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3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31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的工作呀,不像现在,文员已经不再是那样令人羡慕的工作了,甚至有的人,还不愿意做文员呢。因为现在文员的工资太低了,有的工厂,一个文员的工资甚至还低过了一个普通工人的工资。可是在二00二年,文员的工资是比工人的工资高很多的。群欣电子厂的环境好,但是美中不足的,就是不能随便出厂,而且还得自己蒸饭,还得每天都做早cāo。而那家五金厂呢?或许不会这样八卦吧?我想,我得慎重地做一次选择。

在花坛边上坐到快要上班的时候,我终于做出了决定:放弃群欣,去那家五金厂面试去!不管能不能面试上文员,群欣电子厂,我不会再来了!我就这样离开了群欣电子厂,去那家五金厂面试了。

第一百一十一章

第一百一十一章

保安带我上了二楼办公室。办公室不大,里面也没有几张办公桌。在办公室里面坐了片刻,就有人来问我有没有准备个人简历。那个时候刚刚出道,哪知道准备什么个人简历哟?我如实回答说没有。那人从座位上拿了一张便条纸,对我说:“没有准备也不要紧,你手写一份吧。”说着,带我进了会议室,然后她就离开了,留下我一个人写个人简历。

说起做文员的经历,我只是在展顺电子厂的时候,做过三天半的生产文员,个人简历当然得瞎编了。半个月的工作经历,被我写成了半年,因为我想,有时候人太老实了可不行,如果我说只有半个月的工作经历,人家一看我是生手,就不愿意给我工作的机会了。一张A4纸,我写了大半张,当然里面的话以自吹自擂为主。俗话说,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如今我坐在会议室里,也在纸上自卖自夸起来了。这都是生活给逼的,虽然我不喜欢自吹自擂,但是为了这份工作,我也只好厚着脸皮把自己这一根小稻草写成是一粒金子了。

没有花多少时间,简历就写好了。我拿着简历走出会议室,jiāo到刚才接待我的那个女士手里。这个人,正是我的前一任,也算是我的师傅吧,我们都叫她阿芸。阿芸看了看我的简历,对我说:“你先等一下吧。”然后,我就退到办公室隔墙以外的走廊上,坐在椅子上等了。不一会儿,一个载着眼镜的女士走了进来,我看见阿芸把我的简历递给了她。她看了看简历,叫我上去了。问我以前在展顺做生产文员的时候,都做些什么事情。我说,以前就是把每条生产线的报表,加班单,请假条之类jiāo到写字楼那边,然后发放一些生产资料,打一些部门内部的文件。戴眼镜的女士说:“在我们这边,生产文员做的事情与你以前做的完全不一样,不过没有关系,学起来很快的,不用几天就学会了。”然后她又问我以前的工资情况。我骗她说,以前是拿月薪的,六百块钱一个月。其实,我哪里知道,二00二年,文员的工资又涨了,不止六百了,在东坑,好一点的工厂,文员据说都是八百块钱一个月呢。她说:“我们这里也是月薪,六百块钱的标准,我们可以满足你。不过,我们这里从周一到周五,每天晚上都要加班三小时,你是拿月薪的,当然没有加班费了。”我说这个我知道。她说:“行啦,你被录取了。你觉得意向如何?”天啊,我居然这样快就被录取了?这份工作,真是天上掉来来的馅饼,刚扔进了我这个饥饿的人的嘴巴里面!我说:“能得到这份工作,我很高兴。”戴眼镜的女士说:“你明天开始上班,今天先办了进厂手续吧,进厂要jiāo一百块钱压金。”又要jiāo压金!一百块钱!我的口袋里面,总共只剩下一百多块钱呢!钱我倒是带在身上,不过装在内裤的袋子里面。我不好意思地问:“请问洗手间在哪儿?”问到了洗手间的地方,我进去拿了钱再出来,其实我不想一下子jiāo那样多的,我对她说:“我身上只有几十块钱,先jiāo几十块钱,明天来上班的时候,补齐给你行吗?”她让我先jiāo了,剩下的明天再jiāo齐。不过,jiāo钱的时候,我还是拿了一张一百元的钞票给她。因为她说这一百块钱,在离厂的时候可以退给我。不过这笔钱没有多久就退了,那是得益于我们的一个美国客户,他们说,工厂如果要做他们的订单,就不许收工人的压金,于是全厂工人的压金就全部退掉了。办厂牌的时候,遇到了一点麻烦,工厂要求厂牌上的照片是黑白的,我带在包里的照片是彩色的。又得重新照过一次照片了。

jiāo了压金,我也成为这家五金厂的一员了。走出厂门的时候,保安问我:“结果怎么样?”我告诉他,录取了。他朝我笑了笑,说:“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然后帮我打开了门,我走出了厂门。这个年纪四十多岁的胖胖的保安,大家都叫他肥佬的,我一直很尊敬他,他待我也特别好。走出了厂门,我向着厂房的楼顶望过去,楼顶上,竖立着“大业塑胶五金制品厂”的大红标志。从此以后,我就是这家工厂里面的一个小小的生产文员了。

回到出租屋,我就开始收拾行李。行李并不多,一只盆,一只桶,几件衣服。我先把衣服装进编织袋,提了桶,就一路走着去工厂了。工厂不大,住宿条件不算好,但是文员是和普通员工分开住的,我们住一楼,两人一间宿舍,宿舍里面放着一张上下铺,一张小桌子,整间屋子还不到十平方米。不过,比起工人的大通间,这已经是最好的宿舍了。我的宿舍挨着走廊,光线特别好,打开窗户就能看见外面的阳光。下阿芸是住在外面的,下铺住着人事文员,只有上铺是空的,我当然只能住上铺了。放好了行李,我就又倒回出租屋去了。虽然住在出租屋并没有住在工厂安全,但是这几天来,我对那间小小的屋子有了一定的感情。那儿,或许可以称之为临时的家吧。jiāo了一个星期房租,我还没有住够一周,才住了五天呢!今晚,我依旧睡出租屋,算是和它作告别吧,明天,我就去工厂住啦,以后也不会来这儿住了!

回到初坑市场以后,当然没有忘记一件事情:就是在大妹下班的时候,去找她。我终于找到了自己满意的工作,明天就要上班了,得给她打一个招呼。她问了一些工厂的情况,我如实说了,她说:“你自己看清楚没有,不要进了黑厂,到时候进得去出不来。”我说,看样子并不是黑厂,她说:“你先进去做着看看吧,等我去找同事打听一下,看有没有人知道这家厂的。”后来她真还帮我打听了一下,原来天志厂质检部的涯子,也就是以前和我住一间宿舍的广西妹,以前就在那家工厂做过。工厂的工资是低了一点,劳动强度是大了一点,但是在那个年代,还不至于被冠以黑厂的头衔。看来,进那间工厂还真没错。

第二天,依旧是天亮即醒,收拾了剩下的行李,找房东退了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