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4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41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你可以瞧不起我,但是俺真的就喜欢你。”我说:“我不是告诉你了吗,喜欢我的人多着呢,用不着你喜欢我。”他依旧跟在我身后走了好长一段路,我也懒得理他,只顾自己一个人向前冲。等我走了好远,再回过头,才发现这个可恶的家伙已经没有跟在我身后了。终于甩掉了这个包袱,我的心情好极了。

几天之后的一个下午,吃过晚饭了,习惯怕地在厂门口走一走,遇见了五金部的一个女孩。那个女孩子也是河南的,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但是和她见了面都会打个招呼,有时候还会聊上几句。她对我说:“你怎么就不理我老乡呢?”我知道她口中的老乡,就是那个河南仔了,因为伟业厂里面河南人并不多。我说:“平时大家在工作上都没有往来,自然是不理他了。”她说:“我老乡其实人挺好的,就是长得丑了一点,而且有一点老实,我知道他喜欢你,你给他一次机会吧。”我说:“我和他之间是不可能的。”她说:“我其实也知道你瞧不起他的原因,你又有文化又漂亮,工作又好,我老乡没有文化,又是车间里面的普通工人,我也觉得这不可能,可是他就是喜欢你,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对河南妹说:“我真的对他没有一点感觉,所以只能是这样了。我不想骗他,所以也就懒得理他。”我这样说,已经够委婉了。其实我心里想说的是:你老乡就是一只癞蛤蟆,明知道癞蛤蟆吃不到天蛾ròu,却还做着想吃天蛾ròu的梦!

有一天去生产部,生产部的一个员工告诉我,河南仔在车间里面吹牛,说我把办公室电话号码告诉他了。办公室的电话又不是我私人的,而且就算是我私人的,我也不会告诉他。我对那个员工说,你不要信他的,办公室电话号码是不能随便告诉别人的,就算他知道了,也不可能是从我的嘴里传出去的。那个员工说:“他说这话的时候,我也觉得不太可能,所以没有把他的话当真。”我对那个员工说:“我们生产部的人都知道他喜欢你,但是我们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说:“他就是一只癞蛤蟆。”我说的话立刻传遍了整个生产部,没有几天,全生产部的人,都叫他癞蛤蟆了。

在他得了这个光荣的雅号之后不久,有一天他找到我,对我说:“俺不想在这儿做了,想辞工。”我说:“想辞工就辞工呗,伟业厂又不差你一个人。”他说:“俺文化不多,不会写辞工书,你帮俺你一份吧。”我说:“你去找你的主管,让他帮你代写吧,我可没有空,而且我也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怎么帮你写辞工书呀?”说实在的,刚开始我还真不知道他的名字,不过他请我帮他写辞工书的时候,我已经知道他的名字了。听见我说并不知道他的名字,他显然有些失望,对我说:“你真不知道?”我说:“我没有必要知道你的名字。”他于是傻乎乎地告诉我,他叫什么名字。我觉得太好笑了,我说:“你辞工的事情,找你的主管去吧,jiāo了辞工书,你的主管自然会送到办公室里面来,不过我不管人事这块的。”不知道他对我说想辞工的目的是什么,记得他一直没有辞工,后来过了很久,下半年,快过年的时候才离厂,不过离厂的原因并不是辞工,而是被炒了鱿鱼,这是后话。仔细想想,他的脸皮也够厚了,被人家起了个好听的雅号,而且被全生产部的人这样叫他,他居然还能在那儿呆下去。只是后来他终于知道了自己是一只癞蛤蟆,所以也不敢再来高攀我这只天蛾了。

至今回忆起这件事情,我都觉得太好笑了。对于这件事情,我总觉得是月老喝醉了酒,故意逗着河南仔,让他当一回小丑而已。结果呢,他连个小丑都当不成。虽然说爱情没有国界之分,没有民族之分,没有贵贱之分,但是我们中国人,还求一个门当户对。一个女孩子高攀,人家不会说什么,但是男孩子想高攀却是一件很好笑的事情。爱情如同事业,不能太自卑,也不能太自不量力。这应该就是国人的最现实的爱情观了。很世俗,却也很真实。

第一百一十九章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下午下班的时候,林叔丢给我两百块钱。明天又该我去买菜了。买菜本来是总务的事情,但是伟业厂却不是这样的。在伟业厂,每天去买菜的是一个主管级的人员、一个保安、一个饭堂厨师。办公室的人,也算主管级的,除了经理不用去买菜,连李小姐都得去买。工厂正好十五个主管级的人,一个月买两次菜;两个保安,两个厨师,他们正好每人买半个月。据说这都是李小姐上任以后出的新招。这样也好,每个人都买一下菜,大家就可以换着不同的口味吃饭。拿着两百块钱,我开玩笑说:“我有钱了,晚上出去吃东西啦。”林叔也开玩笑说:“你要敢拿这钱吃东西,明天工人要打死你。”

保安和厨师都是自己骑着车去的。两个厨师都是骑着破单车,两个保安,那个名叫周宝元的,有一辆全新的摩托车,肥佬的是单车。如果是周宝元买菜,我就可以坐他的摩托车一起出去了。他是一个热心人,该我买菜的头一天晚上给他说一下,第二天一大早,走到厂门口,就会看见他的摩托车停在那儿等我。肥佬住在厂外面,早晨他不来工厂,而是径直去菜市场。只有在市场买完菜以后,才可以坐他的单车回来。如果是这样,从工厂去菜市场就得坐公jiāo,一块钱的公jiāo车费当然是我自掏腰包,工厂是不给报销的。

算了一下,正好是周宝元买菜。得赶在宝元下班以前,提醒他早晨要等我。去找他的时候,他正坐在保安室发愣。我问他:“周宝元,有什么好发愣的?”他说:“我昨天晚上打麻将赢了一百多。”他的工资也才五百块呢,赢了一百多那还算是一件喜事。我说:“值得庆贺。”宝元说:“晚上下班以后,我请你吃夜宵。”我对他说:“行啊,算是庆贺你打麻将赢了钱,我来找你,还有一件事情,明天是我买菜,记得出发的时候,带上我。”

买菜要趁早。早晨六点半,就得打卡出去。不过现在不冷,早一点起床也无所谓。早不早地起了床,快速梳洗过了,就坐周上宝元的摩托车,直奔东坑菜市场。东坑的菜市场多,不过我们去的那个市场,是东坑最大的农贸批发市场,当然菜价也是最便宜的。想一想就知道了,一个一百多号人的工厂,两餐饭,还得准备三桌管理人员的小饭桌,虽然吃小饭桌的也就十来个人。算起来坐小饭桌的,一桌也就五六个人,想起来工厂也对得起我们这些吃小饭桌的人了。三张小饭桌,每天就要花掉三四十块菜钱,留给工人的才一百多块钱。一百多块钱,吃两顿,还要保证有一个荤菜,一顿菜钱才几十块。不去最便宜的农贸市场,那点钱够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