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2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22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落进他的口袋里面。如是女儿女婿在家,问起来是早几年前借出去的钱,如今我们归还了,说不定还要找他分一半起呢。其实这两百块钱,是姑姑和姑爹一分一分地挣来的,根本不关孩子们的事情。可是在农村,就有这样的孩子们,见老人有了一块肥ròu,也要分半块走。

过了一会儿,他们的女儿女婿从地里回来了。见老人的家里来了客人,他们过来的了招呼。虽然两家人并不合,但是该做给外人看的,他们倒是做得很好。我们与他们本来就是认识的,所以他们就邀请我们去他们家坐一会儿。我们说,等一下来吧。其实也只是礼节xìng地回应一下了,谁真正去他们家坐一会儿呢?

孩子们的家与姑姑姑爹的家是墙挨墙,中间有一扇门。老人家里来了客人,他们就打开了那一扇门。姑姑从家里拿出一些腊ròu,几样菜,一些米,吩咐女儿帮忙做一顿饭。这一次她女儿倒是很爽快地就答应了,嘴里说着:“哪要您拿菜过来,我这边不是有吗?”手却依旧接过了老人手里的盆子。没有想到,亲母女俩,分家还分得挺彻底,母亲家的客人来了,在女儿家吃饭,得把客人该吃的这一份饭菜拿给女儿的。

孩子们回来了,姑姑姑爹说话的声音变小了很多。当然,他们说得最多的,就是孩子们如何不孝,尤其是女婿,老是欺负他们。说到伤心之处,姑爹只是一个劲儿地摇头。幸好老两口自己还有一点地,幸好他们自己还能从地里刨食。要是连地都种不了了,等着孩子们拿粮食来养他们的时候,不知道他们的日子又是怎样呢?

姑姑的女儿做饭的速度挺快的,不一会儿一桌饭菜就做好了,招呼我们过去吃饭。我们都过去了。姑姑在桌上陪着母亲坐了一会儿就离开了,她说不想吃饭。吃过了饭,我们就走了。在老人家的家里呆久了,他们的孩子们或许会怀疑我们给老人家出了什么坏主意呢?虽然分了家,但是老人家做人也挺难的。

那次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去过姑姑家了。听说他们老两口现在还活着,依旧是自己在地里刨食,姑姑的一条腿,病得更厉害了,离开了拐杖就无法走路。很想去看看他们,不过不敢去。因为去他们家,看到的只有悲凉。

第一百零三章

第一百零三章

在老家,口袋里面只有四百块钱,而且还得留足去广东车费的日子,依旧的过得轻松快活。家里离村口不远,嘴巴馋的时候,就跑到村口的小摊前,买三只苹果,回到家,一人一只分了吃了。有时候,看见有卖活鱼的,在鱼摊前站一会儿,考虑好久,最终决定买一条白鲢回去炖了吃。那个时候,五六块钱就可以买一条好大的白鲢。当然,这样的好生活不能天天来。得过几天才来一回。因为,我不能把去广东的车费都给用完了。用完了车费,我就只能走着去广东了。从湖北走到广东,几千里路,那得走多久?

当然,该用钱的时候,还是得用。比如说,我从广东穿回来的鞋子,已经破了。按我的原计划,是去了广东以后再换鞋。可是脚上的鞋已经没有办法支撑到我到广东的那一刻了。在村口的鞋匠铺里面补过几次了,已经破得不能再补了。如今,脚上的鞋子,比街头流浪汉的鞋还要破了。村口买鞋子的地方我去过了,店里面的鞋子并不怎么样,中年人样式的,却要三十五块钱一双。如果我没有去过广东,说不定还真会傻乎乎地扔三十五钱,在村口的鞋店里面拿一双鞋回去穿着走一圈。可是如今村口的小贩们,想从我的身上骗钱走,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为一双鞋子跑到小镇上,又是一件极不划算的事情。到小镇上,来去车费都要六七块,而且去了小镇,花花绿绿的东西比村口多得多了,有时候忍不住就出手了,不知道一趟小镇之行,又要花费多少钱呢?所以,小镇是千万不能去的。

我依旧穿着破鞋子,走在村子的小路上。村里人见了我,对我说:“你脚上的鞋子,该换了。”我说:“是的,等我去了广东再换吧,家里又没有适合我穿的鞋子卖。”其实,没有适合我穿的鞋子只是次要的,主要原因是我得控制一下自己的口袋。算了一下,我得在正月尾才能从家里出发到广东去,这段时间,手头上一定得留一点点零花钱,不能因为买了一双鞋子就没有钱花了。在村子里面继续无所事是地游dàng了几天,有一天隔壁的大妈穿着脚上的一双皮鞋过来,她告诉我妈,那双鞋是她花五块钱在村口老张的铺子里面买的。五块钱?五块钱连一双布鞋都买不到呢,怎么就可以买到一双皮鞋了?听到这个消息,我还真不敢相信。大妈说,老张的铺子里面,最近来了几大箱鞋子,据老张自己说,都是清货的,只卖五块钱一双。又据说,村子里面的大妈小媳fù,最近几天都往老张的铺子里面涌进去,好看的鞋子都被选得差不多了,剩下的要么就是不太好看的,要么是鞋根太高了,穿着干不了农活。

大妈无意间说的一句话,却让我如获似宝。下午我就和母亲去老张的铺子了。她的铺子里面,果然卖五块钱一双的皮鞋,那些鞋子就摆在地上。我们去的有些晚了,地上的鞋子并不多了。鞋子看起来不错,只是样式是两三年以前的了。有的鞋子上面还有一些灰尘,老张也懒得查一下。其实关于这些鞋子的来历,后来在广东看多了新闻,才知道老张的那批鞋子,有可能是来路不明的。所谓的来路不明,那就是:它说不定是洋垃圾;或者是被别人穿了丢进垃圾桶里面,经过一番翻新加工了,再拿出来卖的;还有一种可能,更为恐怖,就是那鞋子,可能是从死人脚上脱下来的。这是真的。记得有一次,在东坑,我和小妹去买皮鞋。我们去的是一家正规的卖场,看了好久,我看到一双红色的皮鞋,穿在脚上挺合脚的,只是鞋子看上去不太新,有一点旧旧的感觉。试了鞋子,我才看价码。那双鞋子看起来皮子倒不错,但是标价才十元人民币。我说,不会吧,这双鞋子才十块钱。小妹说:“你还买,说不定这双鞋就是死人穿过的鞋子。”听她说出这句话,我只觉得脚后根一阵发凉,赶快从脚上脱下了鞋子。不过,在二00二年春天,我确实太穷了。管它鞋子有没有被人穿过,管它以前是被死人穿过还是被活人穿过,只要五块钱,就能换一双鞋子,并不是每时每刻都有这样的好事情在等着我的。

蹲在地上找了老半天,又试了老半天,鞋子不是小了就是大了。可是,我已经决定在老张的摊上,拣一双五块钱的皮鞋走了。我一双接着一双地试,几十双鞋子几乎被我试遍了,最后挑选了一双小圆头的高跟鞋。那双鞋子穿在脚上大了一码,不过是我试过的几十双鞋子中,款式稍微好看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