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3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34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群欣更好的工作,如果找到更好的,他当然也不会在群欣厂干了。正所谓英雄所见略同,不过我比他幸运一点,早一步找到了适合我的工作。广西仔同我说了几句话就匆匆告辞了,他还得利用中午的时间,在附近的工业区转悠呢。

送走了广西仔,小文说:“阿芳,我发现你在东坑的人缘挺好,坐在路边上都会遇见熟人。”我在东坑的人缘关系好?真是笑话了。从头算起,在东坑呆的时间都没有几个月,除了认识天志厂的几个人,当然现在不在天志厂了,也懒得与那些同事联络了;广西仔是因为和我同时进群欣电子厂受过苦的人,所以认识。迹些人,都是萍水相逢,说不定过了几个月,在再某个地点相遇,大家就认不出对方了。算起来,在东坑,我真正的人脉,只有大妹一个。小文在东坑也没有什么熟人,她唯一的依靠,就是她的邻居,在时信电子厂工作,她叫那个邻居女孩为阿姨的,因为那个人虽然比她大不了几岁,但是辈份却比她高。阿芸比我们强一些,来东坑好些年了,她们村的人,好多就在东坑的。我们还刚刚出来混广东,她却已经在广东收获了很多,都准备带着在广东挣的钱回老家盖楼房去了。

下午的事情少了一些,阿芸终于有空坐在座位休息一会儿了。当然,所谓的休息,也只是坐在桌着沉思片刻。她休息的时候,我也可以跟着偷一下懒。坐了一会儿,有一个人进了办公室,对阿芸说:“阿芸小姐,我的车到了。”是货车司机。伟业厂没有自己的货车,要出货的时候,就从外面叫司机。国内的货,大都是东莞周边的城市,不太远,而且并不是每天都出货,也不用多少运费。出香港的货以及送往国外的货,都是叫专门的运输公司来拉货走了。以前在德能电器,见过船务部的文员,出货柜的时候,见那个女孩子,拿着本子和计算器,看着高高的货堆上,工人们把一箱一箱的货物装上货柜车。没有想到很快我也会和这类工作打jiāo道了、

进来的货车司机是阿芸一早就叫好的,出深圳去的车。阿芸对我说:“出货了。”然后就拿着出货计划表,客户订单,还有计算器,本子,笔,溜出了办公室。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不见了阿芸的影子。李小姐提醒我:“阿芳,跟上阿芸,去生产部出货。”我才跟了上去。想起来那个时候的我真笨,师傅走到哪儿,我就应该跟到哪儿,这是常识,哪还要人来提醒呢?我三步并作两步上了三楼生产部。阿芸和生产部的统计员阿娟已经来到三楼的货物区了。离货物区才几步远的出货通道已经打开。所谓的出货通道,也就是一扇门,这扇门下面,有一条滑道一直通向一楼。平时出货通道是锁着的,只有在出货的时候才会打开。每逢出货的时候,当然是生产文员和统计员最忙了。阿芸拿着客户订单和出货明细,一箱一箱地核对货物,阿娟也跟着一起核对,还要告诉阿芸货物的堆放位置。两个人核对了一会儿,阿芸说:“开始搬货吧。”阿娟从流水线上叫了几个男工人开始搬货,他们把货物运到出货通道放下去,一箱箱货物就顺着滑道滑到一楼了。一楼下面,早已有两个男工人,把溜下去的货搬到车上,一箱一箱地摆放起来。三楼放完了货,我又跟着阿芸一起去了一楼,到车上清点货物的箱数。从东坑出车去深圳一趟不容易,几百块钱的车费,一路上要带好几家客户的货物,当然得清点仔细一点,如果出了差错,又得再出一趟车,花费可大着呢。点清了箱数,阿芸才上办公室开送货单。司机已经在办公室里面等了。伟业厂的送货单挺简单,最上面的几行,写明客户名称,送货地址,下面就是订单编号,产品名称,送货数量了。虽然送货单简单,可千万马虎不得,开出去的单子,不久之后就会带到香港总部,然后就变成银子了。伟业厂一百多号工人,还有香港总部的那些同事们,就是靠这些银子养活着的呢。

开完了送货单,司机刚走出办公室没有多久,香港总部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是那边的跟单员阿雪。她问阿芸,某某客户的货,出过去没有。阿芸说,车子刚走,车上还带了另外几家客户的货,估计到客户那边的时候,已经是三四点钟了。阿雪说:“你催着司机,快一点啦,客户那边今天都打了好几个电话过来催货了,再不送货去,他们就要压我们的货款了。”阿芸说:“好的,我会催着司机,先送他们的货。”司机刚走呢,催再紧也没有用,从东坑到深圳,路上得跑这样久呢。不过阿芸已经jiāo待过司机,要第一个先去那家工厂了,估计一个多小时以后就会到了。

放下电话,阿芸就拿出一本手写的笔记本,上面写着:已出货明细表,作了记录,又把已经完成的订单收到已完成订单文件夹,只出了一部分货物,还没有完成的,就在客户订单上作了记录。看似简单的事情,做起来却得细心。这里得顺便说一句,以前我想象中的生产文员,也就像在展顺电子厂那样,做几份报表,更多的时候是坐在办公室里接接电话,玩玩电脑了。正是因为我这样设想,所以伟业厂的招聘启事才把我吸引了过来。可是到了伟业以后,才发现并不是那么一回事。先别说工作的内容不一样,就说电脑这玩艺儿吧,在伟业厂,只有工程部和模具部有电脑。模具部的电脑是几个师傅共用一台电脑,工程部倒是有三台电脑,有一台电脑是工程师的,一台电脑是总机,还有一台电脑是我们坐大厅的几个人共用的。说到坐大厅的几个人,我这边和李小姐这边,用电脑的时候并不多,记得在伟业一年时间,用电脑的次数没有超过五次。人事部那边,只有每个月月底算工资的时候,要做一份报表,才用到电脑。其实我们几个人共用的电脑,如果摆在大厅,我相信我们会争着去用它。不过,摆在工程部了,而且工程部的那个中年工程师阿江,似乎并不讨人喜欢,平时上班的时候,他也是把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办公室又不开电灯,所以工程部看上去更像一个暗室,没有必要用电脑的时候,我们也懒得去动那台电脑了。算起来我在书山辛辛苦苦学来的一点电脑知识,在伟业厂就这样被荒废了,以致于后来去了别的工厂工作,办公桌上有了自己的电脑时,很长时间内我还适应不过来,因为拾起荒废的学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相当于得把所学的知识再重新学一遍。

其实,习惯了手工记录,没有电脑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只是脑子的负担就加大了,得记很多东西,因为有时候李小姐突然会问到一个问题,得立即在脑子里面作出反应,实在记不起来的时候,才去翻手工记录了。不过那个时候年轻,脑子还没有生锈,正需要经常转动一下,维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