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2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26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工作了。

第一百零六节(一)

第一百零六节(一)

租住的这一层楼,住的几乎全是年轻人。和我住斜对门的,有三个女孩子,广西的,她们也在找工作。住进这里的第二天早晨,我出去转了一圈回来,还不到十点钟。在走廊上就碰到了那群女孩子。大家都在找工作,很自然地我们就成了萍水相逢的朋友了。她们告诉我,她们找工作几天了,她们找工作的要求不高,只要进厂做普工就行了,招普工的工厂虽然不太多,可是要找一份工作却也不太难。她们也进了好些工厂面试,但是结果不理想,因为她们想找一家可以同时容纳她们这几个人的工厂。有时候,人家工厂只录取其中的一个或者两个,所以这样一来,她们找工作就花了不少时间。玩了一下,下午又出去。她们几个往黄屋那边去找工作,我朝黄麻岭那边找,我走了老远,都走过了黄麻岭的桥,又朝前走了一段,直到前面的工厂越来越少了才回来,也没有什么收获,只是在黄麻岭市场,看到一家线路板厂招普工,按那个时候的标准,开出的标准已经很高了,算了一下,做普工都能拿到八九百块。心里微微动了一下,不过我马上说服自己,不要再去做普工了,然后就放弃了面试的机会。回到出租屋的时候,广东妹仔们已经回来了,她们告诉我,早晨她们进一家非常好的工厂去面试了,可是面试下来,四个人一个都没有被录取,因为试卷太难做了,她们都上到了初中毕业了,那些试题都不会做。我说,可能工厂出的题目中,有高中的内容吧,问她们有没有记住题目,如果记往了,我可以告诉她们答案,可是她们却一个都没有记住题目。其实也不怪她们,都没有学过的知识,她们怎么记得住题目呢?在那个年头,大部分工厂进厂都要进行文化课考试,似乎会答题的人就会干活,不会答题的人,就不会干活了。其实一个人的工作能力,往往与学习成绩没有太大的联系。

大家在一起聊得正开心的时候,走廊上过来了一对夫妻俩。男的长得牛高马大的,留着黄胡子,跟在他身后的女人,却干瘜得像一只苦瓜。那个女的见了我就同我打招呼:“小妹你是哪里人?”我告诉她,我是湖北的。她说:“我也是湖北的。”我说:“我们是老乡啊。”女的似乎还想同我搭话,但是有一个瘦一点的广西妹说,有一道题目不会做,让我教她一下,我于是进了广西妹的屋子。那一男一女见我进了屋,也没有跟过来,而是走了。等我进了屋,说有问题找我请教的广西妹才告诉我,那一男一女是做中介的,专门以给别人介绍工作为名,骗取人家的钱财。她们刚来这儿的时候,女的也同她们套近乎,说自己是广西的。这一男一女经常在市场这边的出租楼里面活动,就是想骗钱。看来在外面,骗子还真是无处不在。幸好有好心的广西妹在关键的时刻帮我解了围。不过,就算这对男女来的时候,广西妹不在家,估计他们也骗不到我的钱,因为我的兜里才有一百多块钱了,我才不会傻到把自己口袋里面的那一点少得可怜的钱送给他们,然后自己去喝西北风呢。除非他们要从我身上抢走,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过这也难讲,如果他们骗不到钱了,说不定真的会来抢。这些骗子,都是穷凶恶极,好吃懒做之人,什么事情他们做不出来呢?

那一男一女走了以后,我才知道帮我的广西妹,名叫小云。另两个,一个叫阿花一个叫阿珍。我在广西妹的屋子里面,同她们说着话,有一个广西妹说:“我们打牌吧。”四个人,在一起正好打拖拉机。不过,我的牌技不怎么样,有时候出着出着牌,脑子就乱了。我告诉她们,我的牌技很糟糕。她们说,怕什么,又不打钱,只是玩玩而已。也是,不赌钱,只是打发时间,出错牌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于是四个人围坐在地上打起牌来。玩得正开心,就有两个男青年过来围观。广西妹对我说:“这两个靓仔,住我们隔壁的。”大家简单地打了招呼,男青年站在门口看了看,也就走了。等他们走了,阿花小声对我说:“这两个人,你不要搭理他们,他们都是混混。”妈呀,这栋楼里面怎么住进了这号人物?小混混同骗子一样,也是无恶不作的。我问阿花:“他们有没有敲诈过你们?”阿花说:“我们一穷二白的,又没有惹到他们,他们敲诈我们干什么,不惹到他们就没有事。”其实,住阿花她们隔壁屋的并不只这两个人,似乎有四五个人吧,全都是混混。有一天一个小昆混见我在看CAD教材,就同我搭话,他告诉我,以前他也是做绘图员的,后来觉得在工厂上班无聊就不做了。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或许是真的吧。在广东,一个好人变成一个坏人,是非常容易的事情。不过,一个坏人要变成一个好人,那就是难上加难了。反正这些人与我也没有过节,他们做什么我也管不着,我也不会去冒犯他们。

小混混真不是好东西。我住的这间屋子挨着公用阳台。我们这层楼,有七八家住户吧,可是阳台却小得可怜,每到晚上,晾在阳台上的衣服,挂得密密麻麻的,因为这是唯一可以晒衣服的地方。有一天晚上,时间还不太晚。晾好了衣服进屋,关了灯躺在床上。其实我并没有睡着,只是觉得开了灯,屋子里面会很热,所以才把灯关上了。向着阳台的那面墙有一个窗户,不过没有窗帘,房东太吝啬了,只是用报纸简单地糊了一下窗玻璃。估计这张报纸粘在窗户上也有一些时日了,有一面窗户上的报纸破了一大个洞。所以躺在床上的时候,就可以从这个洞,借着外面的路灯,观察走廊上的情况了。我在暗处,观察明处自然是很容易的事情。我发现,走廊上有一个人影在晃动。那个人影,是住阿花她们隔壁的其中一个小混混的影子。他时而站在阳台上,向着外面的马路张望,时而转过身,站在我房间的窗玻璃前,想探望我屋里面的动静。如此反反复复地进行了好几回,才听见他返回走廊的脚步声,接着是开门声。我猜他肯定是想趁我睡着的时候,进来偷钱吧。不过时间太早了,他不敢贸然行动罢了。

小混混回屋以后,很快他们自伙人就闹起了矛盾。只听见他们吵架的声音,从屋子里面吵到走廊上,吵得很凶,有两个人的声音在骂一个人:“你这个没有良心的家伙,不够义气。”那个被骂的人说:“我就是不够义气。”然后,两个人开始追赶一个人,从阳台上追到走廊上,接着听见他们跑下楼的声音,然后,他们跑到楼底下的空地上,接着吵,后来估计还动了手脚。不过,因为那一晚他们自伙人内部闹矛盾,也就没有人来偷窥了。就算如此,在出租屋住的那几天,晚上我都不敢睡得太沉。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