打开,然后再从外面关上。陈列室的门不反锁了,就变成了她和许文谈情说爱的地方。每天早晨离上班还很久,他们就溜到陈列室,反锁了陈列室的门,不知道在里面搞什么鬼。直到上班铃响了,两人才一前一后地从陈列室里面钻出来。陈列室,那可是招待客人的地方。每当有客户来了,我们总是带着他们去陈列室看一看工厂的产品,那个地方他们居然也敢践踏。

第一百二十五章

第一百二十五章

有一天早晨上班的时候,吴兵悄悄地问我:“小文昨天是不是一夜没有回去呀?”我笑他:“你怎么连这些屁事都知道得这样清楚?”吴兵说:“哪有我不知道的,我和许文还有阿华,我们三个人可是每天都要跑步的,早晨六点半出发,小跑到黄麻岭,休息一会儿再小跑着回来,回到厂正好七点半,冲一下凉,吃一下早餐就上班。”他们几个人的长跑队我当然知道,以前我还想同他们一起出去跑步呢。兵哥顿了顿又说:“每次都是我先起来,然后叫上阿华和许文的。今天早晨,叫了阿华,我再去敲许文的门,敲了老半天他才应声,说今天不跑步了。一猜就知道小文昨天晚上睡在那儿没有回去。”我对兵哥说:“你这个人,小小年纪,心眼却坏,这样的破事都被你猜到了。”仿佛从那以后,小文都是在许文那儿一觉睡到大天亮了才回去的。这样也好,没有人在深更半夜烦我,让我去给她开门了。小文和许文同居的事情很快就在厂里面传得沸沸扬扬。他们也真是的,要同居就到外面租房子同居去,非要在工厂的宿舍里面同居。许文的两户邻居,一户是李小姐,另一户是阿华。他们俩的破事,李小姐自然也知道。不过香港工厂不像台湾工厂,个人隐私的事情,谁也不会去干涉。要是在台湾工厂,说不定他们俩早就被解雇了。

有一天,趁着小文离开办公室的时候,李小姐偷偷对我说:“小文怀孕了。”我大吃了一惊,不会这样快吧?不仅仅只是李小姐这样说,工程师阿江也这样说。阿江还说:“我都快做孙子他爷爷了,女人的事情,还能躲过我的眼睛吗?”我想:或许他们说的是真的吧。

果然没有几天,就见小文请假了,是下午请假的,说要去看病。小文请假以后,李小姐对我说:“小文肯定是去打胎了。”未婚先孕,而且两个人没有经济基础,又不是一个地方的人,许文是河北的,小文是广西的,两个人连双方的家长都没有见过,也没有收到家长的祝福,当然只有把小孩子打掉的份儿。不过小文去打胎的时候,只有她一个人去,许文却还在厂里面上班。这个龟孙子,自己干了好事,东窗事发了,却不敢站出来。下午下班回宿舍的时候,只见小文躺在床上,桌子上堆着几瓶yào,我远远地瞄了一下,全是补血的yào,看来小文打胎的事情千真万确了。晚上加班的时候小文也没有去,李小姐问我小文回来没有,我告诉她回来了,带回了一些yào。李小姐又问:“都是些什么yào?”我说是补血的yào。李小姐说:“我说得没有错,小文就是去打胎了。打了胎,流了血,当然得吃补血的yào。”我很奇怪地问李小姐:“你怎么就知道小文怀孕了,还知道她下午出去就是去打胎?”因为小文看起来吃饭和平时没有两样,什么东西都吃,也没有见她呕吐。李小姐说:“怀孕的女人,走路的样子都看得出来。你不觉得最近一段时间,小文走路的样子怪怪的吗?”这个我倒没有觉得,我只是发现她不穿牛仔裤了,从地摊上买了几条布裤子穿。而且,从那天打胎以后,天气再热她都穿着长裤。第二天下午,她又请假,说要出去打针。李小姐也同意了。第三天下午,小文还要请假,说还要再去打一针。这一次李小姐没有同意。李小姐不同意,小文依旧旷工出去了。那天下午刚好安排许文出差,等小文出去以后,我不经意地站在走廊上向外面望过去,见许文和小文朝着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