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1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14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至今回想起在广州东站买票的那几个小时,就觉得可怕。

我排在后面,自然离售票厅的大门很近。虽然门已经关起来了,但是还能感觉到冷空气正在沿着门的缝隙朝里面钻。不过,比起那些守在外面等着开门的人,我算是幸运的。在后面排队的时候,不时有黄牛党走过来,兜售车票。二00一年,还没有对黄牛党实行管制,那些黄牛党实在是太猖狂了,居然把车票卖到了售票厅,简直是无法无天了。黄牛党的车票还真多,到北京的,上海的,西安的,宜昌的,应有尽有。不过,既然已经进了售票厅,我也没有打算买黄牛党的车票,当然是自己排队去买票了。不管买到哪一天的,只要有一张车票就行。哪怕是无座票,哪怕要一路从广州站回宜昌去。刚来广东的时候,社会经验不丰富,不过我知道,不能买黄牛党的车票。主要原因并不是因为他们的车票贵,一张普通的车票往往高出原来票价的几倍,主要原因是:他们手里的票,可能是假票。黄牛党为了弄钱,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不仅仅只是我不买黄牛党的车票,站在售票厅里,等着队伍前进的大部分旅客,也同我一样,对兜售车票的黄牛党不理睬。他们的这些小把戏,拿去骗小孩子和老人去吧,反正是骗不到我的。

不知不觉在售票厅就站了一两个小时,可是队伍才向前挪动了一点点。所有向前挪动过的人,都回过头来,看看自己身后的人群,会心地笑了一下。只要向前挪动了几步,离目标就近了几步。虽然队伍挪动的速度,比蜗牛爬行的速度还要慢,可是我们没有理由来抱怨了。因为我们都是跟着队伍缓慢前行的蜗牛。那些夫妻或是朋友齐上阵买票的人,比我们这些独自一人来买票的人幸福一些,至少可以两个人轮流换班地站队,而我们这些独行侠,就只能一个人一直站到底了。只要还没有倒下,就得继续站下去,一直售票窗口,一直站到能和售票员隔着玻璃说话的时候止。虽然到了那个时候,还不一定能买到车票。

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下午两三点钟了。这个时候,售票厅的大门又打开了,紧接着,一阵响亮的脚步声,由远而近跑向售票厅。又放了一批人进来了。我向后面望了望,来的人不少呢。没过多久,门很快又被关上了。又有人,许多人被关在了门外。那些进来的人,按照当时的售票速度,还不知道他们在售票厅收工以前,有没有机会靠近售票窗口呢。看了看他们,我现在倒有一种幸福感了,因为,此时我已经站在队伍的中间位置,而不是最后了。我现在的位置,可以远远地望见售票窗口了,偶尔,还能听到售票员与旅客的对话了,当然是售票员的回答,因为售票员的话通过扩音器扩了出来,而旅客没有戴扩音器,自然他们的话听得不清楚。不过,绕过售票厅的杂音中传递到我耳朵里面的内容,却让我听了压力很大,因为售票员的回答得最多的是:“没有了。”没有了,这三个字就足以告诉你,辛辛苦苦排了几个小时的队,结果却是白忙碌一场。不过,许多旅客并不想放弃。回家的路有千万条,坐不上这趟车,就坐那趟车吧,只要能上车就行。坐不到这个站,就坐另一个站吧,只要离家不算太远的,就算多走一段路,多花一点钱也行,只要能赶回家吃团年饭,就算走一点冤枉路,花一点冤枉钱也值得,总比留在车站过大年强一百倍吧!这些可怜的农民工们,在广东辛辛苦苦忙了一年,有的人,一年下来存了一点点钱,有的人却没有存到。不管有钱没钱,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回家过年!就是这个决定支撑着他们,在售票厅排长龙,为买一张回家的车票。

站在中间位置,比站在最后面好多了。因为在这里,可以看到希望。许多人,和我差不多时间进售票厅的,经过几个小时的煎熬,眼看着离窗口近了一些,有的人脸上,露出了笑意。我旁边的队伍中,有一对夫妻,他们俩轮流站队。妻子站了好久了,轮到丈夫来替换她。她走出队伍,看了看自己的位置,显然对自己现在的位置挺满意,于是掏出手机,打电话给家里,告诉家人,他们马上就能买到车票了。在这个时刻,能买到一张回家的车票,可比工厂多发了一个月工资还高兴呢。二00一年,用得起手机的农民工还不多。电话费贵呢!就算是用手机的人,也在想着少说几句,省一点电话费。那个女人也一样。说完话,很快就挂掉了电话。就在她要把手机重新塞进口袋的时候,有一个人对她说:“把你的手机借给我打一个电话行吗,我的手机没有电了。”女人对向她借电话的人说:“不好意思,我的手机也没有电了。”当时我觉得那个女人真是小气,人家不就借她的手机打一下电话吗,干嘛不借?现在我懂了,不借电话是正确的。这个社会,最好不要做好人。说不定她的手机借出去,就没有了呢?售票厅里那样多人,鬼晓得站在你身边的,是好人还是坏人?大家一起聊聊天当然没问题,但是借东西绝对是不现实的。多年以后,看到一则描写广州火车站站前广场的文字,文字的大概内容是这样的:在广州火车站广场上,每天都有近二十万坏人在此走过,所以不要相信任何一个陌生人的话。这几十个文字,把每天穿梭在火车站广场的旅客全部当成坏人了。事情情况是,不仅仅只是广州火车站乱,广州东站也是如此。当然,可以扩大到全国各地,不管是火车站还是汽车站,抑或是轮船码头,人流量大的地方,秩序都不会好到哪里去。坏人永远不会在自己脸上贴上标签,所以你无法知道自己身边的陌生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在不知道底细的情况下,就把他当成坏人吧。这样做,虽然有点冷漠无情,但是可以保证你不受伤。

连续站了几个小时,我已经麻木了,不知道饥饿,不知道辛苦,只知道随着队伍向前移动。脑海里面,只闪现出两个字:车票。就像灰太狼在饿极了的时候,做梦都会想抓羊一样。现在回忆起来,那个时候的我还真厉害,一路站下来,最后居然还真的弄到了一张车票。现在要回家,不会像以前那样傻到走进了车站才去买票,都会提前到正规的车票代购点买好了车票,再启程去火车站坐车。就算是在春运的时候,也是先弄到车票再出发,省得又去车站排老半天的队。

队伍又朝前挪了挪。这个时候,我离售票厅已经相当近了。不过,从我脚下到售票窗口这短短的几米距离里,却站了不下二十个人。要等前面的这些人,都离开了窗口,才有我靠近窗口的份儿。不过,比起站在我后面的人,我真的太幸福了。后面有多少人,在羡慕我站了一个好位置呢。这个好位置,是我一分一秒地熬过来的!

第九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