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4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40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他说:“我有没有鞋子穿关你屁事,我自己不知道去买呀,还要你给我买?”我这样骂他,他却不走,对我说:“俺没有坏心眼,只是想帮你买一双鞋子而已。俺身上的钱还够买一双鞋子的。”如果这个时候,站在我眼前的是一个穿着浅蓝色工衣的同事,或许我还会被他的话打动。可是不是,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土包子,一个黄工衣,一个说话张口一个“俺”闭口一个“俺”的人。真是丢人死了。小文听见河南仔这样一说,就打趣地对河南仔说:“阿芳不要你买鞋子,你给我买一双好啦,我也没有鞋子穿了。”河南仔倒是大方,对小文说:“你俩一起跟着我出去,我给阿芳买也给你买。”我说:“今天我没有空。”然后就回宿舍了。河南仔在我的宿舍门口站了好一会儿,见我不理他,才走了。不过,没有多久,他就提了两个一次xìng饭盒过来,站在门口,却不敢进宿舍。当然,没有人允许,凭他的黄色工衣,他哪敢进我们宿舍?我其实早就看见他了,只是不愿意理他而已。小文也发现了他,悄悄对我说:“河南仔又来了。”我对小文说:“不理他。”小文也装作没有看见。他在宿舍门口站了好久,见我不理他,于是叫小文:“小文,麻烦你出来一下。”小文倒是出去了,很快就把河南仔手中的袋子提了回来。然后河南仔就走了。等他走了,小文说:“人家是给你提过来的,你打开看一下是什么东西。”原来是两盒炒粉。我和小文一人一份。炒粉又算什么?厂门口的路边摊,加蛋的炒粉一块五一份,不加蛋的一块,以为送我一盒炒粉有什么了不起?不过话说回来,有吃的摆在面前,我也只有吃的份儿了。于是,我和小文一人捧着一盒炒粉吃了起来。

从那以后,似乎每次去生产部出货,搬货的人里面,肯定有那个河南仔。有一次阿娟悄悄告诉我,每当要出货的时候,他们挑人搬货,河南仔总是自告奋勇地推荐他自己。说完这些,阿娟还偷偷地笑我:“我看他是有点想和你jiāo朋友了,所以只要你来生产部办事,他就想创造机会,和你说话。”我对阿娟说:“别乱说了,我才不理他这样的人呢,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模样,真不知天高地厚。”那个时候年轻,说话总不给别人留面子。这些话,后来肯定传到河南仔的耳朵里面去了,不过我这样说他,他又能怎么样?他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懒得理这样的人。

第一百一十八章

第一百一十八章

尽管特别讨厌河南仔,而且他也知道我讨厌他,但是他却似乎是一根筋,明知道前面是死胡同,还要朝前走。自从上次提了两份米粉到宿舍门口以后,他似乎一直想请我吃东西,不过我并不领他的人情。虽然我的口袋里面根本没有钱买东西吃。进了伟业以后,我的眼光当然比二00一年高了,不可能随便就吃别人的东西。俗话说,吃了人家的嘴软,用了人家的手软,所以我也懒得让他请我。伟业厂不大,但是香港总部却有本事弄到很多订单,所以一楼的塑胶部和五金部是两班倒,机器二十四小时转动,从不停歇。生产部只有一班,他们每天都要加班到很晚。当然,也有特殊的时候,生产部不用加班。这倒不是没有事情做了,而是工人们太累了,得让他们休息一下了。这样的时候,只可能出现在星期天。所谓的休息,也就是白班八个小时照上无误,晚上不用加班罢了。每当这个时候,河南仔就会出现在我的宿舍门口。如果是我一个人在宿舍,我倒是关了门不理他,或者锁上大门,到其他同事的宿舍去窜门。住一楼的年轻男孩子多,和我年纪不相上下,我们都是光棍一族,聚在一起他们都把我当成好兄弟。我们住的一楼宿舍,全是穿着浅蓝色工衣的。我只想让他知道,平时我接jiāo的是什么人,而他又是什么人,让他知难而退。可是这一招也不是特别灵,因为他就像一个傻瓜一样,我去别的同事宿舍窜门,他就立在一楼的走廊上,一站就是老半天。管他在外面站多久,我和那帮兄弟们聊得正开心呢。如果小文在宿舍,情况就有些不一样了。我不给他面子,他偶尔就同小文说一句话。小文是一个小丫头片子,而且河南仔与她也没有什么瓜葛,人家问她一句,她也就答一句,仅此而已。

记得有一天下班后,胃有一些难受,可能是吃了太多辣椒的缘故吧,回到宿舍,和小文说了此事。刚说完,河南仔就又站在门口了。小文冲他叫:“你来干什么,阿芳本来就够讨厌你了,今天她又有些胃痛,你还不快走,等下小心她拿扫帚把你扫地出门。”河南仔一听,真的立刻就跑了。小文有些得意地对我说:“你看,我今天帮你赶跑了你最讨厌的人。”我还真感谢小文。河南仔也真是自不量力了。自己就是癞蛤蟆一个,还想着吃天蛾ròu呢。这个世界上,还从来没有听说过癞蛤蟆真的吃到天蛾ròu了。

令我和小文失望的是,很快河南仔又来了,手上拿着一版胃yào。他把yào递给小文,让小文转jiāo给我,然后就知趣地离开了。我看了看,那个yào似乎还挺贵的,一版差不多要十块钱吧。不过我才懒得吃他买过来的yào,想起他那副模样,就觉得脏,yào吞进肚子里面,不吐出来才怪!我拣起那自版yào,随手一扬,yào就落到了走廊上。去加班的时候,刚上二楼,就看见他站在楼梯口,见了我,他问:“yào吃下去没有?”我冷冷地对他说:“yào被我扔到走廊上去了,麻烦你自己拣回去,留给你自己去吃吧!”我说完,就径直打开办公室的大门,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去了。他跟在我身后,走到办公室门口,就不敢走进来了。伟业厂的办公室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随便进来的。我也懒得理他,见他像一个树桩一样站在那儿,着实令人讨厌,于是找质检部的人聊天去了。没有过多久,上班铃响了,河南仔才像一只笨熊一样,一路小跑着上三楼生产部去了。

有一个星期天下午,我去寄信。记得那个时候,要走好长一段路才有邮箱。当我把信投进了邮箱,准备到街上走一走的时候,听见身后有人叫我。我回过头一看,居然是河南仔。我问他:“你上班吗?”他说:“俺今天请假了。”我也懒得再同他说话,自顾自地向前走去。他却跟在我后面,对我说:“你怎么从来都不理俺?”我说:“工作上和你没有来往,用得着理你吗?”他说:“俺知道你瞧不起俺。”我说:“知道就好,算你还有自知自明。”他说:“俺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有喜欢你。倚知道俺配不上你,你有文化,可是俺连小学都没有毕业,只上到小学四年级。俺也知道,俺家很穷,你们湖北比俺老家好多了,可是俺就是喜欢你。”我说:“喜欢我的人多着呢,用不着你喜欢我。”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