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4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47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之类的话题。像光头那样的人,人又老实,人家来他的店里面吃饭,问他有什么菜,估计他要老半天才答得上来,而且卫生部门来检查的时候,又不知道怎样讨好人家,他开餐馆能赚到钱才怪!这个社会,注定了老实人就吃亏,光头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第一百二十三章

第一百二十三章

有一天晚上,突然发现工厂里面多了几个光头。剃光头的是塑胶部的小猴子、工模部的周喜、张辉、李元。据说发起的人正是小猴子,本来李小姐老公阿扬也准备加入他们的行列,但是他怕剃了光头会挨李小姐的骂,所以到了理发厅以后,洗了头就溜出来,没有剃光头了。这几剃光头的人说:反正我们也娶不到媳fù了,所以干脆剃光头做和尚,不近女色算了。记得那天晚上,只见小猴子头上戴着一顶帽子。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小猴子还故意脱掉了帽子,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光头。看见这一群光头坐在一起,我们觉得好笑。这四个人,周喜都娶了老婆,小孩子都上幼儿园了,其他几个人,除了张辉没有女朋友,小猴子和李元都有女朋友的,小猴子的女朋友就在塑胶部做包装工,不过人家还只有十六岁,未成年少女,小猴子真坏,居然拐骗未成年少女做女朋友来了。不过他的年纪也不大,才十九岁,刚成年却没有成熟。李元的女朋友在生产部,两个人都在商量婚事了。这四个男人,估计不知哪根神经出问题了,要在伟业厂上演一出闹剧。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炒作。当然,工厂的厂规也没有规定说,男生不准剃光头,所以厂规也干涉不了他们。剃了就剃了呗,工厂里面又多了四个葫芦(总觉得他们剃光了头的脑袋,就像一只只葫芦)。不过这四个人自己却毫不在乎,甚至有点为自己的光头沾沾自喜。毕竟在伟业厂,集体剃光头据说还是头一次。当然,这些光头们,也炫耀不了多久,过不了半个月,他们的头顶上就会长出一层黑黑的头发,然后葫芦就没有那样白净好看了。再过半个月,头上的黑发估计就有很长了,再过一段时间,就长成小平头了。头发总是如草一样,刀子剃不尽,春风吹又生的。

过了几天才知道,这件事情的导光索,是因为有一次他们几个人出去逛家家乐超市。那个时候,家家乐超市刚刚开业,据说是当时东坑规模最大的超市。张辉以前在老家的时候,曾经当过一段时间代课老师的。他们在一楼的珠宝柜前转悠的时候,(真不知道这几个男生吃错了什么yào,又不用急着结婚送给老婆订情物,转珠宝柜干什么?这是女人去的地方),张辉发现有一个柜台的售货员,居然是他曾经教过的学生。说到学生,其实年纪也比张辉小不了几岁。据说那个女生长得挺漂亮的,刚好张辉的女朋友正在空缺中,见了那个女孩子,就想和拍拖,于是上去同她搭讪。那个女生一眼就认出了张辉,不过没有叫他的名字,还是很客气地叫他张老师。张辉同那女生聊了一会儿,自己觉得和她还聊得来,想继续发展。虽然工厂每天都要加班,但是工厂离家家乐超市也近,走路过去也就十来分钟,对于精力旺盛,而且又缺女朋友的男生来说,为了拍手辛苦一点倒没有什么。想和人家发展,至少要知道人家的底细吧,如果人家有了男朋友,也没有必要去缠着人家吧!于是张辉小心翼翼地问:“你现在有没有男朋友?”那个女生告诉张辉,还没有谈男朋友呢。张辉心中一阵窃喜,不过很快他的这一丝窃喜就没有了,因为女生接着问他:“张老师,你的小孩子有多大啦?”张辉心想:我看上去还挺年轻的,怎么别人却问我的孩子有多大了,难道我真的很老了吗?算起来也不老,才二十多岁,还没有到三十呢。

张辉的计划因此破产。这件事情让他心情有点不好,私下里就对关系要好的同事发牢骚说,自己老了,娶不到媳fù了。小猴子对他说,娶不到媳fù了,我们干脆做和尚吧,于是几个人就跑出去剃了光头。不过,这几个剃了光头的人,该拍拖的依旧在拍拖,下了班该回家陪老婆的依旧按时回家陪老婆,只剩下没有女朋友的张辉,在工厂里面就像一只饥饿的儿狼,见了长得还算漂亮的女孩子,就想和人家拍拖。虽然伟业厂的漂亮女孩子多,但是年轻男孩子也多,不少女孩子虽然算不上名花有主,但是眼前却有男朋友陪着,没有男朋友的没有几个。

张辉有一天就突然看上小文了。小文虽然有点胖,但也胖得可爱,而且人家还是办公室文员呢,能和一个文员拍拖,那是一件多有面子的事情!于是张辉就对小文发起了猛烈的攻势,可是小文却不理睬他。或许是张辉太心急了,攻势太猛了,小文接受不了吧,用小文的话说,张辉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坏家伙,并不是什么本份的男生。被小文拒绝了,但是张辉却不想放弃这一个机会。毕竟小文没有男朋友,在她没有找到男朋友之前,他还是有机会。当然,这一次他改变了方法,不像先前那样一副饿老虎的模样,而是先把小文当成普通朋友开始。比如说,下了班,看见小文和一帮同事坐在cāo场上看电视,他也凑上去,同这帮人玩到一块儿,有时候,小文和同事们出去逛街,张辉也加入到队伍里面。小文以为张辉不再追求自己了,也把他当成了普通朋友。

有一个星期天,下班后张辉找到小文和我,对我们说:“你们会喝酒吗,喝白酒?”小文说:“当然会呀,我家就是开酒厂的,我从小就会喝酒。”我当然也会喝白酒,因为在我们小时候,家乡的小山村里面,人们根本不知道啤酒是什么玩艺儿,关于啤酒,也是近些年才传到我们那个小山村,才有人开始喝的。我也算是喝着白酒长大的吧。我对张辉说:“谁不会喝白酒呀?我也是喝着白酒长大的。”张辉于是对我和小文说:“我们喝白酒吧,看谁喝得多。”说完就去小店里面买了一瓶一滴香,又买了一点咸菜,拿到员工吃饭的大棚子里面来。夏天的黄昏,坐在大棚子里面喝酒,比坐在饭堂里面凉快多了。棚子四面通风,特别凉快。说到一滴香,我得说一句,它可是一个好东西。广东这边的一滴香,算是价格便宜的白酒吧,用塑胶瓶子装着,三块五毛钱一瓶,相信很多来过广东的人,都喝过这种廉价的酒。虽然便宜,味道却也不错。揭开瓶盖,就能闻到了股香味,喝在嘴里,香香的,甜甜的,多喝一点也不醉。至于酒是好是坏,因为又不是每天都在喝,也就懒得理它了。

一瓶一滴得还不到一斤重。三只塑胶杯子,每人倒了大半杯,瓶子里面剩下就不多了。小文看了看瓶底,对张辉说:“请我们喝酒,也不让我们喝个够,这一瓶酒还不能打发我肚子里面的蛔虫呢。“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