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1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旁边的空地上,又站在空地上望了望不远处的一三八工业区,然后沿着空地向前走了没有多远,就来到了一个小村庄旁。那个村子叫什么名字,现在倒是记不起来了。只记得我当时看见了村委会的公示栏。公示栏的右边,有一条黄泥路。我可没有心情看那些什么公示,一则我不是那个村子的子民,二呢,我还急着赶路。站在黄泥路上,依旧可以望见不远处的一三八工业区。我顺着黄泥路向前走,一边走,一边向着前方看去,一三八工业区还在我的眼皮底下,所以我相信没有走错。走着走着,我走到了铁路桥下面。穿过了铁路桥,又向前走了一段,这时呈现在我眼前的不是一三八工业区漂亮的楼房了,路的左边,是一片荔枝林,荔枝林里,隐零星地分布着一些坟墓。路的右边,也是荔枝林,间或有一两户人家。周围的一切告诉我,这就是刚才公示栏上的那个村庄了。我到乡下来了。周围的一切环境都是陌生的。我还是第一次,独自一人来到这里。可是,我的心里却没有丝毫的恐惧。我的思想,被找到通往一三八工业区的小路据着。这种思想,左右着我的行动。走过了荔枝林,印入我的眼帘的,是一片等待开发的黄土地。在那一大片黄土上,有几间活动板房,看样子,这儿又准备建房子了。工地似乎刚刚开工,人气并不旺。站在黄土地上,我向前望过去,前面,似乎在非常遥远的地方,有几栋房子,但是凭直觉,那遥远的地方,并不是一三八工业区。我怀疑自己走错路了。为什么一三八工业区突然就不见了呢?不能再走下去了,再走下去,或许会离一三八工业区越来越远。我原路返回了。后来我才知道,正是脚下那条只敢走了一半的路,准确无误地通往一三八工业区。其实,我只要沿着黄土地再向着走一走,顺着路转一个弯,再过一个铁路桥,我就到达了凯升电子厂的脚下了。可是那个时候,就是没有一直走下去。

我又回到了村子的公示栏前。我总觉得,通往一三八工业区的小路,一定在那里。刚才在赶路,看见黄泥路就向前走了,却没有留意周围的景物。现在我才注意到,公示栏的左边,是一畦畦菜地。菜地里面,阡陌众横。说不定,就是菜田里面的某条小路,通往一三八工业区呢!于是我顺着菜田的一条小路直走过去。这一次,我相信自己没有走错。因为站在菜田里面,我依旧可以望见不远处的凯升电子厂。很快我就走到菜田中央了。这时,菜田里突然传来了一阵狗叫。我顺着狗叫声望过去,一条黄狗坐在地里,向着我这边不停地叫着。一听到狗的叫声,我就有点怕了。狗是凶狠的动物,如果不幸被它咬到,可是一件麻烦事情。我停下了脚步,看着周围的动静。狗只是坐在地上叫,并没有准备向我这边发起进攻。狗的旁边,有一个农fù在田里劳作。她抬走头向我这边望了望,也没有同我说话,又继续埋头干活了。显然,对我并没有敌意,看来她没有把我当成进菜园里面偷菜的人。当然,这还得感谢季节。那个时候,我去的那片菜园里面,虽然也种了菜,但是却是一片菜苗,没有一株成熟的菜。如果是在蔬菜成熟的时候进菜园,或许我会受到另一番“款待”。

虽然她对我没有敌意,但是在她抬起头的片刻,我却被她吓了一跳。广东农民,似乎比全国其他地方农民的肤色要黑得多,所谓的古铜色的皮肤,或许只有广东农民的脸上,才能看到那种地地道道的古铜色。皮肤黑倒没有什么,关键是她的头上,戴着一顶非常奇特的帽子。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帽子。帽子的沿子有我们老家的斗笠那样大,帽沿的边上,还有一圈宽大的,黑色的布边垂下来。垂下来的布边遮住了她的额头,所以无法看清她的容貌。于是,一张普通广东农fù的脸,在我的面前就有了神秘感,我总觉得她不是广东人,倒像小人书上的越南女特务。想起来那个时候的我真是见识太少了,居然会被一顶帽子给吓着。小乡巴佬嘛,自然就是这个样子的。后来,在广东呆久了,也看习惯了那样的帽子,就不再觉得那顶帽子可怕了,相反地,看见那种帽子,我就觉得特别亲切。我听广东人说起过,戴着那样的帽子在地里干活,帽沿大,所以能遮挡很大一片阳光。垂下来的黑布条,既可以遮挡阳光,又可以挡住虫子。想起来,那确实是一件好家当,我还想着从广东带几顶这样的帽子回家给家里用呢,可是找遍了大大小小的商店、农贸市场,居然都没有人卖这种帽子。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样的帽子只有客家人才戴的,他们应该只是做了自己戴戴吧,还没有把它演变成为商品。

我在地里站了片刻,偷偷地观察农fù的动作。她只是在地里给菜苗施肥罢了,看样子也不是所谓的特务,当然也不会对我怎么样,于是我继续向前直走,一直走到菜地的边缘。那儿有一条污水沟。沟那边,就是一三八工业区。凯升电子厂就在我的斜对面了,只是隔着一条污水沟。我沿着菜地的边缘,顺着污水沟的方向,向着凯升电子厂的方向走过去。污水沟并不宽,但是我跨不过去。我一边走,一边找窄一点的位置。这样又向前走了一段。工厂就在我的上方了,依旧是隔着一条污水沟。得跳过沟去!这儿的沟面不算太宽,我站在菜地的边缘,纵身一跃,一只脚落到了对面的土坎上,一只脚却掉进了污水沟里。我伸了伸腿,脚就从沟里面拔出来了,鞋子上、袜子上已经沾了一层臭臭的污泥。我在沟边上扯了一把草,擦了擦泥巴,向坡上爬了几步,就到了工厂的花坛边上。终于到了。不过,此时已经是六点半过了,工厂又开始加班了。大妹此时应该在仓库里面忙碌着。不过,我还是不死心,想见到她。

我走到了保安室门口,向里面望了望。没有等我开口,保安却先问我有什么事情。我指了指桌上的电话,对他说:“我能不能借你的电话打一下你们工厂的内线,就打到仓库去,只要一分钟就行了。”保安说不可以。我告诉她,我要找的人在仓库上班。他说,你写个纸条给她吧,等她下班的时候,我帮你把纸条jiāo给她。我身上也没有带笔和纸,只有向他借了。他倒是很爽快地就递了笔和纸给我,对我说:“你快点写,写完了就快点离开这儿,保安室门口,不许外人逗留。”我就站在保安室外,给大妹写了个纸条,大致内容是,今天下午我来找过你了,是从球场不远处的菜地里走到你们工厂对面,然后跳污水沟过来的。来的时候,你已经加班去了,所以我没有见到你。我们工厂没有事情做,估计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在那儿挣不到钱。你帮我留意一下周围的招聘吧。写完了,我把纸条叠好,在纸条的背面写上了大妹的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