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3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37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才结工资给我呢?而且,如果我离开了,成了失业人员,我能投靠谁?不过,我算幸运,离开伟业的时候,看着林叔说要等几天才结工资,李小姐倒是在这个时候帮我说话了:“保险柜里面不是还有两千多块钱吗?够发阿芳的工资了。”于是我很顺利地结了工资走人。在我离开伟业的前几天,经理帮我牵线,我也找到了自己的工作,于是拿着领到手的工资,收拾了行李,就直奔新的工作去了。算起来我还真幸运,在关键的时候,总是有贵人相助。

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阿芸。后来听仓库的阿华说,有一次早锻炼,他们几个人从厂里面一路跑到黄麻岭,在黄麻岭见到了阿芸,阿芸告诉他们,她已经找到工作了,做采购员的,工厂就在黄麻岭。再后来,听说阿芸辞了黄麻岭的工作,回家建房子去了。再后来就没有了她的消息。

送走了阿芸,回到办公室,李小姐没有在。我手头上也没有急着要处理的事情,于是到仓库到阿华聊天去了。在伟业办公室这一带,最安全最好玩的地方,就是仓库了。坐在仓库的办公桌前,可以望见我们办公室门口的动静,但是办公室望不见仓库这边。所以,工作中想开小差,就来阿华这里,一边聊天一边瞅着办公室门口,见到经理或者李小姐的影子,我们就立即朝仓库里面跑,美其名曰找材料。有时候买了早餐,来不及吃,也躲到仓库的某一个货架后面,或是躺进纸箱堆里面,坐下来慢慢地吃,吃完了再回办公室。这都是我成为老油条以后,经常做的事情。

我过去的时候,阿华正拿着一包方便面在干啃。见我过去,他说:“小屁孩,你又过来了。”其实阿华也大不了我几岁,不过结婚早,如今孩子都几岁了,于是在我们这些未婚青年面前,就故意装老成,叫我们小屁孩了。他打开抽屉,一包瓜子躺在里面。他说:“吃瓜子。”有吃的当然好,我抓了一把瓜子吃起来。在阿华那儿吃了一会儿瓜子,听见办公室的电话响了。办公室的来电,按照常规,是找李小姐和找我的多,找小文的少。果然不出所料,当我正向办公室走去的时候,就听见小文在叫:“阿芳,电话。”

是胶袋厂打过来的电话。那个死胶袋厂,最近越来越令人讨厌了。发到他们厂的采购单,jiāo货总跟不上jiāo期,幸好有些胶袋仓库还有库存,生产紧急的时候,还可以用库存来顶一下。每次找他们要货,他们总说这样那样的原因,一下子机器坏了,一下子停电了,或者没有原料了,以此拖延我们的时间。但是催我们的货款,却比任何一家工厂都催得急。不得不说,我们厂确实拖了他们的货款,不过我们拖人家供应商的货款,何止他们一家的?胶袋厂的货款,每个月也就几千块钱,人家几万十多万的货款压在我们厂,他们都不急,就这个胶袋厂急,似乎少了这几千块钱的货款,他们就没有本钱买原材料了。我对胶袋厂说:货款过几天会付给你们。按照常规,工厂是在月底的时候,才给供应商结货款,现在还是月中,你们急什么?那边却说:你们连我们去年十二月的货款都没有付呢。去年十二月份,我还没有进伟业,至于有没有付给他们,我也不知道,我也懒得去管。付款是出纳的事情,出纳是老板的堂兄弟,月底的时候他说付哪家货款,我就通知哪家供应商来请款,别的事情我可胙不了主。这家胶袋厂真是讨厌死了,找我要不到货款,就找李小姐。李小姐也烦他们了,后来李小姐一听到胶袋厂的电话,就让我去接,我同他们吵也好,骂他们也好,李小姐都在旁边不作声,有时候还会偷偷笑。胶袋厂找我和李小姐要不到货款,就要找林叔,可是林叔从来不接办公室电话的,找他就得打他的手机。胶袋厂并不知道林叔的手机号码,我们也不告诉胶袋厂那边,他们也就没有办法了。货款其实我们一分钱也没有赖他们的,只是拖几个月时间而已。伟业厂拖供应商的贷款,又不止是一天两天了,据说一直都是如此,伟业厂也不缺钱,这么多年过去了,经历了东南亚金融危机,石油涨价,后来又经历了全球金融风暴,有一天晚上我坐车从伟业厂门口路过,向着工厂那边望去,工厂依旧是灯火通明。工厂还在呢。只是不知道如今,是谁坐在我曾经坐过的那张办公桌前?按照辈份,我该是她师太的师太的师太了。

李小姐回办公室以后,我告诉她,那家讨厌的胶袋厂又打电话来要货款了。李小姐说:“不要理他,还没有到月底,谁付钱给他呀?好像生怕我们会赖掉他的货款一样。我都烦透了。这样吧,你翻一下东莞黄页,找多几家胶袋厂,要离我们这儿近的,最好是港资厂,让他们报个价过来看一下。”东莞黄页真是个好东西,对于做采购和做业务的人来说,不用出门,就能找到你要的东西。我翻了一下黄页,很快就找到了好几家胶袋厂,打电话过询问了一下,很快传真机就响了起来,报价单一张接着一张地传过来了。挑选了一下,选择了价格便宜的几家,写了几个我们厂常用的胶袋规格过去,让他们打样过来看了一下,很快就确实了新的供应商。于是,那家经常催我们货款的胶袋厂,不久又后就被新的供应商取代了。就算后来没有下采购单在他们厂去了,那家胶袋厂依旧打电话过来催货款。不过,如果是小文接电话,我就让小文对他们说我不在。如果是我自己接了电话,我的态度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反正都不用找你做货了,我还怕你干什么?又不是我私人欠你的钱,你也犯不着每天和我过意不去。

胶袋厂这边应付过去了,不过纸箱厂那边又在叽哩瓜啦,说我们拖货款了。纸箱厂这边我倒不怕,因为是他们的货款是香港总部直接付给他们香港公司的,与我们大陆工厂没有多大关系,我能做的,就是按时把纸箱厂的送货单归档了,jiāo给李生带回香港总部去。纸箱厂那边的人,比胶袋厂的好对付一点,人家也不像他们一天两三次催钱,只是偶尔提一下,我告诉他们,让他们香港公司找我们香港公司就行了。他们也并没有因为我们拖了货款就停止供货。因为据说,我们算是他们厂的大客户了,得罪不起。虽然我们每一款的纸箱订单量小,但是款数多,货款加起来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

如果说在伟业厂有头疼的事情,最头疼的一件事情,就是供应商找着我要货款。虽然不是我私人欠他们的货款,但是人家要钱的时候,倒弄的真像我欠了他们的。没有办法,几乎做采购的,都被人家供应商追着要过货款,这是行规,不可避免的。

第一百一十六章

第一百一十六章

办公室里面,只有我和李小姐有钥匙。因为我们要跟生产,有时候加班到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