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0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08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在中午休息的时候,才能和她说上几句话,不过,因为休息的时间太少了,她似乎特别累,回到宿舍,说不到三句半话,就一头倒在床上睡着了,一直睡到闹钟响了才起来,而且她准是第一个离开宿舍的人。阿平那边的包装部也有退货,不过她没有涯子这样xìng急。退货回来,工人返工一下就出货出去。我这边的退货也是工人自己返工。这倒不是因为我比涯子懒,只是因为我自己都是懵懵懂懂的,我其实也想把事情做好,每次丝印部和喷油部的退货来了,我也想亲自去一个个地挑选,可是如果去挑选退货,线上的产品根本没有时间去看了,说不定又会冒出一个问题出来。我真是没有本事。

中午下班的时候,老刘把二楼的质检员召集起来,给我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老刘拿着一大叠退货报告,站在人群中间,公布了这几天的退货情况。他的脸色一点都不好看,看样子肯定是被老板或者厂长大骂过一顿了。不过老刘并没有把火气发泄到我们身上,他只是吩咐我们,每一个人都要看好自己负责的产品,年底的时候,客户那边的质量把关严了,让我们不要一而再而三地被客户退货了。现在仔细回忆起来,以天志厂的环境,质量提不上去也在情理之中。现在的喷油车间,基本都是无尘车间了,那个时候的天志可没有这样好的条件,一边在喷油,包装这边,返工的还在忙着打磨,喷油房里面灰尘满天飞,能生产出好的产品吗?喷油的产品都没有做好,再去丝印了送货出去,不被退货才怪。那个时候,应该也有了无尘车间吧,或许只是天志厂没有去建一个无尘车间而已?还有包装组这边,包装工人一边吃零食一边包装,说不定哪个产品上面就会粘上零食末子。当然这也只是我在胡扯了。

二楼的质检员,也只有我一个人是新手,其余的全是老将了。老将出了问题,可以说成是工人没有做好,而且做品质,又不是逐个全检,偶尔检漏几个不合格品也在情理之中。当然,我这个新手这边有了退货,就是我没有经验,没有看好货了,因为是新人,在工厂里面毫无说话的资格,就只能让别人来说自己了。而我自己确实也表现不佳。

可是,工作还要继续。依旧每天九个小时正班,外加几个小时加班,依旧是从丝印部看到喷油部,再从喷油部看到丝印部。这样的日子日复一日地过着。工作不顺心的时候,一天的时间也难混,生怕在某个时候,就出了问题。可是越担心,越是事多。

我在喷油部转了一圈回丝印部,小艾见到我,就对我说:“刚才我印的按钮,你也没有帮我仔细看,我自己也没看,印了老半天才发现网板漏油了,一个多小时的活儿白干了。”我走过去一看,摆在纸皮上的按钮,丝印旁边确实是多了一个小小的白眼。这些丝印工,正常情况下都只记得赶速度,很少看一看自己产品的质量的。如果质量出了问题,又没有被质检员发现,他们或许就会一直印下去,直到发现问题为止,其实到头来,浪费的还是他们自己的时间和金钱。我看了看那个漏油的产品,说:“这个可以返工的。用一只牙签,沾一点开油水,把那个小白眼涂掉就行了。”小艾说:“这样浪费时间。”我说:“我帮你返工吧,你先把网板补好了,接着印。”出了问题,说起来也是我没有看到,所以只能帮她返工了。

我搬了一个凳子,坐在小艾旁边,用刚才我说的方法,一个一个地返工。看上去纸皮上的按钮并没有多少,可是返工却不是一件好做的事情。得小心翼翼地去做,甚至比印一个产品还要费时间。但是答应了帮她返工,我只能把这些产品全部返完。谁叫我没有看好她的货呢?我坐在桌边上,一边返工一边和小艾聊天。这段时间,工作的压力太大了,不是喷油部的产品出了问题,就是丝印部的产品出了问题。这些问题,我能解决的,一定得解决掉,不让上面的人知道了。其实,帮小艾返工的时候,我也是在帮我自己。因为我不想放弃,我想把这份工作做好。只是,依目前的情况,还需要时间给我磨练。坐在桌前返工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把问题产品返完了。虽然浪费了我这样长时间,但是完成了一件事情,心情也舒畅一些了。得去喷油部看一看了。我起身去喷油部,刚推开喷油部的门,就见阿平站在一只水帘柜边上,一边看货一边训斥喷油工。她下来看货,肯定没有好事,肯定又出问题了。不过,她站在水帘柜边上还好一点,要是去了包装组,假如我不在,包装组的几个嘴长的包装工,肯定会告诉她,我看货还没有她们厉害,这无疑是又朝我本来已经够黑的脸上,再抹上一笔黑色了。进天志厂没有几天,但是坏事一件接着一件来,根本不给我喘气的机会。现在回想起做质检员的那段日子,我的表现真是太糟糕。质检员做成我这样的,恐怕不多吧?

第九十一章

第九十一章

中午回宿舍,只见秀芳拿着一张请贴站在床前。按理说,拿到了请贴,是一件高兴的事情,可是秀芳却一脸愁容,一点也不高兴。阿平走进来,看了看秀芳,问她:“收到红色pào弹啦?”秀芳说::“老乡结婚,明天的日子,让我过去喝酒。”阿平说:“这是喜事,你干嘛还哭丧着脸呢。”其实秀芳不说大家也知道,她的口袋里面没有钱了。离发工资还有几天,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阿平问她:“你那个老乡是干什么的,你们俩的关系怎么样?”秀芳说:“她现在在黄江,自己办了一家养猪场。其实关系也就是一般般啦,还是以前在其他工厂打工的时候认识的,也没有太深的jiāo情。”阿平说:“人家都把请贴寄给你了,你当然得给个面子,去庆祝一下。如果关系只是一般般,包五十块就好了,人在外面,有些红包送出去了,都没有回来的。”秀芳说:“我身上都只有二十来块钱了,哪还有五十块钱包给她?”阿平说:“我借给你五十块钱,你身上的二十来块钱,来去黄江的车费已经够了,明天下午你就出去玩一下吧。”秀芳从阿平手里接过钱,又找别人要了一个红包,把钱包好了。

尽管腰包里面揣着已经包好的红包,但是走出去的时候,却依旧不太开心。五十块钱,是她几天的工资呢。记得有一句话形容咱们这些单身汉的,叫: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但是秀芳却没有那样轻松。她是拿固定工资的,一个月就六百块钱。每个月发了工资,她都得寄大部分回去,家里兄弟姐妹多,还等着她的工资去养那几个没有长大的弟弟妹妹。寄了钱回去以后,自己手上就没有多少钱了。虽然是文员,但是秀芳的衣着却非常普通,普通得有点土气,似乎最好的衣服就是一件黑色的外套。就连出去参加老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