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4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44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有超载倒好说,车子有问题了,或者超载了,麻烦就大了,罚款单递上来,你就得乖乖地掏钱出去了。所幸我们一路很顺利,路上并没有人查车。到了粮食jiāo易市场,远远地就看见我们的货车停在停车场上。终于到了,摘下头盔,理了理头发,就和总务去选粮食了。

从工厂出发的时候,我们还都穿着厂服,又不是出去办什么大事,当然不会去换衣服了。我出发的时候,居然连厂牌都戴在工衣上,忘了摘下来,走进粮食市场的时候,倒是总务先发现了我的厂牌还在,他对我说:“把厂牌摘下来吧。”我才摘下厂牌,放进衣兜里面。他这样提醒我,也算是为安全起见吧。偌大的粮食市场,鬼晓得里面会藏着一些什么人,小偷小摸的,打劫的人,说不定就在某个角落里面等着上钩的鱼儿。把厂牌戴在外面,无疑是告诉人家,你是工厂派出来买粮食的,身上肯定有钱,如果不小心被坏人盯上了,就完旦了。这是后来我才明白的道理。所以,时常跟着有社会经验的人去外面走一走,一定能学到很多东西。中国不是有一句话叫:姜还是老的辣吗?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常平粮食市场还真大。进了里面,一家挨着一家都是卖粮食的。那儿简直就是一个小粮仓。一卡板一卡板的大米,堆得像山一样高,什么样的大米都有。虽然每天离不开大米,但是如何选米,我又是一个外行了。总务倒是内行,因为每次买米他都得去,自然是他选米了。我们一家挨着一家地找,一边找一边问价钱,把个粮食市场转了一遍,才选好了大米。总务同摊主谈好了,对我说:“给钱吧。”我把厚厚的三千块钱从口袋里面拿出来,摊主开了收据,找了工人帮我们搬大米。我们的货车开过来,停好了,一袋一百斤重的大米,倾刻间就搬上了货车。我上去点了数,三十袋,一袋也不少。总务依旧骑上他的那辆摩托车回厂去了,我则坐上了大货车。同我一起坐在车上的,还有五金部的一个员工,上午被派出去送货的那个。

回厂的时候,已经错过了吃午饭的时间。不过,饭堂给我和总务留了菜。一盘豆腐,还有鱼头,炒ròu。那个五金部的工人可就没有那样幸运了,一百多号工人的工厂,谁会留意一个员工有没有菜吃?总务把菜端上桌,挑了一点菜,就端着碗出去了。他总是这样的,吃饭的时候都坐不住,平时在饭桌上都看不到他的影子。五金部的那个员工端着一碗白米饭,却没有下饭的菜。我叫他坐到桌子边上吃菜,因为留给我们的菜特别多,总务通常是端着碗走了,直到吃完饭才会来洗碗,盘里的菜我一个人都吃不完的。那个员工有些感激地看了看我,才坐到桌前吃起饭来。仔细想想,员工的生活还真的很辛酸。

第一百二十一章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快递公司的财务过来对帐。同我们合作的快递公司,在东坑就有办事处,离我们厂并没有多远,我们做的是月结。每个月月底的时候,她就要过来对一次帐。供应商的帐是李小姐核对的,但是快递公司的帐目是我来核对,因为工厂的快递都是我寄出去,每次寄快递出去,我都会留一份底单。所谓的对帐,也就是快递公司拿着一叠我们工厂寄出去的快递单过来,同我的底单核对一下,核实好了,然后他们做出一份对帐单,jiāo到李小姐这边,就可以找我们请款了。

要对的单据并不多,才几十张,除掉收方付款的一部分,也没有多少。不过,就这不多的几张快递单,每个月却产生几千,甚至是一两万块钱的快递费。有时候走香港的货太少了,叫车不合算,我们就快递出去。这样也算是节省了运费。人家快递公司也乐意接单,大家都合算。

快递公司的会计是一个胖胖的本地女人。三十来岁了,据说是这边负责人的什么亲戚,在公司里面还有一定的威望。至少那些普通的快递员和普通的文员,在公司里面都得看一看她的脸色。不过,来我们工厂,她倒也和善,在这种情况下,是她向我们要钱,不是我们向她要钱,态度自然要好一些。我们一张单接着一张单地核对,等到对完帐,就到了下班时间,她看办公室里面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就对我说:“我们去外面吃饭吧,算是同你jiāo个朋友。”自从进了伟业厂以后,“同你jiāo个朋友”的话我听得太多了。在伟业厂,我的位置不算高,但是在外人看来,我还是一个小小的采购员,那些业务员为了拉到工厂的订单,当然是想方设法拍马屁,这就是人的本色。我对她说:“不用了,工厂有提供晚饭,等下次有机会再出去吃吧。”她说:“别客气了,就我们俩,没有别人,我先出去,在你们厂外面的马路边上等你,你下了班就过来。记得一定要来呀。”说完她就离开了办公室,不容我拒绝。

我打了下班卡,就出去了。她见我走了过去,随手招了一辆摩托车,我们坐上摩托车,车子飞快地驶过东坑大道,一会儿就在一条街前停下来了。这条街,后来我从那儿走过无数回,但是一直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那条街道是通往三甲工业区的必经之路,街道不算宽,街边上的店面全是做吃的,什么广东烧腊,潮汕海仙,还有咖啡馆,西餐厅的。我们进了一家广东餐厅。快递公司的会计是正宗的广东人,当然要吃广东菜了。对于正宗的广东菜,我也不排斥。以前在天志厂混的时候,吃的就是广东口味的菜呢。正而八经地坐进广东菜馆里面吃饭,来广东一年多了,还是头一次。

坐下以后,服务员拿过菜单让我们点菜。会计让我点。我也不知道该吃什么,还是头一次坐进饭店,说句好笑的话,菜单上的许多菜,我还是头一次看到名字,并没有吃过,哪会点什么菜呀?那个时候我就是一个老土,什么都不懂,不像现在,坐在餐厅里面叫我点菜,我不看菜单也能点几个菜出来。我假装看了看菜单,又把菜单推到会计面前,对她说:“还是你点吧,你点什么我吃什么,我什么都吃,不挑食的。”看来会计是这儿的熟客了,她连菜单都没有看,就点了几个菜,我到现在还记得,有一个叉烧ròu,一个烧鸭,一个白灼虾,一个萝卜汤。这是我来广东一年多以来,第一次见世面。

当然,叉烧ròu,烧鸭在伟业厂并没有少吃,不过伟业厂厨师的手艺比饭店大厨的手艺差远了,而且饭店里面调料什么的应有尽有,伟业厂的饭堂里面,除了葱姜蒜、酱油味精醋,就没有其他的调料了,就算是厨艺再好的厨师,拿着仅有的这几样调料,也做不出好味道的菜来。

菜上来了,每人要了一枝椰子汁,一边喝椰子汁一边吃饭。饭店很小,但是环境却不错,装修得很新,桌子很大,桌布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