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1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17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没有厨房,工地上的简易厨房在另一栋楼,放假了,连简易厨房的大门都上了锁。周婶烧这一瓶水并不容易,烧水用的木头是她在工地上捡回来的,烧水的锅还是以前的工友留下没有带着的。我看了看那只锅,外面黑乎乎的,一看就知道这只锅的历史悠久,不知道它从哪个工地来,还会被带到哪一个工地去。

洗完脸,我问周婶:“要不要出去吃早餐?”周婶说:“不吃了,等一下饿了,早餐午餐一起吃。”说着她从枕头底下摸出一只没有做好的鞋垫,开始一针一针地扎鞋垫。我坐在床边上同她说话。她告诉我,她的孩子十五岁了,在老家上学。老公虽然没有来广东,却一直在附近打短工,也没有时间顾及到孩子。孩子是爷爷nǎinǎi带的,一个好好的孩子,被爷爷nǎinǎi宠坏了,不爱学习,只爱打游戏。她在工地辛辛苦苦地挣钱,就想多存一点钱供孩子读书,可是眼看这个孩子混到初中毕业就不会再去上学了。说这些话的时候,她看上去很伤心。我对她说:儿孙自有儿孙福,不用想太多了。她说:怎么能不想呢,她就这样一个孩子,只让他读到初中毕业,太对不住孩子了。我说:其实读书多的人,踏入社会就不一定混得很好。或许你的孩子比别人少读一点书,早踏入社会,以后还比别人更有出息呢,这是谁也算不到的事情。周婶说:如果孩子真的不读书了,她就把他带到广东来,学个泥水工什么的,一定得有一样本领,以后才能混到一口饭吃。想起来,周婶也不容易。她在工地上开铰车,一个月工资八百块钱。我问她:开铰车难不难,安全吗?她告诉我:开铰车不难,不过要有证人家才让你开。弄一个证要几百块钱,这笔钱是自己掏的。这份活儿挺安全的,就是坐在地上,看见地面上的装卸工人把水泥砂浆装好了,按一下电动按钮,水泥砂浆就会沿着钢丝绳上到楼上去了。原来她说的铰车,就是工地上运送材料的简易电梯。我在想:如果某一天电梯突然失控了,从高处坠下来,说不定水泥砂浆就会砸到她的头上来。不过,我也是杞人忧天罢了,在工地上,发生这种事情的可能xìng,大概也只有十万分之一吧。而且就算发生了,水泥砂浆也不一定就砸到她的头上来了。如果真砸到她的头上,那也只能说是天意了吧?建筑工地本来就是一个不安全的地方,不过那样多的建筑工人,不也是活着来打工,依旧活着回去了吗?整天在工地上开铰车,想来也是一份辛苦活儿。不过,让我羡慕的是,她一个月能挣八百块钱工资。我在广东混了一年,只有在天志厂的时候,才挣到了八百块钱工资呢,不过最后被工厂东扣一点西扣一点,拿到手的就没有八百块了。周婶的八百块钱,不用扣一分,拿得干脆。所以,在她说一个月能挣到八百块钱工资的时候,有那么一霎那,我甚至想:如果能弄到证,我也跟着周婶去开铰车好了。这件事情多简单呀,比呆在工厂里面,面对形形色色的人,要简单多了。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只能是想想罢了。

第九十九章

第九十九章

周婶的话特别多,不过她说的话都很真实,所以就喜欢和她聊。不知不觉一个上午就过去了。陈叔和几个男工打了一个上午的牌,现在也打累了。大伙儿收了牌场子,陈叔才叫了我和李波,说:“我们出去吃午饭吧。”我和李波就跟着陈叔下楼去了。

昨天晚上来的时候,并没有看清芳村的模样。现在是白天,当然可以好好地看一看它。虽然这儿是广州,但是看起来却一点都不发达。我们看见的,是低矮的房子,坑坑洼洼的路面,电线沿着各栋楼房缠绕着,给人的感觉有一点乱。不过,因为要过年了,市场上卖盆景的多,倒是点缀了一下这乱乱的地方,让这个地方显得有一丝喜气。我们跟着陈叔弯弯拐拐地走了好远的路,来到了一条又脏又破的小巷子里面。这里的房子看上去,至少也有好几十年的历史了。每间房子外面,似乎都放着一只大大的塑胶盆,盆子里面堆满了碗筷。有油烟从屋子里面冒出来。一看就知道,就里是经营饮食的。陈叔带着我们进了一家店。他告诉我,这一条巷子,是全芳村最便宜的快餐店了,三块钱就能吃上一顿,而且菜是现炒的。三块钱一份快餐,一份就比外面便宜了两块钱,不知道炒菜的油是不是地沟油呢,我们各自拿了一只盘子,这样的菜夹一点,那样的菜夹一点,夹了五六样菜吧,盘子就装满了。把菜盘子放到灶台子前。还有好几只盘子在排队。这条巷子的快餐店虽然很破旧,不过光顾的人却不少,或许就是因为便宜的缘故吧,前来吃快餐的人,一看就知道是外来工。

在桌前坐了没有多久,我们的菜就端上来了,炒菜的速度还真快的。自己去饭桶边盛了饭,坐在桌前吃起来。饭是老陈米煮的饭,一颗一颗的,就着盘子里面刚炒出来的,热气腾腾的菜,一口一口地吃着饭,居然热乎到了心里头。在这寒冷的冬天,只要有一丝带着热气的东西吞进喉咙,就能感觉到温暖。菜里面放了辣椒,吃起来有一点辣味,特别下饭。就着那带着一丝辣味的菜,我吃了两大碗饭,算是把早餐的空缺也给补上来了。很快陈叔和李波也吃完了。掏出了钱准备付帐,却被陈叔先付了。他上午打牌输了一百多块钱,所以中午就请我和李波吃饭了。记得从那个中午开始,直到我们离开广州,吃饭都是陈叔掏的钱。他说,他手上的钱,还请得起我们吃快餐,我们还小,所以要把钱存起来,不要乱花钱。

吃了饭无事可做。回工地,也只能面对着墙壁的为数不多的几个老乡,陈叔提议去逛街,我和李波当然乐意。年轻人更不喜欢整天呆在工地呀。路上我们边走边聊。陈叔告诉我们说,他很少打牌的,没有想到上午只想试试手,就输了一百多。同陈叔打牌的几个人,我看清楚了,有一个是湖北老乡,还有两个是湖南仔。我对陈叔说:那两个湖南仔看起来很坏。陈叔说,一个上午打下来,真的是他和老乡输了,两个湖南人赢了钱。我说:下午不要和那两个湖南人的牌了,他们就想来赢你的钱。陈叔说:本来想赢点钱,买一点食物在车上吃呢。我说:反正输了就输了,我们过了明天,也就得坐车回家了,我们就逛逛街,把时间打发走算了。陈叔说:还是小万你说得好,明天我真的不打牌了。我说:看您,在工地干活多辛苦呀,一百多块钱,得挣几天呢。陈叔说:输了也要不回来了,还好以后还能挣钱,一百多块钱,不用几天就挣回来了,也就不想那样多了。其实看得出来,陈叔还是很在乎那一百多块钱的。在二00一年,一百多块钱,可以办很多事情。那个时候我们乡下农村,很多人家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