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1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13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从天志厂到东坑汽车站并没有多远,没有走多久就到了,去买了车票,就到专门的候车室时里候车。我去得早,候车室里面除了一个乘务员,并没有其他的人。我坐在板凳上等了一会儿,才又来了几个乘客。天气太冷了,没有多少人愿意一大早就出门的。很快车就到了,检过了票,坐上了开往广州的客车。这趟车是驶向省汽车站的,省汽车站和火车站挨着。现在想起来,还真感谢老一辈设计者,把省汽车站和火车站建在了相距不远的地方,下了汽车,不用走几步路就可以到火车站,少了转车的麻烦。

车子里面开了暖气,坐在车里面,丝毫感觉不到外面的寒冷。看来四十块钱一张的车票不是白要的,坐在这样的车上,就是舒服。汽车缓缓驶出东坑汽车站。我向车窗外望了望。其实向外望也是我自作多情,并没有人来送行,也没有人认识我,就算向窗外看一百遍,也没有惊喜。不过,这已经是习惯xìng的动作了。我在心里对着窗外说:东坑,明年我还会来的。就像灰太狼每次失败以后,都会说:喜羊羊,我一定会回来的一样。我不相信明年自己依旧是一个失败者。

从东坑到广州,走高速才要一个多小时。出了汽车站,我就跟随着人流,向着火车站的方向走去了。其实,对这一带我并不熟悉,只知道,跟着人流向前走就没有错。来广东十年了,从汽车站到火车站的那段路,以及从火车站到汽车站的那段路,走了许多次了。每次只要记住:跟着人流走,绝对就没有错。这儿的人流量实在是太大了,穿梭于其中的,几乎全是肩挑背驮的农民工。他们穿行于两站之间的路上。如果我是摄影师,如果让我去拍摄广州的人物,不用去别处,在两站之间的路上,就能找到最好的人选。

春运期间,人流量比平时多了很多。我们这些匆匆赶向火车站的人,就像正在迁徙途中的沙丁鱼。人头挨着人头,脚碰着脚,如果脚步慢一点,就有可能被后面的人踩倒。我夹杂在人流中,被后面的人流推动着,向前走去。所幸身强力壮,行李又不多,后面的脚才没有踩到我的脚。一路被人流挤到火车站广场外面。正要进站,却见前面是一眼望不尽的,黑压压的人头。广州火车站,进入了一年中最忙碌的时段。我只能跟着前面的人头,向更前方挤。据说春运时期,广州站一天要发送几十万民工,这个数据一点都不掺假。不相信,春运的时候,你在火车站门口看一看就知道了。我被后面的人流向前挤着,可是挤了老半天,脚步却没有向前蠕动一步。就在这个时候,车站的广播响了:“各位旅客,广州火车站只预售三天以内的车票。二月五日到七日的车票我们已经全部售完(农历二十五到二十七),售票厅现在已经停止营业,现通往售票厅的大门已经关闭,请各位旅客不要向售票厅这边挤。”还没有进站,就没有票卖了。不过,进站的人流并没有因为广播而停止。人们依旧在朝前挤。我夹在人流中,想进难,想退更难。在人群中挤了一会儿,始终没有前进半步。这时前方有人在高呼:“进不了售票厅了,售票厅关门了。”其实广播早就播了,可是就没有人相信。大家都在盼望着出现奇迹,但是奇迹却没有出现。不行,在这里挤也没有办法,进不了售票厅,就买不到车票。我记得从广州开往宜昌的火车,除了广州站有两趟,东站还有一趟呢。不如去东站去看一下,说不定那儿的人会少一些?

决定去东站,我就想从人流中撤出来,坐车去东站。可是,撤离,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话题。我扛着编织袋,依旧是左挤右挤,还不停地对着后面的人叫:“让开一下,我撤了,我撤了。”不知道挤了多久,才从人流中挤出来,来到了公jiāo站台前。春运期间,唯一的好处就是,火车站里面的值班人员倒是很多,想问路挺方便。我问了一个值班人员,去东站坐几路车,然后就在站台上等了。广州的公jiāo车就是方便,没有等几分钟,车就来了,投了两块钱纸币,就坐上了开往火车东站的公jiāo。

公jiāo车上的人,绝大部分都是回乡的农民工。到了东站,依旧是跟着人流向前走,就到了东站广场。刚进广场,就听见一阵响亮的脚步声。只见一群人,扛着行李的,没有扛行李的,他们都在奔跑着,向一个方向奔去。不知道他们要奔向哪儿,总觉得跟着他们一路跑下去就没有错。于是,我像一个傻瓜一样,也跟着这些人流,一个劲儿地向前跑。像我这样头脑简单,只会跟在别人后面跑的人,有时候还真能占到好处。这群人不是奔向别处,他们正是奔向售票厅的。如果那个时候,我站在广场上考虑一下,或者问清他们是去哪儿了再奔跑,或许就进不了售票厅。因为在那个时候,根本没有时间去考虑,就算你去问别人,人家也顾不上回答你的问题。从广场到售票厅并没有几步路,不过这段路似乎跑了很久。一路跑呀跑呀,我就进了站,进了售票厅。就在我进了售票厅不久,只听见一声响,售票厅的大门就关上了。那些还没有来得及跑进来的人,就被关在门外了。在广东十年,广州东站我只去过唯一的一次,对它的印象不如广州火车站深,不过至今仍旧记忆在脑海深处的,就是为了买一张回家的车票,从上午十一点钟进售票厅,到下午五点多钟买到车票,我在那儿站了六个多小时,没有喝过一口水,也没有上过一次厕所。因为只要你离开一下,你的位置就没有了,又得从最后面开始排起。

第九十六章

第九十六章

进了售票厅,我却排在最后,前面是看不到头的人流。来东站的路上,我想象着东站的人会少一些,但是实际情况是,这边比广州站好不到哪里去。这里的人确实是少一些,不过那是因为东站本身就比广州站小,容不下广州站那样多的人。所幸的是,东站的售票厅还在正常营业。虽然站在队伍的最后面,可是只要还能让我排队,就有希望买到回家的车票。

其实算起来,那个年头,从广州开往宜昌的火车,比现在还多,那个时候广州站有2178、2286,东站有2115,总有三趟车,咱们在广东打工的宜昌人,算起来也不会超过十万吧,一天三趟车,最少可以拉走六七千人,就算他们全部要回家,十多天功夫就把他们全部送走了,按说车票也不会太难买。可是,摆在眼着的事实却是:到了春运的时候,从广州开往宜昌的车票,就是买不到。那个年头,许多四川的民工,回老家还取道宜昌,所以在开往宜昌的火车上,讲四川话的人,永远比讲宜昌话的人多。宜昌,处在长江的咽喉处。早些年,四川人出川回川,大都要取道宜昌。现在开通了宜万铁路,不知道这种状况有没有好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