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3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36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在采购单还没有流传出去之前,就发现了错误,可以改正。特别是像我们这些新手,对什么行业都不懂,得有一个人指点。有主管在,主管就相当于一棵大树,有任何风浪的时候,我们就得在这棵树下避一下了。

我第一次下采购单,李小姐当然帮我检查得特别仔细。因为她知道我以前都没有做过这样的工作。她检查了好一会儿,突然叫我:“阿芳,你过来一下。”我走过去,她说:“你看这张订单,纸箱的价钱是不是算错了?”说着,她拿着计算器,和我一起算起来。她倒是很快就算出了价钱,看了看采购单上的价钱,和我写在订单上的一样。她说:“刚才是我算错了,你算的没有错。以后算纸箱的时候,一定得小心一点,不要出错了。算少了,供应商不高兴,要找你的麻烦;算多了,我们就得多付货款给人家了。”我听从了她的教诲,拿着她审核过的采购单,去经理室发传真。

传真机这个东西,真是神奇。一张纸传过去,对方就能收到与你这边相同的文字内容了。以前阿芸发传真的时候,每次我都跟着她,觉得这个玩艺儿用起来一点都不复杂,就像打电话一样,拔了传真号码,按一下某个键,资料就传出去了。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我前几天屁颠屁颠地跟在阿芸身后,只看了热闹。今个儿让我自己去发传真,把采购单放进了传真机,拔了传真号码,听见对方的传真机有信号了,于是按了某一个键(肯定不是传真键,事隔多年,我也记不清当时到底按了哪个键),传真就断线了。再次拔号,却连信号都没有了。在传真机前忙活了老半天,连一份传真都没有发出去。我急得直冒汗了,不知道该怎样办,倒是人事文员小文主动过来帮我了。她说:“我就听见传真机的键在一个劲儿地响,响了好久,算着你在发传真,过来看一下。”救星终于来了,我告诉她,我不会传真。她教了我一次,我才终于知道该如何用传真机了。解决了问题,手头上的采购单很快就传了出去。

第一百一十四节(二)

第一百一十四节(二)

发完传真,再逐个打电话到供应商那边,核对订单的接收情况,同那边的跟单员说了一下jiāo货期限。正常情况下,纸箱的jiāo货期限是三天,胶袋两天,我们的产品在这个时期段还没有生产出来呢,人家迟个一两天jiāo货过来,也不会急到哪里去,不过到了时间没有jiāo货,还是得打个电话过去,催一下,怕人家工厂给忘了生产什么的。因为伟业厂的采购单,都是小采购单,单量不大,有时候,一张采购单,就采购三四个纸箱,两三千个胶袋,人家漏了生产的情况随时有可能发生。当然,我算幸运,我们的供应商那边,跟单员的素质还挺高,漏掉生产情况很少发生。更多的时候,是我们这边给人家带来了麻烦。比如说,有的客户货急,下了订单就找我们要货,我下出去的采购单,也不能按正常jiāo期来找供应商要货了,有时候上午下了采购单出去,下午就要货,大多数时候,供应商都挺配合我们的。现在回想起来,在我初做采购的时候,还真感谢那些帮了我们的供应商。他们不仅仅只是在帮伟业,有时候也是在帮我。

下午下班铃响的时候,那批急货的螺丝批终于回来了,还是人家工厂老板娘亲自驾着摩托车送货过来的。那个时候的许多工厂都没有货车的,生产螺丝批的工厂就在常平,离东坑近,驾摩托车也不用多久。不过见到了货,我还是高兴得一个劲儿地对人家老板娘说谢谢。这批货回来了,就得立即快递香港,李小姐已经jiāo待过了。

加班的时候,我去质检部看了验货报告,螺丝批没有问题,可以出货。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李小姐,李小姐说:“你写一份快递单吧,寄香港总部,要快递公司明天下午以前送到。”我从抽屉里面拿出快递单,又从文件柜里面找出以前阿芸写过的快递单,依葫芦画瓢,写好了一份快递单。其实写快递单是非常简单的事情,但是还是第一次写,写完单以后,特意jiāo给李小姐检查了一下,才拿着快递单去了仓库,然后打电话叫快递公司来收件。当然,从那以后,写出去的快递单,李小姐也不帮我检查了,因为她相信我不会出错。多年以后,进一家工厂,要快递产品出去,一个比我早进工厂,年龄却比我小很多的小妹仔,和我同一部门,不过工资却比我的低很多,那个时候她或许以为我只是工厂招进来的普通文员吧,居然不知天高地厚地问我:“你会不会写快递单?”我告诉她,我出道的时候,她还没有上小学呢,这些小事,以后就不用再问我了,我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要多。那个小女孩听我这样一说,脸顿时红得像猪血。

第一百一十五章

第一百一十五章

刚上班没有多久,保安肥佬就上来告诉我,厂门口有人找我。我跟着肥佬到保安室门口一看,外面站着阿芸。她刚去了菜市场,手里还提着一些菜。几天不见,她还是老样子。她站在保安室外面,我站在里面,不过打开了保安室的窗户,我们也就没有距离了。两人聊了一会儿天,她问我:“现在上手没有?”我告诉她,从她走后,我就是自己独立工作了,该做的事情大致掌握了,只是还不熟练。她说:“没事,过几天就好了。”正在我们俩聊得起劲的时候,工程部的阿江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见了阿芸,问她:“阿芸,找到工作没有?”阿芸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说:“没有出去找工作,这些天先让老公养着。”阿芸对人倒挺和善的,怎么阿江一到,她说话的态度就大不一样呢?我疑惑不解。不过后来就知道了,原来工程部的阿江,脾气似乎有些古怪,又有些傲慢,自以为是,所以与办公室的人不合,大家见了他,说话也就没有好语气。阿江倒是很快就走了,阿芸才对我说:“阿芳,你帮我拿一下厂牌,在第三个抽屉里面放着。”我回到办公室,找到了阿芸的厂牌,帮她拿下去。这是她快要离开伟业的时候,自己办的一张厂牌。厂牌看上去很新,职务一栏写着采购员。工厂为我们办的厂牌民,职务可是写着生产文员的。在那个年代,似乎离厂的人,只要能通过关系办到厂牌,都会办一张厂牌带出厂。因为离职的时候,工厂要把厂牌回收回去的。如果没有厂牌,在外面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很有可能治安队查房的时候,把你当成三无人员抓去。有了厂牌,就足以证明你不是无业人员。阿芸拿了厂牌,就又提着菜回去了。她告诉我,伟业还没有结工资给她呢,说好了要星期五下午才有钱给她。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我仿佛看到了某一天的自己。我在想:假如有一天,我离开伟业了,会不会也要等我离开好久以后,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