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2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29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墅的,外墙上挂了两家工厂厂牌的门口,我看见了一张招聘启事。招聘质检员的,落款是群欣电子厂。得说明一下,这个像别墅的院子里面有两家工厂,分别叫群欣电子厂和艺欣电子厂。工厂名字很相似,但是两家工厂的老板并不是同一个人,而且两人并没有多大的干系。后来在井美村呆久了,才知道,同一家院子里面的两家工厂,却也有着天壤之别:群欣电子厂是井美工业区里面名声特别臭的工厂,进去的人都想出来;艺欣电子厂是井美工业区里面的好厂,许多人想进去却进不去。非常不幸的是,当我站在工厂门口的时候,看到的是群欣电子厂的招聘启事。

不过那个时候对这家工厂并不了解,看到招聘启事,我就去应聘了。值班的是两个女保安。后来才知道,这里的保安全是女孩子。女保安们一个比一个漂亮,比保安还有漂亮的,是她们的那一身特别的保安制服,像驻港部队的军服。或许,就是这一身保安服把她们衬托得漂亮起来了吧?去接待室等了一会儿,群艺厂那边就有一个女生来面试我们了。与我一起去应聘的有两个男孩子。一个广西的,矮矮胖胖的;另一个是刚踏入社会不久的,还一脸稚气。面试我们的人,先问那个刚踏入社会的男生,为什么会来广东打工。他说,去年高考他本来考上了大学的,但是暑假的时候,屋后面山体滑坡,把房子毁了,家里没有房子住了,他得打工挣钱建房子。对于我和广西仔,她倒只是简单地们有没有接触过喇叭。我说我没有接触过,我只接触过塑胶产品。那个广西仔说他接触过喇叭,招聘的人于是划了几个图让他去辩认喇叭的构造。广西仔并没有完全答对,只答对了一半。招聘的人对我们三人说:“你们下午再过来一下,找保安问应聘结果。”于是我们起身离开接待室。刚高中毕业的那个男生,从座位上离开,没有把椅子放到原位,就出去了。我和广西仔则是把椅子放到原位才回去。等我们走到门口的时候,招聘的人叫住了我和广西仔:“你们等一下。”我们回过头,她对我们说:“你们俩被录取了。”我和广西仔都有一点惊讶,为什么突然就决定录用我们俩了?招聘的人说:“从刚才你们离开时的动作,我看出那个刚高中毕业的人,肯定不如你们俩,你们站起来的时候,把椅子放好了才走,他却没有放好椅子就走了。”其实起身的时候把椅子放好,只是一个习惯xìng动作而已,那个高中毕业生或许还没有做这个动作的习惯,生活中的一点点小动作,可以在工作中去培养,我和广西仔都觉得就因为这一件小事,而拒绝录用一个人,真是冤枉。毕竟人家也是刚刚踏入社会,一个人在外面不容易。虽然求职的时候,为了一个职位你争我夺是经常发生的事情,但是我和广西仔都挺同情那个高中毕业生的,都帮他说好话:“他其实也很优秀,只是刚来广东,或许还没有养成一些好习惯罢了,你录用了他吧。”因为工厂要招三名质检员。招聘的人说:“那你们出去的时候,顺便告诉他,让他下午过来一下吧。”这不是白说吗,因为在我们站起身离开之前,已经通知我们,下午过来一下?最终,那个男生没有被录取。那件事情虽然没有发生在我身上,但是从此以后,每当我去应聘,就算工厂给我的印象再差,离开座位的时候,我都会习惯xìng地把椅子放回去,放回原位去!

虽然很简单地得到了一份工作,但是在这里不得不提一提群欣电子厂的某些厂规,很八卦很无理。别的不说,就说曾经与我戚戚相关的条条框框吧,因为我只为群艺厂白干了一天活就走了。进群艺电子厂,有六天试工期,过了六天试工期,就是漫长的三个月试用期。试用期不用说了,这里得说说所谓的试工。试工,就是没有工资,给工厂白干活,就叫试工。这六天试工,前三天工厂不提供食宿,你在为工厂白干活的时候,还得吃自己的喝自己的,做一个纯粹的杨白劳。后三天,是可以搬进工厂吃住了。不过,在群艺电子厂,不管你是工人还是经理,进厂吃住以后,都得自己用饭盒蒸饭。饭盒是工厂提供的,大米也是工厂提供的,但是吃多少饭是你自己决定的。自己打米蒸饭,蒸了多少就得吃多少,吃不完就挨罚款。当然,正常情况下,自己的饭量自己最清楚,蒸多少也能吃完。我说的就是万一,比如说,中午你去蒸晚饭的时候,还想着晚上多吃一点,于是蒸了满满一盒饭。可是到晚饭时间,你突然生病了,或是胃口不好了,不想吃或者吃不完,那就麻烦了,得挨罚款了。还有一条规定就是,工厂里面的工人,每天早晨都得做早cāo。不做早cāo也会挨罚款。当然,在试工期的前三天,因为没有住在工厂里面,我们免了这一项。住进了工厂,也就失去自由了,工厂规定,一周只能周六下午和周日全天能出去,其他时间,必须呆在工厂里面,如果有事情要出去,须写报告,给经理签字同意了,才能走出厂门。现在想起来,群艺电子厂不是工厂,而是人间地狱。不过那个时候工作难找,这样苛刻的用工条件,居然还有几十号人为这家工厂卖命。或许正所谓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吧。因为不好找工作,所以我也当了一回黄盖。

找到了工作,心里特别高兴。中午回出租屋坐了一下,就早早地挂着包包,去群艺厂了。离上班的时间还早,所以我有足够的时间在井美村混,所谓的混,也就是挂着包,沿着工业区的大街小巷走走,熟悉地形,顺便看一看还有哪些工厂在招工,看有没有比群艺电子厂质检员更好的工作在等着我,这样我就可以多一条选择。那个时候腿好,穿着高跟鞋走老半天都不觉得太累,而且对外面的招工特别感兴趣,不像现在,手上有工作在干,就不去关心哪家工厂在招什么工了。逛了一圈,没有新发现,离上班的时间也差不多了。走到厂门口,广西仔也来了,于是我把包包放到保安室,和广西仔进了工厂里面。

上午招聘我们的那个文员,把我们带到了车间。对于喇叭的印象,还停留在小时候。那个时候的农村,每家每户屋子外面都吊着一只广播,广播在村民里面的地位,就像如今的电视和电脑一样,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当邻居家外面都吊着广播的时候,我家的广播却躺在楼上去了,因为坏了,又没有人能修好。于是,一件神秘的物品,与我突然变得亲近起来,我拔开广播外面的防尘网,偷偷看里面的构造,就看见了大喇叭。不过,群艺电子厂生产的喇叭,却比广播喇叭小多了,这些帆布的喇叭,功力却不比广播喇叭小。走进车间,只听见喇叭在不停地鸣叫。每一只喇叭都得经过测试才能包装出货,车间里面三条流水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