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2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20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男人,话特别多。他告诉我们,他其实不是列车员,是火车司机。春运了,人手不够,所以就让他上车来做列车员了,这样的安排是,他的年休假没有了。陈叔说:“这样也好,没有了年假,却多了不少钱。”列车员说:“钱倒是没有多少,不过习惯了在车上,加加班也无所谓。看见你们能回家过年,我就高兴啦。”列车员又问我和李波,过年回家给家里人带了什么礼物。我们说,什么都没有带呢。他用手做了做数票子的动作,说:“不带礼物,给父母这个,他们更高兴。”说来惭愧,在外面混了一年,我真是空着手回去,钱没有多少,礼物也没有!不过我没有说出来,只是笑笑罢了。相信明年,肯定会有收获!

火车依旧是行一会儿,停一会儿,渐渐地离湖北近了。望着窗外的站台,我们心里头一阵轻松。当然,就算进了湖北境内,到宜昌还有好几个小时呢!看样子,天黑以前肯定是到不了宜昌了。原以为二十九能赶回家去,看来还得在宜昌呆上一个晚上,大年三十才能回家去了。陈叔对我说:“今天回不了家了。”我说:“是呀,没有想到,这趟车一坐上来,两天时间就坐完了。”陈叔低头想了一会儿,对李波说:“李波,我们等会儿在松滋下车吧,松滋离公安比宜昌离公安近,说不定晚上还有车到公安呢。”李波还是第一次从广州回家,并不熟悉路线,当然听陈叔的了。

夕阳西下的时候,火车终于驶进了松滋站。陈叔和李波提着行李下了车,我看着他们在暮色中,走出出站口,然后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从此,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二00二年的时候,我们还有联络的,我打过电话去给陈叔,那时他还没有手机,是他们同一个工地的老乡的手机。他告诉我,他们已经在佛山的工地了。我问他:李波也还跟他在一起吗?他说:李波和他还在一个工地,不过李波已经不再是一个小杂工了,升级了,管仓库去了。说这句话的时候,陈叔显得很自豪。李波是他带到广东来的,就像自己的儿子一样,如今李波出息了,他当然高兴。后来我们又通过几次电话。有一次,陈叔告诉我,他老婆要来广东打工,问我能不能帮她找一下工厂。我说:我们工厂招工的时候,我一定会告诉他。后来我们工厂招工的时候,打电话过去,陈叔说,他老婆进工地做小工去了。二00三年以后,我到了惠州,我们就失去联络了。如今回忆起身边萍水相逢的这些人,很庆幸我遇见的是好人。好人一生平安,他们现在应该比以前更好吧!

第一百零一章

第一百零一章

晚上九点钟,火车终于驶进了宜昌站。火车沿途走一段,下几个客人,到终点站的时候,我们这节车厢的人就已经没有几个了。襄樊小子在枝城站就下了车,说是投奔兄弟去了。我的座位上,来了一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女孩。她告诉我,她是沙市的,得在宜昌歇一个晚上,明天一大早再坐汽车回沙市去。这个伴来得正好。到了宜昌以后,我就和她一起结伴从火车站走出来,到了对面的长途汽车站。因为明天,我也得从这儿坐车到宜都,再从宜都坐车回乡下老家去!

我们就在长途车站的招待所住下了。十元一个晚上,四人间。不过那天晚上投宿的人并不多,只有我和沙市女孩。放下行李,我们就去找地方吃晚餐。在汽车站旁边找吃饭的地方并不难,车站旁边就有快餐店。不过,价钱却不便宜。六块钱一份的快餐,现炒的菜,有一点ròu末,但更多的是青椒丝和葱头。虽然贵了一点,不过味道还不错。端着快餐回到旅店,坐在床头吃了快餐,就准备睡觉了。脱下穿了五天的白色休闲裤仔细一瞧,那裤子哪还是白色哟,屁股后面都已经全黑了。在工地并没有弄脏衣服,都是坐火车给坐的。得换一条干净的长裤穿在身上回家了。这条脏裤子,就算我送给自己的过年礼物吧。

三十一大早,坐上了开往宜都的第一趟车。到宜都的时候,正是吃早餐的时间。我也没有心思吃早餐了,在车站下了车,直奔八字桥停车场。宜都一个小小的县城,在那个年代,停车场还真多,从我们小镇开往宜都的车停在八字桥停车场,宜都到宜昌的车又停在客运站。中途换车,还得走几里路。现在不了,现在车子都停在客运站,不用这样瞎折腾了。在从客运站去八字桥的路上,经过一个小市场的时候,我买了五块钱的蛋卷。这就是二00一年大年三十,我带给家人的礼物。至今想起来仍然觉得可笑,在广东混了一年,大年三十回家居然没有钱给家里人买一件像样的东西。

不过,老天爷并不因为我空手而归就吝啬它的那一丝阳光了。那天的天气非常好。在八字桥停车场,我很顺利地坐上了回家的车。大年三十,坐车回去的人并不多。依旧是那种破得不能再破的中巴车。原来六块钱的车费,三十那天却要八块。卖票的人我认识,在我们村口摆过地摊的,她说,三十了,给一点红包吧,不要多的,只要两块钱就够了。多两块就多两块吧。如果没有中巴车,我就得坐出租车回去,八十块钱都不一定能回得到家了。虽然多掏了两块钱,我觉得自己赚了,心里特别高兴。

太阳升起来的时候,我就到家了。在门口,习惯xìng地叫了几声,才走进家里去。离家一年了,家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有变。在那个年代,家里穷得要死,能有什么变化呢?不过因为是过年,堂屋倒是收拾得干干净净。从堂屋进去,到了烤火房。父母和小妹正在吃早饭。过年了,桌上的饭菜却一点都不丰盛。一盘炒白菜,一盘炒ròu,一盘炒猪腰,还有两个咸菜。母亲说,因为我和大妹都没有回去,所以猪头都没有煮。按照我们家的风俗,过年一定要煮猪头的。坐在桌前吃了早饭,母亲收拾了碗筷,就忙着洗ròu洗猪头去了。我把行李收拾了一下。换洗的衣服扔到床上,拿出蛋卷端上来。然后,就开始清理自己的口袋了。数了一下,整数的钱,还有一千一百块。去广东的时候,口袋里面揣着一千一百块。混了一年再回来,口袋里面依旧只有一千一百块。一年时间下来,居然是一分钱也没有挣到!不过,比起那些在外面打了一年工,临过年的时候,还要家里人寄路费去买回家车票的人,我还不算太落迫。

拿了七百块钱给父亲,让他去姑妈家的时候,帮我还债,剩下的钱,年后我去了广东以后就还给她。姑妈家我就懒得去了。在广东混了一年,当然不能空着手去她家吧,可是我真的没有钱给她买礼物。而且,因为她老是四处给我说婆家,让我心里很恼火,很不想见到她。jiāo了七百块,口袋时面就只有四百块了。这是我的零用钱和去广东的路费呢!幸好老家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