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1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15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第九十七章

时间慢慢地过去,我前面的人终于只有几个了。我现在的位置,可以看清楚售票员的面孔了,旅客和售票员的对话,我也能够听得一清二楚了。我张大了耳朵听着,生怕别人买走了到宜昌的火车票。还好,连续几个,都是买的其他方向的车票。我在心里默默地说:给我留一张票吧,只要一张,站票也行。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见前面的一个旅客对售票员说,要买八张到宜昌的车票。售票员给他报了个车次和发车时间,是近期的,那人说:“行,就要这趟车的。”到宜昌的车票还没有卖完!我的心中一阵欣喜。可是,随之这种欣喜就没有了。广东那样大,东站在售票的时候,外面还不知道有多少个售票点也在出售到宜昌的车票呢。说不定轮到我的时候,票就没有了?不过,听见有人买到宜昌的车票,此前担心别人抢光了票的那一丝焦急却没有了。到宜昌的,一定是咱的老乡了。我张开嗓门,对那个人说:“宜昌的老乡,帮我也买一张到宜昌的票吧,我把钱递给你。”说着,我真的打开口袋,拿了一张百元钞票,准备请前面的人帮忙递过去。可是那个人似乎没有听见我说话一般,只顾低着头把弄着他手里的车票。我又对他说了同样的几遍话,他也装作没有听见,整理好到手的车票,就溜出了售票厅。

这时,排在我旁边队伍里面的一个中年男人对我说:“姑娘,你还以为刚才那个人真是宜昌老乡呀,一看就知道他是票贩子,哪会帮你买票哟。反正你前面也没有几个人了,很快就能买上票了。”或许中年男人说的对吧,如果真是宜昌的老乡,就算不帮我买票,他也该回过头来同我打个招呼呀,哪有这样冷漠的老乡呢?中年男人告诉我,他也要买到宜昌的车票。我看了看他的位置,和我的位置差不多,前面也就隔着四五个人。我说:“等下我们看谁先买到窗口,先到窗口的就帮后面的买票吧。”他指了指他旁边的一队,说:“我还有一个同伴,我们就是怕买不到票,所以两个人一起排队,谁先到窗口就把大家的票一起买了。”

过了几分钟,终于轮到我了。可是那个中年男人前面还隔着一个人呢。他递了两百块钱过来,让我帮他买两张到宜昌的车票。刚才的八张车票,并没有把我们的票抢完,我很顺利地买到了三张车票,不过发车日期却是年二十八,而且不是正班,是一趟加班车。拿到车票的时候,我还天真地以为,这趟车像正班车一样,从广州出发,十来个小时就到宜昌了,谁知这趟车一走就是三十多个小时。不过,总算有车票了,而且还有座位,能坐车回去,已经够幸运了!

买好车票,我们走出了队伍。中年男人告诉我,他姓陈,在建筑工地干活。他的同伴,是一个比我还年轻的男孩子,名叫李波。他们并不是宜昌人,而是公安人。早些天,建筑工地的小包工头说帮他们买车票,他们每个人都出了高出车票几倍的价钱,才弄到一张车票。等到进站坐车的时候,才发现票是假的,也不知道是小包工头骗了他们,还是黄牛党骗了他们。一起被骗的有二十多个工友,那些工友都改用其他的渠道回家了,只有他们两个依旧在这儿排队,想买一张火车票回家。毕竟,坐火车回去是最便宜的方式。可是一打听,到公安方向的火车票,根本没有了,所以他们才决定从宜昌转车回去。我看中年男人和我父亲的年纪不相上下,所以就叫他陈叔了。李波和我是同辈人,当然叫他的名字。陈叔问我:“你从哪里过来的?”我告诉他,我从东莞过来的,一大早就从东莞出发,折腾了一天,才弄到一张车票,而且还有在广州呆上两天。陈叔说:“你在广州有没有熟人?”我说没有。他说:“如果你信任我,就跟我去建筑工地吧,在那儿住上两天,二十八我们一起上车。”去建筑工地,总比呆在火车站外面的临时候车室的大棚子里面强吧,而且人家主动让我去,我想都没有想就答应了。那个时候年轻,对人毫不设防,总以为能给我提供帮助的人就是好人。所幸我遇见的正是好人。

我和陈叔、李波一起走出了东站,向着公jiāo车站走过去。来东站的时候,还是上午。走出东站的时候,却已经是黄昏时分了。借着昏暗的路灯,我们上了公jiāo车。陈叔告诉我,他们的工地在芳村。那是我第一次听到起芳村的名字。坐上了公jiāo车,望着广州外面的灯火,我的心里居然特别温暖。建筑工地,就是我在广州的临时住所了。多年以后,在网上看到了网友们笔下的芳村,在他们的眼里,芳村就是一个落后的地方,就是一个yín落。芳村,也同时是我曾经寄居过的地方。所以,不管网友们笔下的芳村有多坏多滥,可是在我的心里,芳村就是一个温暖的代名词!

天黑以后,我们终天到了芳村。下了车,我跟着陈叔和李波走过一个小市场,走过一段坑坑洼洼的路面,就到了他们的建筑工地。此时的工地已经放假了,没有了往日的喧哗。小小的工地上,一栋栋楼房已经有它们的雏形了,这都是陈叔、李波和他们的工友一起用汗水建筑起来的劳动成果。楼房修得很高,但是他们居住的地方却简陋得出奇。他们住的是一栋二层的房子。一楼放工具,二楼住人。从一楼上二楼连楼梯都没有,用木板架着浮梯,浮梯很宽的,可以容好几个人同时走过。因为是木板做的,走路的时候,梯子总是一晃一晃的,幸好楼上住的都是一群身强力壮的建筑工人,如果突然来了一个心脏有毛病的人,不从浮梯上摔下去才怪呢。

虽然二楼的房子有四面墙,不过同敞棚式的没有多大区别,因为并没有门,这里住了湖北湖南两帮人,虽然是同一个工地的,但是却是以省为界限群居。湖南人住在外面,湖北人住在里面,没有分男女,一个省的人,不分男女,全部住在一起。两省之间,隔着半壁墙。床就沿着墙的边缘摆放着。刚走进咱们湖北人的地盘,就有人对陈叔说:“老陈,你又带了一个小姑娘来工地呀。”同他说话是一个四十来岁的阿姨。那个阿姨告诉我,陈叔是个大好人,前年在广州火车站,也是春运买车票的时候,认识了一个老乡,人家也是一个小姑娘,还是大学生呢,买到的是几天以后的火车票,她在广州没有熟人,没有一个落脚点,陈叔把她带到工地上,那个小姑娘正是跟着这个阿姨睡了几天,才坐火车回。看来陈叔真是好人。如今这样的好人不多了,相信好人会有好报。

得说一说我刚进工棚时看到的一幕了。我跟在陈叔李波身后,走进湖北人的地盘时,最先看到的,是一个光着屁股的人,他正把屁股对着外面,站在墙壁边上洗澡。看到这一幕,我有些呆了。起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