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0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09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婚礼,依旧穿着那件黑外套。仔细想想,她也挺不容易的。当然,在外面打工的人,大多数人的家境和秀芳差不多,都是穷人出身。要不,谁宁愿在外面拼命地加班,挣那一点加班费呢?

下午下班的时候,秀芳就已经回来了,看来她的速度挺快的。参加了婚礼回来,我们当然得问一下闲话。阿平问她:“今天的婚礼执闹吗?”秀芳说:“怎么说呢,不算热闹。”涯子问她:“在哪儿开席?”秀芳说:“就在养猪场里面摆了几桌,他们自己做的饭菜。”我们这些外地人,在广东这个陌生的地方,能有多少亲戚朋友呢,能摆上几桌,也足以说明人家小两口还算有本事,尽管是在养猪场里面摆酒,却还有几桌人去庆贺。据说婚礼现场,双方的父母都没有去。阿平又说:“你出去参加了婚礼,有没有带礼物给我们呀,我们要吃糖。”秀芳说:“吃饭的时候,桌上才放了一点散装的糖,一个人都没有拿到几颗,吃饭前就吃完了,哪有带回来的,瓜子倒是有很多,不过我没有带。”想起来那对小夫妻还真可怜,婚礼居然如此简单。或许,在他们的眼里,能举行一个小小的婚礼,也是幸福的。我们这些漂泊在外面的人,多少人结婚的时候,连一件新衣服都没有,更别说办一场婚礼了。少了一场婚礼的婚姻确实有一些遗憾,但是我们的生活却依旧精彩。

年底的时候,人情似乎特别多。有一天下午,上班到三四点钟,阿平过来对我说:“我要请一会儿假,你看货的时候,看仔细一些,不要让其他部门的人揪到你的小辫子。”那天她很晚才回来,回到宿舍就拆开了一小包喜糖,给我们一人递了两颗,她自己也放了一颗糖到嘴巴里面,然后才对我们说:“我这包糖特别贵哟,一百块钱一包。”原来她下午参加旧同事的婚礼去了,以前她和那个同事关系不错,所以包了一张百元大钞。这些人情,都是流出去了就没有回来的了。

没有过几天,天志厂里面也飞起了请贴。发请贴的是总务部的陈老太婆。陈老太婆是土著的东坑人,长着一副广东人的黑皮肤,不过她的个头挺高,身体也壮实,看上去年轻的时候,没有少干体力活儿。其实她的这份请贴完全没有必要在天志厂里面铺天盖地的发下去,因为又不是她自己过生日或者什么的,是儿子结婚。她儿子自然有自己的朋友圈子,天志厂的这些人,连她儿子长得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却要被请去参加婚礼。不过,据说陈老太婆每次家里摆酒,就在天志厂铺天盖地地发请贴,嫁女儿、婆婆七十大寿,每一次都请了天志厂的人。这一次儿子结婚,在天志厂有一点头衔的人,就算平时与陈老太婆没有任何关系的,她都下了请帖。我很幸运,进厂没有几天,陈老太婆并不认识我,所以我幸运的没有被请到。不过,大妹却没有那样幸运。陈老太婆负责的所谓总务,其实也只是每天早晨帮着工厂买一下菜而已,回厂以后就没有其他的事情做了。或许,写字楼那边看她实在是太闲了,就给她挂了另外的职务:分管仓库。其实仓库是有主管的,而且仓库里面的帐目她根本都看不懂,她去仓库也只是去溜跶一下,看有没有人在上班时间偷懒。她领了这份工作,别的事情没有做什么,倒是经常朝老板那儿打小报告,说谁工作不认真,或者说谁工作总是出错。因为和老板是同一村庄的人,所以只要打小报告上去,准灵。据说此前,仓库里面的一个文员就是她打了小报告而被炒的。

大妹收到陈老太婆的请帖,就来找我借钱。她说:要三十块钱就够了。我说:人家陈老太婆请你,你最少也得送个五十块钱吧,送三十块钱哪够。大妹说:就这样多了,这些帐都是有去无回,给再多都没有用。我说:你送三十块,小心以后陈老太婆给你穿小鞋。大妹说:红包上面又没有写我的名字,她怎么知道三十块钱就是我送的。我既然只准备送三十块钱,自然有办法把这三十块钱送出去。她真的只包了三十块钱去参加陈老太婆儿子的婚礼。

据说那天的婚礼特别热闹,毕竟天志的员工都去了好些。吃饭倒也简单,并没有去酒店,而是在村子里面的祠堂摆的,也没有几碗菜,就按广东的做法,八大碗。吃完饭,主人站在门边上送客。那天客人多,所以门的两边各站一个。一边站着陈老太婆的儿子,一边站着陈老太婆。大妹说,她发现陈老太婆的儿子特别精,上去的人递红包的时候,他都把递红包的人仔细打量一番。或许,是为了方便在清点红包的时候,回忆是谁送的吧。陈老太婆自然没有儿子精了,所以大妹就夹杂在人群中间,把红包递给了陈老太婆。陈老太婆接过大妹递过去的红包时,捏了捏红包,还小声地问大妹:“你包了一百块呀?”大妹说是。后来,陈老太婆就特别喜欢大妹,总是说她的好话。

第九十二章

第九十二章

一过腊月十五,工厂里面就开始统计留厂人员的名单。在二00一年,留厂的人员还是挺多的,回家的只是一小部分,因为车费贵。对于许多人来讲,宁愿平时请假回去几天,这样车费会便宜很多,而且也不愁买不到车票。我们部门是老刘亲自来统计。他问我过年要不要回家,我特别豪爽地说,不回去,在广东过年。长这么大,一直在家过年,想尝试一下在外面过年的滋味。大妹过年也不回家,我和她在一起,正好可以凑合着过。我们宿舍里面的同事,除了小凤辞工要回家,其余的几个人都是广西的,她们离这边近,说要等到工厂放了假才走,不用提前回家。所以就算不回去,我呆在自己的宿舍,也不会寂寞。等到工厂放假了,我就和大妹挤一张床上去说话吧。

母亲知道我们不回家,从家里寄来了许多好吃的。后来据大妹讲,母亲寄过来的东西,直到过完年后才收到。她打开包裹一看,居然是咸蛋和油zhà的东西,还有一点熟腊ròu。咸蛋已经坏了,油zhà的东西也变质了,只有腊ròu热一下还免强吃得下去。那一点东西,母亲花了三十块邮费。那个时候母亲没有来过广东,或许她以为,家里的盐蛋和油zhà食物在广东很少有吧,所以连这个也寄上了。不算成本,单单只几十块钱的邮费就贵死了。她并不知道,在广东,咸蛋和油zhà食物,是被列入垃圾食品的行列的,吃的人少,不像老家的小村庄,吃一次咸蛋就算见了荤,而油zhà食品,只有在过年过节的时候,每家每户才zhà一点吃,舍不得那一丁点菜油呀!

工厂订在腊月十八下午吃年饭。在广东,大部分工厂过年的时候,会请工人们吃年饭的。有的工厂,吃完年饭还会开个晚会什么的,举办一个抽奖活动,表彰一下先进工人什么的。当然,也有极少数工厂,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