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4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45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干净。坐在饭店里面,就可以闻到一股非常好闻的饭菜香味。在这样的地方吃饭,就算不饿的人,坐在这儿也能吃上几大碗。最先上来的是白灼虾。一斤虾,装了一大盘,盘子边上放着一个小碟子,碟子里面放着酱油。说起白灼虾,在我的印象里面,这可是最好吃的一道海鲜了。虾的做法有很多种,zhà了吃,蒸了吃,炒了吃,但是吃来吃去,我最爱白灼虾。放在锅里,用开水烫熟了,再沾着酱油吃,有淡淡的甜味,只有这样才能吃出地道的虾的味道。那时我还是第一次吃虾呢。虽然伟业厂的生活不错,但是我们却从来都没有吃过虾,因为虾太贵了。会计招呼我:“趁热吃吧。”可是我却如同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还是头一回,不知道怎样吃法。我也对会计说:“吃吧。”只见会计伸出手,从盘子里面抓了一只虾,开始剥皮,撕掉虾的头,然后把虾的两端捏在手指上,虾背放到装着酱的碟子里面,轻轻地点了一下,然后把虾放到嘴里吃下去了。我也学着她的模样,剥掉虾的皮,撕掉虾的头,沾了酱,放到嘴里吃起来。真好吃!在我们老家人的眼里,长了眼睛的菜就算荤菜了。虾当然算荤菜了,不过却一点也不像鱼和ròu一样腻,它吃在嘴里,嫩嬾的,还有一点甜味。这真是世间美味呀!后来吃过不少广东的特色菜,总觉得它们都没有白灼虾好吃。或许这也是与个人嘉好有关吧。因为我的朋友里面,有就不吃虾的,还有吃了虾就过敏的,我算是幸运吧,吃下去不过敏,而且我也特别爱吃它。

一只虾吃进肚子里面了,舌头上还留着它的芳香。会计招呼我:“快吃吧,这白灼虾做得好,每次想吃虾的时候,我就来这里吃。”看来会计也喜欢吃虾,我也没有什么顾忌了,吃完一个,接着再吃一个。很快一斤虾就被我们会装进了胃里面,我们的面前堆放着一大堆虾皮虾头了。会计招呼服务员:“再来一斤白灼虾。”我们一个劲儿地吃虾,其他几样菜倒吃得少。吃着吃着饭,我看了看时间,六点了,我对会计说:“我该回去加班了,到点了。”会计说:“怕什么,先把饭吃完。你给李小姐打个电话,随便撒个谎,就说在外面胃事情耽误了,晚一点回去就是了。”饭店隔壁就有一家小小的电话亭,我打电话给李小姐说,在外面办一点私事,晚一点回去。李小姐倒是说:“没有关系,回来的时候注意安全。”然后我又回到座位上,和会计吃饭去了。

饭上来了。白哗哗的米饭,还冒着热气,热气传到鼻子边上,有一股大米饭的芳香。一看就知道是用好米煮的饭,在工厂里面可吃不到这样好的大米。挑起一口饭送进嘴里面,饭软乎乎的,特别好吃。现在回想起来,应该是香米煮的饭吧。后来这样的饭我已经不再稀罕了,因为自己开火做饭的时候,总要吃贵一点的大米,不过那个时候觉得那碗饭特别好吃。叉烧ròu也很好吃,脆脆的,甜甜的,与饭堂里面的味道就是有所不同。烧鸭也好吃,在厂里面,烧鸭大多数时候,是和配菜一起炒了端上来吃的。可是这里却是切成块,一大盘全是货真价实的烧鸭,一点也不掺假,沾着蜂蜜吃。用这样优雅的方式吃烧鸭,还是头一次。

不一会儿我们就吃饱了,可是除了虾吃完了,烧鸭和叉烧ròu还剩很多。会计叫服务员把烧鸭和叉烧ròu打了包,两大盒菜装进一个大大的塑胶袋子里面,她递到我手上,对我说:“拿回去当夜宵吃吧。”我客气了一回,让她提回去,她却说:“我们晚上有夜宵吃的,所以不用带了,你带回去吧。”我也不再客气了,提着食物,在饭店门口,她叫了一辆摩托车,让摩托车送我回去。我上了车以后,她自己才上了另一辆摩托车回快递公司去了。后来又和他们快递公司的人吃过一次饭,吃的也不外乎是白灼虾,萝卜汤,烧鸭之类。依旧是那家店,但是第二次却吃,总觉得没有第一次好吃。或许是第一次的印象太深了,所以后面吃的都没有味道了吧。

第一百二十二章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中午刚走到桌子边上,拿了碗准备去打饭,突然见许多员工拿着饭勺,向我们的饭桶围过去。虽然是同一个锅里面,用同样的米煮出来的饭,但是我们的饭与员工的饭是分开盛装的。员工只能在员工的饭桶里面打饭,这似乎成了不成文的规定。有人围到我们的饭桶边上,立即就有人在问他们:“怎么来打我们的饭,你们不知道去员工的饭桶里面打饭呀?”有员工回答:“我们的桶早已见底了,哪还有饭吃?”人家上来了,也不能夺了人家的饭碗,他们每人打了自己的那一份饭就走了。等他们走了,才发现我们的饭桶里面,已经被他们打走了一半的饭。只能将就着吃这一点饭了。每个人都很自觉,朝自己的碗里面盛了一点点饭。

我们一边围在桌子边上吃饭,同时就有人开始骂光头了。厨房里面虽然有两个厨师,但是掌勺的却是光头,张师傅只是给光头打下手。在伟业厂掌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先说一说饭堂里面的设备吧。一个一百多号人的饭堂,居然没有蒸饭的蒸笼,工厂的饭都是用一口大锅煮出来的。先用大锅把米煮开,然后再用大锅把饭焖熟。算起来光头的手艺也不错了,虽然有时候偶尔也会做出一回夹生的饭出来,但是也不完全怪他是吧,没有蒸笼也就算了,总得请木匠制一个大饭甑,饭从锅里面沥起来,就上甑去蒸,这样做出来的饭,夹生的时候肯定少一些,但是工厂也没有饭甑。所以,一旦做出了夹生的饭,挨骂的人就是光头了。不仅仅只是管理人员骂他,就连员工都敢骂他,只着员工骂光头,并没有人帮着光头说一句好话。工厂没有蒸笼没有饭甑,也没有冰箱。所以,每餐做多少饭,用多少斤米,得先用秤秤好了,再拿去淘米煮饭。因为如果做多了,吃不完,也不能保存。一百多号人,也不是每个人每餐都在饭堂里面吃饭,而且菜稍微好一点的时候,人们吃的饭总多一点,菜不好吃的时候,吃的饭少一点。工厂一顿能消耗多少粮食,也只能算出个大概,想算准了,不多一个人的饭,不少一个人的饭,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伟业厂就规定光头每餐煮的饭,要刚刚够吃,不能多也不能少。多了剩下的饭就得倒掉,少了就不够吃。当然,多数时候是煮少了,煮多的时候却很少。

我们在外面,一边吃饭一边骂光头,男同事骂的话特别难听,女孩子倒不会用难听的话骂他,不过听见男同事在骂他,也在一旁偷着乐。有人说:“光头,你煮少了饭,中午你就不要吃了,把你的那一份留给别人吃吧。”有的说:“光头,你出来一下,告诉我们,今天为什么煮少了饭。”光头坐在厨房的角落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