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1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11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你想回家就让你回的。有些人是车间的骨干,领导不让你走,你当然只能留厂。所以,每到过年的时候,总有那么几个人,因为不能回家而心里愤愤不平。当然,在放假之前,还有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就是发工资。这是年前最后一次发工资了,不管是否回家过年,都得花钱。按照天志厂的惯例,年尾了,除了发工资,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清理门户。虽然年饭是请全体人吃了,但是并不等于接受所有的人在工厂过年。工厂看你不顺眼,趁着过年发工资的时候,就把你扫地出门了。

当然,哪些人将被扫地出门,尽管工厂守口如瓶,到了最后的时刻才公布名单,不过在前几天总会走露出一点风声。在发工资的前几天,有一天大妹突然问我:“听说你们质检部要炒人了,而且听说是炒新人,最近质检部也就招了两个新人,被炒的人不会是你吧?”大妹这样一问,我心里倒有底了。进厂一个月,我的表现不算太好:大错没犯,小错不断。另一个新人是一楼塑胶部的,那边的事情自然比二楼的少,如果二选一,我肯定是最合适的人选。不过,我不想让大妹替我担忧,我对她说:“我也不知道,没有人通知我。”她说:“你真是笨死了,人家要炒你,会提前通知你吗?老实说,你有没有犯错误?”我说:“小错误肯定是犯过了,大错误还没有犯过一次。”大妹反而劝我说:“你不要着急,我只是问问你,你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工厂又没有点名说要炒你,你不管那些闲话就是了。”

时间很快就到了小年。二十三下午,厂里面就贴出通知,说小年发工资,辞工和回家的,下午两点半领工资,留厂人员下班以后领工资。当然,辞工走的人,工资是一次xìng结清的。只是请假回家,年后还回厂工作的和留厂人员,只发二00一年十二月的工资。我二00二年元月才进厂,这次发工资和我无缘。不过,过年也用不了多少钱,口袋里面还有一点。如果不够花也不用担心,大妹发了工资,她会留足过年的钱。

小年在老家是重要的节日,这天据说也是灶王爷升天的日子,所以很隆重,要磨豆腐,煮ròu,敬灶王爷的。不过在广东,却一点年的味道都没有。或许,我们生活在工厂,根本闻不到节日的味道吧。依旧是早晨七点半,迎着刺骨的寒风去上班。离放年假还有几天,得坚持到最后。依旧是喷油部一个小时,丝印部一个小时,然后喷油部一个小时,丝印部一个小时,喷油部十五分钟,丝印部十五分钟,四个半小时就这样混过了。我丝豪不知道,这是我在天志厂最后的半天工作时间。

中午照例去厂门口打下班卡,却怎么也找不到卡了。问了保安,才知道卡被写字楼那边拿走了。不用再问了,被炒了。天志厂炒人的方式,就是先收了你的工卡,然后再通知你。原来前几天大妹听到的消息,并不是流言。在饭堂门口遇见了大妹,告诉她,我真的被炒了。她说:“怕什么,东坑这样大,又不单单只有天志厂一家工厂,哪儿找不到工作,不用着急,先去吃饭。”那是我在天志厂吃的最后一顿饭。中午的菜不错,有红烧鱼,不过我却一点胃口都没有。工厂早不炒人迟不炒人,偏偏在过小年这天炒人,让人家哪有好心情过小年?偏偏在吃饭的时候,阿平又跑过来对我说:“万传芳,你下午两点半结工资吧。”都已经知道自己被炒了,她通知我也真是多此一举!不过,也得谢谢她好心了,怕我傻到连工资都不要就滚出天志了,所以还记得叫我去结工资?

吃完饭,大妹对我说:“你想好了,过年要不要回家。如果不回家,就赶快去租房子吧,过几天连房子都租不到了。”我对她说:“回家的车费太贵了,我留在这边过年吧。”一听说我留在这儿,她倒是很高兴,过年的时候,有个人陪着她了。我们去初坑市场找房子。平时月租才一百块钱左右的房子,这个时候突然涨价了,变成月租两百多块了。在二00一年,从东莞回家的车费,总共才要一百多块钱呢。一个月的房租,居然比回家的车费还贵!那些包租婆包租公还真会赚钱,一年之中,只有过年的这一个月房子紧张,所以他们就在这几天涨价了。当然,这个涨价,也只是针对新房客,针对过年这一段时间。至于那些老房客的房租,还是原价。这是多年以后我知道的一个规律。就算房租涨到了两百多块钱,却并不是每栋楼都有房子出租。稍微好一点的房子,都全部租出去了,剩下的那些,要么光线不好,要么是夹板房,小得跟鸽子笼一样。找了好几家,情况都一样。我对大妹说:“我去找一下工作吧,看有没有工厂招工。如果有工厂招工的,我先进一家厂,熬过了过年这几天再出来。”大妹说:“现在不知道还有没有工厂招工,你去看一下吧,我回去上班了。”

她回去上班,我开始走街找工作。对东坑我并不熟悉,从初坑市场出来,沿着公路两边的厂房找了一圈,只有一家工厂门口挂着一张招工牌,而且是招丝印工的。看来我还真和丝印工有缘。我问了保安,是招熟手还是招新手,保安说,这儿只是分厂,招工的是总厂。我问他总厂在哪儿,他说在三甲工业区那边,让我自己走过去问一下。三甲工业区倒是听别人说过,不过我不知道在哪儿,自然也没有去了。转了一圈,一无所获,只好又回天志去了。进了厂,先告诉大妹,工作也没有找到,所以我决定回家去。大妹说:“回去看一下吧,不知道家里的情况怎么样了。等下领了工资,你买一件新衣服穿回去吧,来广东一年了,就算是被炒了回家,也得穿体面一点,不能让村里人笑话你。”这个道理我当然懂,而且回家以后,还得装出高兴的样子,矢口不能提被炒鱿鱼的事情。家里面那些没有见过世面的老太婆老头子,总把被炒鱿鱼说成是“被开除了”,总觉得那是一件极不光彩的事情。其实,在外面打工的人,谁没有被炒过?多年以后,在广东,我还把被天志厂炒鱿鱼当成笑话一样讲,和朋友们分享一下被炒的经历。

第九十四章

第九十四章

我大致估算了一下,在天志厂混了一个月,可以领到八百多块钱的工资。来广东一年,这应该算是我最高的工资了。以前在德能电器,工资最高的时候,也就是六百多块钱。想到一下子可以领到八百多块钱,我又开始后悔了:为什么不好好地做呢,如果表现得好一点,也不会被炒,以后可是每个月都能领到这样多的工资呀!其实,有时候也并不是我想好好表现,就一定能好好表现的。工厂要炒我,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现在,就等着两点半到了,去排队领工资了。

本来才一百多号人的工厂,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