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4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43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大大小小的巷子,哪有我不知道的?我的第一职业是保安,第二职业就是摩的司机。”这个我知道,因为有一天我无意间翻到他的电话本,上面尽是一些旅馆的电话,还看到“某某鸡窝”、“某某马屁”、“某某主管”字样的电话号码。我笑他,说他在外面嫖妓了,他却说,他不是在嫖妓,而是在从jì nǚ身上弄钱。据他说,载着jì nǚ出去,人家给的钱从来都不用找零的,不像拉打工仔,一块钱两块钱都斤斤计较。我没有和jì nǚ有过接触,不过据很多人说,jì nǚ是很大方的,或许周宝元说的话不假吧。

我们吃完了早餐,摩托车驶进工厂的时候,光头的单车已经停在车棚里面了。估计他回来也没有多久。这个周宝元,请我吃早餐也不请他的老表吃,他的老表估计到现在还饿着肚子呢;等一会儿,还得依旧饿着肚子坐在饭堂的板凳上择菜,洗菜;然后又饿着肚子为我们准备午餐。

第一百二十章

第一百二十章

伟业厂的员工餐不好吃,每餐下来,被员工从碗里面倒掉的剩菜剩饭总有一大桶。工厂倒也不想浪费这些残汤剩水,捉了几头猪喂起来。有现成的剩饭剩菜,也就不用另外买饲料了。喂猪当然是厨师顺便做的事情,那一堆剩饭,居然能喂三头猪。

有一天吃过晚饭,李小姐对我说:“阿芳,等一下你和阿华去卖猪。”让我去卖猪?这还是一件新鲜事儿,不过我从来没有干过这事儿。我对李小姐说:“我没有卖过猪,不知道我去行不行?”李小姐说“没事,有阿华和你一起去,你只管收钱回来就好了。”不一会儿,就有一辆手扶拖拉机驶进了工厂,后面还跟着两辆摩托车。几个人很麻利地把猪从猪圈里面赶出来,装上了拖拉机。拖拉机驶出厂门,我和阿华每人上了一辆摩托车跟在拖拉机后面。摩托车驶出井美工业区,路过东坑大道,拐了几个弯,来到了效外。又向前行驶了一会儿,车子进了一个院子。院子门口挂着一个牌子,写着某某食品公司。其实所为的食品公司算不上,说直接一点,这儿就是一家屠宰场。三头大肥猪被屠宰场的工人抬下车,抬去过磅。我和阿华当然是跟在他们后面。

虽然我也算是农村人,但是对于秤这个玩艺儿却不太熟悉。家里每年也卖猪,不过我从来都没有经手过,因为那些猪贩子特别会在秤上动手脚。农民卖猪,十个就有九个会被宰。阿华是管仓库的,每天都和秤接触,而据他自己说,以前没有来广东的时候,就在家里喂猪,他当然比我精多了。李小姐还真会安排人,算起来卖猪也应该是总务的事情,但是她偏偏不安排他去,却安排我和阿华一起去。阿华精明,我老实,两个人一起出去办事,比jiāo给总务一个人出去办事让她放心多了。

在老家卖猪,过秤时都是用的磅秤了。三五个人把猪捆好了,扔到秤上称一下,再除去捆绑物的重量,就是猪的重量了。不过这儿却不用那种磅秤,用的似乎是地磅。猪被赶进去,不用捆也不用绑,朝上面一站,就有重量了。屠宰场的人看我和阿华都年轻,以为我们好欺负,给第一头猪过磅的时候,就想来蒙骗我们,猪过了磅,一个人报了重量,阿华看了看,却摇头说:“不对,这个数不对,你看重量在这儿,比你报出的要重三十斤。你得改过来。”阿华真是人精,人家做一点小小的动作他都能看出来。记录的人只好改了重量。紧接着第二头猪、第三头猪也来过磅了。第一头猪过磅的时候,他们就没有占到便宜,后面的猪当然也别想占到便宜了。

过了磅的猪被赶进了猪圈,我们就去拿钱了。小屠宰场规模不大,拿钱的手续也不很杂。价钱是在工厂里面的时候就已经谈好了的,按照三头猪的总重量和单价,算出该拿多少钱就行了。三头猪,居然卖了三千多块钱。屠宰场倒是很爽快地把钱数给了我们。我接过钱,又点过一遍,数量没有问题,于是收下了。不过心里却有一点慌:这厚厚的三千多块钱里面,该不会冒出一张jiǎ bì吧!如果有jiǎ bì,倒霉的就是我了。当然,人家给我们的真金白银,并没有jiǎ bì。一个屠宰场并不缺钱,而且做生意的厂家,还要名声呢,人家也不会给你jiǎ bì的,我的顾虑是多余的。拿了钱,我们就让屠宰场写证明。这当然是阿华的主意,前面说过了,他精得很,懂得保护自己。证明也无非是写伟业厂的三头猪,总重量是多少,屠宰场需付给伟业厂多少钱云云。这样回到厂里,我们就好jiāo差了,李小姐这边自然不会怀疑我们抽了头。写证明的时候,阿华同写证明的人开玩笑,说:“少写二十斤上去吧。”那人倒也随合,说:“行,没有问题。于是真给少写了二十斤。”写好了单子给我们,阿华看了看,说:“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你还真写了。还是麻烦你重新写一张吧,如实写就行,我们也懒得贪小便宜。”

写好的证明也让我保管着。阿华小声对我说:“小屁孩,这下回去我们两个才能jiāo差。以后记住,在给工厂办事的时候,得为自己想好退路。这些工厂里面,人的疑心很重,你辛辛苦苦地为他们办事,他们还在背后想:你会不会趁机捞油水,辛苦不讨好的事情时常会发生。”看来和阿华一起出去卖猪,我又学到了一个道理。社会经验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地学到手的。

依旧是屠宰场的摩托车送我们回去。坐在车上,看着天边的夕阳,呼吸着沾着灰尘的空气,心情好极了。回到厂的时候,刚到六点钟。于是打了上班卡,去办公室加班。林叔正好在。我把屠宰场开的证明和厚厚的一叠钱jiāo给他。他戴上老花眼镜,仔细地点过了,又看了看证明,说:“没有问题。”顺利完成任务,于是回座位上去了。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呢。

没有几天,一天上午我正在写采购单,李小姐对我说:“阿芳,一会儿你和总务去常平买米。你快把手头上的事情做完,十点钟就要出发了。今天早晨帮我们送货出去的司机在粮食市场等你们,你们到了以后,打他的手机就行了。”说着,李小姐进了经理办公室,打开保险柜,拿了三千块钱jiāo给我,告诉我,大米是一块钱一斤,三千块钱,刚好够买三千斤大米。不一会儿,总务就到了,对我说:“出发了。”

伟业厂的地理位置真的好,离常平近。常平那边有一个很大的粮食jiāo易市场,就在火车站附近。在那儿买米,拿到手的就是批发价,自然比在粮食店里面便宜多了。戴好头盔,坐上摩托车,我们就朝常平的方向驶去。总务一边开摩托车,一边对我说:“我们要留意一下,看路上有没有查车的。”对于骑摩托车的人来讲,他们最怕遇见的事情,就是查车了。如果车子没有问题,也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