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2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23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的了。这些鞋子,连鞋盒子都没有,老张拿出一个塑胶袋给我装好了鞋子,对我说:“没有想到你也会来我这里买鞋子呢。”她说话的时候,或许还带着一丝讽刺的口气吧?一个在广东混了一年的人,居然会出现在她的小铺子里面,买五块钱一双的清货鞋!这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不过,我那个时候虽然还是一文不名,但是在这些村里人面前,我从来不会低下头、我对老张说:“这双鞋子也只是在家里穿几天。等我去广东的时候,我就不穿这双鞋了。”走出小店没有多远,我就把跟着我走了几千路,又坏掉的鞋子脱了下来,扔进了村口的小河里,穿着五块钱的新鞋子回家了。后来,我又穿着这双五块钱的鞋子去广东,找工作,穿着这双鞋子上班,鞋子脱胶了,我就买胶水沾一下再接着穿,一直穿到夏天买了凉鞋,才把这双鞋子丢掉。

那个时候,我们村没有结婚的女孩子,除了我和小玲在家,其余的人都跑北上广去了。当然,我过不了几天也会去广东。小玲是初中毕业在家几年了,一直没有出去打过工,见我还没有去广东,就嚷着让我带她去。其实我也想带她一起去广东,因为小玲是一个可怜的孩子,很早就没有了父母,跟着爷爷过日子。可是那个时候,我自己都没有站稳脚跟,还不知道这一次广东之行,带给我的是什么,当然不敢带上小玲,怕她和我一起出去会受很多苦。我只好骗她说,等我到广东上班以后,工厂里面有招工消息,就写信回来告诉她,让她一到广东就有工作,这样才不会耽误时间。小玲也相信了我的话。在家的那段日子,小玲总是一有空就过来找我。就在我离家去广东的那个晚上,她还来我家,陪我聊了很久的话。后来找到工作以后,我写过一封信给小玲,让她下半年的时候,跟我小妹一起来广东。因为小妹到下年的时候,就已经是中专三年级的学生了,可以出去外面打工了。我这样想,是有原因的。小玲比我小妹才大一岁,她们俩一直是好朋友,让她俩结伴来广东,一路上相互有个照应。不过,小玲没有等到下半年,在夏天的时候,就去北京打工了。所以,没有带小玲来广东,也成了一个遗憾。

说一说小玲吧。小玲虽然跟着爷爷过,家里一老一小看起来挺可怜的,但是他们的家境却比我们家好。小玲是一个善良的孩子,村里面的人,在她的眼里都是好人。有时候,我很想对她说,其实村里面的人,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样好,在那个时候,村子里面的人,大部分都是穷光蛋,很多人会为了一只土豆半只茄子和邻居干上一场的。可是,人家比我小好些岁,她眼里的人,与我眼里的人,自然是不一样的。有时候我只能善意地提醒她,不要待某某人太好了,不要对人太善良了。其它的话我又不好多说。人世间的冷暖,相信会随着她的成长,慢慢地体会出来,自然就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了。小玲似乎对每个人都很好。家里有什么东西,人家找她要,她就会给。比如说,春天菜园里面要播种了,有的人居然没有留到种子,就去找小玲,小玲宁愿自己少种一颗菜,都要多给一颗种子给人家。小玲家住在路边上,大夏天的,总有路人走累了,渴了,到她家讨一口水喝。她家似乎挺有人气,以前她父母还在的时候就是如此。只要有人去喝水,不管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小玲总是鞍前马后地忙个不停,有时候没有开水了,她就点燃火烧水,还给别人泡上一壶好茶,让人家喝个够。家里有个好吃的,也总会给邻居送一点过去。记得有一年,我家杀的年猪很小,那年她喂的年猪特别大特别肥,她家杀猪那天,她还给我们送了一大块ròu过去。

有一天下午,我在家里玩,小玲来找我,让我去她家里坐一会儿。我不知道她有什么事情要找我,就跟着她去了。去她家的时候,只见有一些人,在她家打麻将。她把我叫到另一间屋子里面,从厨房里面拿出一个馍给我吃。她告诉我,上午就把馍蒸好了,不过没有蒸几个,眼下家里有人打牌,给他们每人分一个都不够,所以只能单独叫我一个人吃了。我们那儿早已不种小麦了,做馍的面粉都得从粮店里面买回来。我家可不敢经常买面粉的,只有在特别想吃馍的时候,而且一定是茶园里面的茶叶长出来了,可以采下来卖钱了,才敢买几斤面粉回去做馍吃。小玲和我们又不是做一天两天的邻居了,这些情况她当然知道。所以,她做好了馍,都记得叫我吃上一个。那个馍真大呀,吃完一馍,肚子就饱了。后来我去广东以后,母亲告诉我,小玲有空的时候,总是来家里帮忙干活。直到后来她也出去打工了,我们就没有再见过面了。

第一百零四章

第一百零四章

村子上面死了人。对于一个有几百口人口的小村庄,而且平时留守在家的又以中老年人居多的小村庄来说,死一个老人,根本就不是一条什么新鲜事了。生老病死乃自然规律,谁也没有办法。谁家老了人,每家都派代表去吊唁,有的家庭是全家老少齐动员,这已经成了村里面的传统了。所谓的吊唁,就是去送几十块人情,然后在别人家里吃一顿饭再走。坐的都是流水席,主人家都会有安排的。虽然我是一个爱热闹的人,但是村里面过白事我是不去的,母亲也不去,这件事情就jiāo给父亲去了。隔壁的大妈,因为只有她一个人在家里留守,所以就算她再不愿意去也得去,她得在人家的帐薄上挂一个自己的姓名。

村子里面的人,平时大都在家里忙着各自的事情,只有在过红白喜事的时候,全村人才会聚在一起。男人们聚在一起除了抽烟喝酒以外没有别的事情了,女人聚在一起就是东家长西家短的瞎扯。女人本来舌头长嘛,这也不怪了。所以,只要村子里面过了事,各家的女人回家以后,总有一些说不完的话题。比如张三家的儿媳fù和李四家的儿子有染啦,王五家的女儿和赵六家的儿子在发展地下情啦,还有严七家的鸡被别人用农yàodú死啦。小村庄里面的新鲜事物太少了,这些话题,可以让村里人热闹一阵子。

当然,这次也不例外。去奔丧的人,除了带回一些低级笑话以外,还带回了一些新颖一点的消息。比如说,某家的孩子,当然有自己村里的,也有外村的,在某地做坏事,被抓进监狱了,还有某家的女儿,跟着一个外省的人私奔了。当然,还有一条重要消息,就是村子里面的张姑娘,这次从广东回来的时候,腰里面挂了手机!村子里面在广东打工的人不少,掰着手指算一下,也不下二三十人了,每年都有人回来,但是却没有见谁的腰间挂了这个物件的。张姑娘腰间的手机,着实让村里人吃惊不小。隔壁大妈就亲眼见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