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1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18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就只花那样一点钱的。

下午我们真的就在逛街。当然,陈叔主要是陪着我们这两个孩子玩。李波和他一个村庄,是他带出来的,我是他从火车站捡回来的,所以他算是我们的临时家长吧。芳村实在是太小了,没有转多久,我们就又转回到离工地不远的地方了。还是不想回去,接着转。从一家市场转到另一家市场,从一家店铺转到另一家店铺。李波还小,才十九岁,比我更孩子气。或许是因为长期住在建筑工地,没有太多的时间在外面走走的缘故吧,经过那些花花绿绿的服装店时,他比我还要兴奋。转了一个下午,收获最多的就是他了:花一百二十块钱买了一套西装。当然是打折的,记得那个年代,许多年轻的男孩子就穿这种便宜的西装的;又花五十块钱买了一只塑胶密码箱。陈叔说:李波,你干脆再买一双皮鞋,把脚上的鞋换下来吧,从头到脚,一身新的穿回村里,让村里人看看!李波就真的又买了一双皮鞋,皮鞋也很便宜,四十多块钱就买到手了。反正鞋子穿在脚上,并没有写上价钱,鬼才知道李波花多少钱买的呢?李波买了一大堆新东西,高兴得像个幼儿园的孩子。陈叔问我:小万,你不买衣服了吗?我告诉他,我不买了。反正过了年又要来广东,买了新衣服穿回去,还得再穿出来呢,倒不如等明年来广东以后再买。其实,我也想买衣服。广州的衣服,比东坑的还便宜几块钱呢。或许是因为离过年又近了两天的缘故吧,女式的棉袄,最便宜的二十二块钱一件就能买到了。我记得在东坑,最少也得二十六块钱才能买到一件呢。早知道广州还要便宜,我就不会在初坑市场买那件外套了,来广州买多好!不过,我又在瞎说了。当时从东坑出发的时候,谁知道我还要在广州呆上两天呢?

回到工地,李波就把玩着他的那只密码箱了。箱子的密码还是买的时候设的,我说:李波,你得换一个密码。可是李波不会设置密码,只能向别人求教。刚好湖南工地那边有一个小伙子过来了,他就当起了老师。李波傻乎乎地告诉那个湖南仔,把密码设置成哪几个数,湖南仔教了他一遍,他就学会了,给箱子设置密码本来就是小事一桩。设好了密码,李波就忙着把袋子里面的东西一件一件地装进箱子里面。装好了箱子,他居然拖着箱子在工棚里面走来走去。或许这是他第一次用密码箱吧。拖了一会儿箱子,他才把箱子放到床底下。等湖南仔走了,我小声对李波说:“李波,你快点把箱子的密码改一下。”李波问我:“为什么?”我说:“箱子的密码都被别人知道了,你就不担心等你睡着了,有人打开你的箱子,把箱子里面值钱的东西拿走?”李波却说不用担心,钱没有放在箱子里面。改不改密码是他的事情,我也只是善意的提醒罢了。不过,后来李波还是改了密码,是等工地上只有我们三个人在的时候。

老王和老婆很晚才回工地。他们回来的时候,我们都在。老王当着大家的面,晃了晃手上的袋子。他告诉大家,他给老婆买新年穿的衣服了。只见他老婆站在他身边,脸上洋溢着幸福。几个女人说:“老王,把你给你老婆买的衣服拿出来大家看一下。”老王就真的从袋子里面掏出了衣服。他说:“这件衣服可不是从小摊里面买回来的,我可是在超市里面的服装城买的,过年了,得让老婆穿好一点,我老婆自己不会选衣服,这件衣服还是我帮他选的。”我看了看那件衣服,那是一件极普通的外套,布料并不怎么样,而且整件衣服不是同一种颜色的布料,衣服的正身是红色的,袖子却是红中带着一丝灰色。有人问这件衣服的价钱。老王说:“花了六十五块钱,我老婆说我挺会选衣服的,这样好一件衣服,才六十多块钱,值得。”其实他那件衣服哪值得到六十多块钱,顶多值三十多块钱而已。六十多块钱,在普通的服装店里面,可以买一件好很多的衣服了。可是一看老王婆一脸幸福的样子,我也跟着在一旁附合着:“王婶穿上这件衣服,一定会年轻许多岁。”老王一听,更高兴了,对他老婆说:“你赶快穿起来,给大家看看。”老王老婆真的穿上了那件衣服。穿上新衣服的老王老婆,简直就是乡下女人一个。我想大家都看出来了,不过我们都一个劲儿地说,她穿上这件衣服好看,洋气。从那个时候开始,老王老婆就穿着这件外套了,只到我离开工地,她依旧穿着那件外套。

买了新衣服新鞋子的李波,晚上也换上了他的新行头,他就真的穿着一身新装,和我们一起坐上了回家的火车。

第一百节(一)

第一百节(一)

熬过了年二十六,很快就到了二十七。二十七下午,天空中终于出现了一丝太阳。老天爷一连yīn了几天了,终于在我们快要启程的时候,露出了笑脸,或许是为了晒一晒芳村市场上的泥巴,好让我们再玩半天吧。下午其实我们也只是在逛市场打发时间了。到了这个时候,我们三人最盼望的,就是等二十八来临,早一点去广州站坐火车去。

从市场回工地的时候,陈叔买了很多卤鸡蛋,李波也买了一些,预备着在车上吃。我也要买,他俩却不让。他们说,他俩买的鸡蛋,我们三人在车上就已经够吃了。我在工厂工资低,所以就不让我掏钱。提了两袋鸡蛋回去,李波又把自己的箱子翻了一遍。工地上的人又走了几个,说话的人更少了。明天,我们也要走了。想到就要踏上回家的旅程,心里不免一丝激动,睡到晚上十一点钟,就没有瞌睡了,从床上起来,坐在屋子里面等着天亮。陈叔和李波估计也没有睡着,见我起来,他俩也起来了,陪我在清冷的工地上坐着。我们的车票是上午十点,从广州火车站始发的。

坐在工棚里面好冷呀,不过我再也不想睡觉了。在这个时候,即使躺在床上,也睡不着。我对陈叔和李波说:“你们睡一会儿吧,时间还早呢。”看得出来,他俩的眼皮在打架了,可是见我一个人坐在工棚里面,他们也不睡。陈叔见桌上的盆子里面有半盆zhà鱼块,拿起一块鱼块吃起来。那是留守的工人,昨天用捡来的木头和黑乎乎的锅子,费了好长时间zhà出来的。他们说这就是他们的过年菜了。陈叔吃了一口鱼,对我和李波说:“味道还不错,你们要不要尝一尝?”zhà鱼的颜色不错,估计确实很好吃吧。不过,我们可没有一点胃口,就想着早一点离开工地,去火车站挤火车去!

在工棚里面坐到六点钟,天还没有亮。可是我真的很想走出去了。我们提好自己的行李,走出了工棚,走到大路边上,陈叔拦了一辆的士,我们三个于是坐上的士,离开了芳村。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去过那个工棚。估计在我走后没有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