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2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27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想叫一个广西妹过来我这儿,晚上和我一起住,这样我心里就踏实多了。她们那边,三个人挤一张床也挺难受的。如果过来一个,正好两个人睡过一张床,会舒服一些。不过,我和她们又不太熟,怕说出来遭到拒绝,也只敢如此想想,没有说出来罢了。

刚找了一天工作,准备第二天再继续。谁知早晨起床,打开门,到走廊上一看,下雨了。那个时代的工厂特别牛的,下雨天很少有人出来招聘。而且不巧的是,正好逢星期天。不过,我不信这些,既然在找工作,就得每天都坚持。说不定正是因为偷了一天的懒,好工作就被别人抢去了呢?拿了一把雨伞,挂了小包,我就出发了。阿云见我出去,对我说:“今天是星期天,都没有工厂招聘,你还出去?”我告诉她,出去碰碰运气。下雨天走不了太远,我于是朝黄麻岭的方向走去。对于东坑,我最熟悉的地方,除了初坑市场,就是黄麻岭了。其他的地盘我都不熟悉。走到百业塑胶厂门口,见门口贴着招聘启事,刚贴出来的,招质检,问保安,保安却告诉我,工厂星期天不招聘,要应聘得等到星期一再过来。听说百业也不是什么好工厂,工资低,还不如天志厂呢,我想:明天再说吧,或许明天我都不会来这里呢。离开了百业,继续向前走。走到勤生磁带厂门口,又见有招聘启事,依旧是招质检。大妹曾经在这家工厂呆过一个月,她告诉我,在这家工厂特别好混日子,所以我就去应聘了。勤生的生意还不错,在工厂外面有专门一间应聘室,此时正开着大门,有两三个前来应聘的人,正在被考官逐一地询问。我站在后面,不一会儿就轮到我了。面试官问我:“你会用游标卡尺吗?”游标卡尺,还是初中上物理课的时候,见过那个玩艺儿,我并没有亲手cāo作过,不过那些尺子并不是高难度的仪器,我说:“会。”那人说:“这样吧,明天上午你到工厂大门口等,质检部上午十点钟,有专人过来面试你们。”我说:“你不可以面试我吗?”那人却说:“我面试的都是普工,不用考试的。你面试质检员,得考一些专业的知识。”妈呀,又要等到星期一。

第一百零六节(二)

第一百零六节(二)

从勤生出来,雨一下子下大了。虽然打着雨伞,却仍然有雨水落到外套上面。不过落到外套上的雨水并不多,最难受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雨水已经溅湿了到了小腿了,湿掉的裤子死死的缠着小腿,每走一步都特别难受。脚上的五元皮鞋,不知什么时候也进水了,只感觉脚底湿漉漉的。我继续向前走了一段路,也没有收获,雨却依旧在下着,只好回去了。不过,回去的路上,我依旧留意着招聘启事。走到初坑市场,我没有立即回出租屋,而是去了歌乐电子厂门口。听大妹说,歌乐电子厂最近会有招聘,那家工厂不错,都住在这附近,当然不想错过一次难得的机会。我走到厂门口,左看右看,就是没有看到招聘启事。或许人家要过几天再招人吧?虽然没有收获,不过来看了一下,心里也踏实多了。

从歌乐电子厂门口出来,过马路就是初坑市场了。走到路口,看见去年年底的时候,还是副食品店的小屋子,现在却挂上了职业介绍所的招牌。连初坑市场这块地盘上,都有人租了门面,专门做骗子的行当了。职业介绍这一块,真是一块肥ròu呀!当然,这些职介所是骗不到我了。不过,出于好玩,我还是走进了职介所。马上就有一个年轻仔上来同我打招呼,问我想找什么样的工作。我随口说:“文员。”他立马说:“找文员,得先看一个人的气质。你都知道啦,做文员的,全是漂亮的女孩子,不漂亮的女孩子是找不到文员的工作的。我看你的气质不错,很适合做文员的工作的。在我们职介所,只要你jiāo上三百块钱介绍费,不出半个月,我就能帮你找到一份文员的工作。”什么气质?那天我被雨淋得像一只落汤鸡,满身是泥,这个家伙居然为了骗我三百块钱,昧良心的说,我看上去有气质。鬼才相信他的话呢。我笑了笑,说:“没有带钱,等我拿了钱再来吧,”然后就走出了职介所,过马路,回出租屋去了。老天真的很会同我开玩笑,等我一回来,雨也停了,天空中居然冒出了一丝太阳。看样子,它想晒干上午落到地面上的水份。我于是脱下了皮鞋和牛仔裤,晒到阳台上。明天,还得穿着这双五块钱的鞋子和这条大妹送给我的牛仔裤,继续走马路。

第一百零八章

第一百零八章

中午,肚子饿了。从家里带出来的糍粑,跟着我走了几千里,来到广东的时候,就已经硬梆梆的,虽然还没有发霉长毛,不过我的牙齿确实肯不动那些比石头软不了多少的东西了。一日三餐还得破费一点钱。楼下就是市场,吃东西方便。虽然初坑市场里面卖的食物不怎么样,但是有一样好处:那就是便宜。在正规的店里面要五块六块钱才能吃到的东西,初坑市场三块钱就能解决。当然,卫生条件也不怎么样,不过我对食物的要求不高,只要吃进肚子里面没有吐出来就行了。早晨吃的是包子,一块钱三个,中午得吃一点米饭了。市场里面卖吃的摊位有好多家,不想每餐都在同一家摊上吃,每次去的都是不同的摊位。

这一次我走到了市场边上的一家,那家人少。我问他:“有炒饭吗?”其实我是想吃鸡蛋饭了。因为那家摊位有炒锅也有灶,炒一个鸡蛋饭当然不成问题。老板热情地回答:“有啊。”我问:“多少钱一份?”其实是知道价钱的,在初坑市场,快餐、炒鸡蛋饭都是三块钱一份。虽然很多时候,只要市场上卖包子馒头的那个大妈还在,我都不吃炒饭,而去吃包子馒头。老板说:“一块五。”我以为我听错了,又问:“多少钱一份?”老板依旧说:“一块五。”这一次我没有听错。一块五,比别人便宜了一半呢。我说:“给我来一份。”老板并没有打开煤气去炒鸡蛋饭,而是走到一个蒸笼边上,朝一个盒子里面浇了两勺子白白的浆,放进蒸笼里面蒸去了。不出几分钟,他就从蒸笼里面抽出盒子,刚才倒进去的浆已经蒸熟了,凝固在盒底上,像饺子皮一般。他把盒子里面的那东西刮下来,装进盘子里面,朝盘子里面倒了一点酱油,就给我端过来了。还是第一次见这东西,不知道它是什么。我问老板:“这是什么?”老板说:“你刚才说要吃肠粉,我这不做好了吗?”我笑了笑说:“我说的是炒饭。”老板说:“不好意思,我听错了,我还以为你要吃肠粉呢,我这儿没有炒饭,只有肠粉和炒米粉。”其实摆在我面前的肠粉,一点也不想吃。不过,想着它便宜,才一块五毛钱,比快餐便宜了一块五毛钱,我还是拿起筷子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