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1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12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家的人并不特别多,被炒的人也没有多少个。发工资的地点在饭堂门口。我站在队伍中间,不一会儿,就轮到我了。jiāo了厂牌,写字楼的文员拿出我的工资表,签了名,领了工资。打开工资袋,整钞毛钞加在一起,厚厚的一叠呢。不过,我并不高兴。我们这些离厂人员,辞工的和被炒的,领了工资以后,发现了一个问题:每一个离厂人员,都被扣了一百八十大洋!工厂里面该扣的,也就是每个月十五块钱的治安管理费。进入二00二年以后,我们在工厂才呆了一个月,顶我也只能扣我们十五块钱,工厂却黑心地扣了这样多。本来可领到八百多块钱的,被工厂扣了这一笔,就只剩下七百块钱了。有几个人不服气,去写字楼找厂长评理。厂长却说,这是工厂二00二年的新规定,凡是离厂的人员,得扣足一年的治安管理费。明知道这是不合理的,但是我们势单力蔳,也只能任凭工厂宰割了。工厂真黑心呀,平时被老板榨取了那样多的剩余劳动价值,我们都没有怨言,现在我们要离开工厂了,不管我们平时为工厂作的贡献大还是小,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到了这个时候,工厂却依旧不放过我们,要多扣我们一百六十五块钱。我们又为工厂免费打了几天工了。

领了工资,我就出去买衣服。一个人也走不了多远,就去了初坑市场。那个时候,在我的眼里,初坑市场里面卖的衣服就已经够好了。至少那些衣服颜色鲜艳,而且款式比老家的衣服洋气多了。来东坑一个月了,也从工厂领到了七百块钱的工资。虽然上午刚刚被工厂炒了鱿鱼,不过这一丝不快在这个时候,已经被即将回家的喜悦取代了。这个时候,我只想着一件事情:买一件漂亮的衣服,大大方方地穿回家。人都是有虚荣心的,我也不例外。

在初坑市场转悠的时候,遇见了小凤。她也是来买衣服的。她告诉我,她已经买好了回松糍的车票,是大客车,车费要四百多块钱。我告诉她我还没有买到车票。她说:“你跟我一起坐车到松滋,再转车回去吧,上午我舅舅去买车票的时候,还有好多票没有卖完呢!”四百块钱一张的车票,我坐不起,我还是挤火车回去吧!我对小凤说:坐车到了松滋再转车回宜昌去太麻烦了,而且我对松滋又不熟悉,不知道在哪儿才能坐上开往宜昌的车呢,倒不如坐火车回去,就算挤一点,也算是熟路吧。我和小凤一家店挨着一家店找,小凤买了一件大棉袄,因为她说她回去以后,就不来广东了,准备在家里开小酒厂,家里的冬天冷,这件棉袄还有用处。那件棉袄可贵呢,要五十多块钱。小凤买好了棉袄,就帮我挑选衣服。挑来挑去,我选了一件鲜红色的外套。很便宜,才二十二块钱。不过衣服却很好看,大过年的,穿在身上喜气。买好衣服,出了初坑市场,小凤就回厂了。我还有任务:寻找东坑汽车站的位置。明天,我得从东坑出发,坐车到广州,再坐火车回宜昌去!很想让小凤陪着我去汽车站的,不过她确实没有时间,我也不能免强她。不过,她告诉我,让我沿着大路一直往前走,前面没有多远就是东坑汽车站了。

我于是提前刚买好的外套,慢悠悠地向前走。其实从初坑市场到东坑汽车站并没有多远,只是因为是第一次去,所以觉得走了老半天才走到。进站问了一下,从东坑开往广州的车多着呢,每十五分钟就有一趟。而且在车站外面,还专门设了一个候车室。完成了任务,我原路返回天志厂,收拾行李去了。收拾好行李,就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了,天志厂还有一个好德xìng,就是虽然炒了你,但是你还可以在这里吃饭,住宿几天时间,并不像其它工厂一样,见你结清了工资就马上撵你出厂门。不过,晚饭我并没有在工厂里面吃。饭堂是个流言满天飞的地方,我不想坐在饭堂吃饭的时候,却被人指着后背说:“她被炒了。”花三块钱去外面吃了一份快餐回厂,就去找大妹。

其实我的行李并不多,最值钱的物件,依旧是那一只我视若宝贝的密码箱。不过我不想把它提回去,今年提回去,明年还要提出来,倒不如放在大妹这儿。把那些不用带回家的衣物和几本破书装进了箱子,提到了大妹宿舍。被子也懒得装进箱子,全堆到她的床上去了。大妹看了看我箱子里面的物件,对我说:“你这个人,就是被书给害了,书读得越多,人就越傻,以后可要学聪明一点。”她这样说我,我也只有一笑了之。我看了看要带回家的行李,不多,只有几件换洗的衣服而已。去厂门口的小店,花四块钱买了一个编织袋,把那些东西装进了编织袋,任务就完成了。因为我要赶着明天早晨走,大妹晚上也就没有加班,而是陪我出去逛街,又给我买了一大堆食物。

回到她的宿舍,大妹问我:“你身上现在还有多少钱?”我告诉她,发的工资加上以前剩下的,还有七百块钱。她想了想,说:“上次你借给我九百块,我先还给六百块钱。这六百块钱你做来去的车费和过年的零花钱,你身上的七百块钱,拿去还姑妈的欠债吧,你还欠她家一千四百块钱吧,先还一半,告诉她,那一半明年再还给她,不要让人家小瞧了你。大妹想了想,又对我说:“我想,等你来广东以后,你身上肯定就没有钱了。你明年不要来得太早,等我发了工资再来,到时候我再还你三百块钱,你拿着那三百块钱找工作,明年就在广东努力挣一年钱吧,不要像今年,一年忙下来,苦没有少吃,到头来却打了一年的水漂。”

晚上,我就和大妹挤在一张床上说话。大妹对我说:“其实在前几天,我就觉得我和你,总有一个人会惹麻烦,那几天我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一个晚上顶多睡两个小时,可是白天却一点瞌睡都没有。”我说:“其实这也不算惹麻烦,说不定明年我再来广东,运气会好一些,会找到更适合我的工作呢?”这句话还真被我说中了。被天志厂炒了鱿鱼以后,再来广东时,我的运气居然变好了。

第九十五章

第九十五章

年二十五一大早,我就提着行李,到厂门口排队了。被炒的人和回家的人,都赶在这个早晨离厂回家。因为是大批人马,所以并不用开放行条,不过保安要逐个检查行李才放行。保安检查行李的速度不算太慢,排了一会儿队,就轮到我了。我打开编织袋,保安伸出手在袋子里面翻了一遍,没有可疑物品,于是我就提着袋子走出了厂门,向着东坑汽车站的方向走去了。

现在我还记得,那天是yīn天,风特别大,走在路上,风一个劲儿地拍打着我的脸。我穿着头天买的大红外套,配了白色的休闲裤。那是我最好的衣服了。外套并不暖和,风吹到身上的时候,感觉有一点冷。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