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3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38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晚,其他的人都是按时上下班,所以钥匙自然是发给我和她。有钥匙是一件好事情,比如说,休息的时候,突然想起要回办公室办一件事情,自己拿着钥匙打开门就是了,不用到处找钥匙。当然,有时候也是坏事情,就是会有别人找你拿钥匙。人家拿钥匙用一下也无所谓,办公室大厅里面也没有值钱的东西,没有谁拿了我的钥匙打开了门然后去偷东西。办公室里面的人不多,也不复杂。

星期天晚上是不用加班的。这天刚好我值班,下班回宿舍,小文说,阿芳,我要去办公室拿一件东西,你把钥匙给我用一下。我说:好吧,你拿去。她说:我拿了东西就出去玩,我们一块儿出去吧。我想也是。在办公室里面,就我和她两个文员,平时也只有我们两个人一起玩了。走到办公室门口,我把钥匙递给小文,让小文自己开门。办公室的钥匙是梅花开的钥匙。小文把钥匙chā进门锁里面,拧了半圈,钥匙就拧不动了,让我帮她。我真是一个热心人,见她要我帮忙,真的上去帮忙了。我使劲拧了拧,钥匙就是卡在门锁里面不转动。只能把钥匙退出来了,再重新开门了。我把钥匙往回转,却依旧打不开。小文这个时候倒成了帝观者,看我把玩着手上的钥匙了。弄了老半天,钥匙依旧卡在门锁里面。这里得说一下,梅花形的钥匙四面长得都是一个样,开门的时候,一定不能放反了。钥匙上面是有一个小圆点的,小圆点对着门锁的红点,把钥匙chā进门锁里面,很轻易就把门打开了。可是如果放反了,就麻烦了。因为放反的时候,是可以在锁里面拧动的,不过就是打不开门,而且钥匙也很难退出来。

正在进退两难的时候,经理过来了。经理也是个热心人,见我拿钥匙没有办法,就上来帮忙。他左忙右忙忙了好一阵子,钥匙依旧卡在门锁里面,一动也不动。经理说,看样子只能把钥匙从门锁里面拔出来了。他从生产部借来了一只钳子拔钥匙。谁知他使劲一拔,却只拔出了半截钥匙,还有半截钥匙就断在门锁里面了,这下麻烦了。得找电工了。很快就叫来了电工。电工看了看,对经理说,只能换锁了。门锁仓库里面倒真的有库存,电工三两下就把坏锁从门上取下来,换了新的锁上去。

门锁换好了,不过不再是梅花锁了,是普通的锁,一看钥匙就知道方向的那种,比梅花锁简单多了。依旧是我和李小姐每人一把钥匙。按说这件事情也就这样过去了吧。可是事情还没有完呢。第二天,总务就来找我了。平时总务可是个大忙人,上班时间在办公室里面绝对找不到他的人影,要找他一定得打他的手机。可是因为锁的事情,却劳驾他老人家主动找我来了。看来这件事情在办公室的影响还真不小。他对我说,我弄坏了锁,要赔买锁的钱,二十五块。我对他说:“我手上没有钱,要我赔钱,你就从我的工资里面扣钱得了。”总务也没有再说什么就走了。等到发工资的时候,一看工资单,还真的扣了我二十五块钱。看来好人难做是真的,如果那个时候,让小文自己把钥匙从门锁里面弄出来,管她怎样弄,我只站在旁边观看,不上去帮手,赔锁的人一定是她了。可是就因为我热心帮了她一下,反而变成是我弄坏了办公室的锁,要我赔钱了。而且扣了钱以后,小文并没有主动说要帮我分担一部分锁钱。我当然也没有找她去要。才二十五块钱,就当该我倒霉好了。不过从此便知道一个道理:做好人真难啦!

关于锁的故事就告一段落了。从此以后,见了梅花形的门锁我就讨厌。但是,后来却又有一次与梅花形的锁来了一个约会。那是多年以后,进了一家工厂,工厂宿舍的门正好是梅花锁。记得进厂那天,拿着钥匙打门,打了老半天才终于把门打开。后来自己出去配了一把钥匙,倒是比原装的钥匙还容易开锁一点。不过那把锁没有多久就坏了。宿舍里面有五六个人,也不知道是谁弄坏的,不排除是我弄坏的可能,因为有一次我开门的时候,等我打开了门,抽出钥匙的时候,发现钥匙居然变形了。没有过几天,宿舍里面所有的钥匙都打不开门了。我们那栋楼的治安还算好,没有小偷。钥匙打不开门了,我们就想出一个办法,门旁边就是窗户,上班去的时候,不锁窗户,下班了谁先到宿舍,谁就打开窗户,从窗户外面伸出一只手,从里面把门打开。如此过了一段时间,办公室的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宿舍是怎样开门了。于是人事部那边说,给你们换一把锁吧,但是你们要保证这把锁在半年以内不坏,如果半年以内坏了,你们就得赔。然后我们就换了锁,因为查不到是谁弄坏了锁,自然也就没有赔钱一说。换的锁也不是梅花形的。终于告别了梅花锁,我的心里甭提多高兴了。

言归正转。电工修好了锁,我和小文就出了厂门。小文说:去我租房的地方坐一下吧。她也是年后才来东坑,在进伟业以前,同我一样是在外面租了房找工作的。尽管现在住进了工厂里面,但是房子还没有到期,所以就没有退。小文租的房子在时信电子厂对面。她告诉我,月租是一百三十块。比初坑市场的还要贵二十块钱呢。不过走进屋子,感觉却比我以前住的那间房子好多了。她那间房子挺大,有十多平方米吧,至少放下了床以后,还有很大的空间。地板看上去也很新,应该是建好没有多久的房子。空地上,摆着小文的行李。虽然进厂比我先,但是她的行李还没有搬多少过去呢。除了行李,墙角边上还堆着一堆矿泉水瓶。可以想象得到的是,她曾经也和我的处境一样,在没有找到工作的时候,就靠着外面卖的廉价的矿泉水的廉价的食物过日子。虽然她把她找工作的经历说得很轻松,但是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都知道找工作的时候是没有轻松可言的,特别是在弹尽粮绝,工作还没有着落的时候,一不小心可能就要露宿街头。

小文告诉我,刚进伟业厂的时候,她也担心自己做不下去,因为她以前没有工作经验,有的只是在学校的时候学到的一点基本电脑知识。所以最开始去上班的那几天,她每天都要回出租屋住。从伟业厂到出租屋,有一段很长的路没有路灯。晚上下了班走在漆黑的路上,还真有一点害怕。所幸的是,五金部正好有一个工人,也住在这边的,那段时候,五金部的那个工人正好是上白班,八点钟下班,在厂里面呆一下,差不多九点钟才回去。正好可以和小文同路,有了五金部工人作伴,她回去的路上才不会害怕了。其实那条漆黑的路我也曾经一个人走过好多次的,因为没有路灯,所以总是趁着路上行人多的时候才走,太晚了我就不敢走那条路了。

在小文的小屋里坐了一会儿,走的时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