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0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07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是走到哪里都能找出容貌相仿者。宝玉听见小胡子这样一说,就对小胡子说:“我看她每天进进出出丝印部看货,正想给她起个外号叫老板娘呢,你倒说她和老板娘年轻时长得一模一样,我这就叫她老板娘算了。”我对宝玉说:“宝玉,你可不要乱叫呀,要是被你乱叫了几句,有一天我丢了工作,就得找你负责。”十年过去了,我连小地摊的老板娘都没有做上,何况工厂的老板娘,离那个称呼实在是太远了。

有一天老板娘真的来工厂了。巡视车间的时候,老刘和生产部经理陪同着。那时我正在喷油部包装组那边看货,老板娘走到我挂报表的角落,翻了翻我写的报告,又挨个看了看水帘柜的情况,然后就去丝印部了。其实老板娘的相貌倒是挺普通的,衣着也挺普通,当然,说不定她穿的是名牌,只是那个时候我并不认识名牌,也就以为她穿的衣服很普通了。但是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女人,天志厂的每一个人都得尊重她,因为她是老板娘,因为我们都寄居在她的屋檐下。多年以后,我还记得老板娘那天巡视车间的样子。虽然比不上乾隆老头儿下江南那样风光,但是在天志厂,这也是一件隆重的事情。据说老板娘以前是教书的,比老板有文化多了。老板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大老粗,大字不识几个的,工厂里面的数据,报表,老板平时都不看,只有老板娘来的时候,才看这些数据和报表。有人说,虽然老板娘没有像老板那样,每天都坐在工厂的办公室里面,但是工厂每个部门的情况,她却了如指掌,工厂的重大决定,都是她说了算,因为老板的能力实在不如她,当然只能听她的。这就是所谓的女强人吧。有时候我想,如果真像小胡子说的那样,要是我有一个如此强悍的姑或者姨,该有多好,至少在我踏入社会的时候,有人会帮我一把,我也不用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四处碰壁。可是我的姑和姨,都是平庸之人,她们知道的东西还没有我多,我只能靠自己。然而,我也注定了只是平庸之人,在茫茫尘世中,只能只一粒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沙子。就这样过普通人的生活吧,日子一天天地过下去,生活慢慢地积累,相信有一天,我也有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

老板娘巡视完毕,自然坐着小车子回去了。天志厂这个破地方,走进厂区就有一股塑胶的味道,相信老板娘也不愿意长期呆在这里。我去丝印部的时候,又碰上了小胡子。小胡子问我:“看到老板娘没有?”我说:“看到了。”他说:“我说的没有错吧,你们俩长得挺像的。”长得很像又能代表什么?她是老板娘,我是打工妹。用旧时候的话说,更难听一点,她是主子我是奴才。我说:“算了吧,长得像也没有什么,我可没有老板娘那样好的福气,我只是一个打工妹。”小胡子说:“我会面相的,据说老板娘年轻的时候,也吃过不少苦,这是我听办公室里面的那个老文员说的,那个老文员和老板娘是同村的,一块儿玩大的好姐妹,她说的不会有假。可是现在,老板娘发达了。所以长了你们这副相貌的人,以后准能大富大贵。”小胡子全是在胡扯。他怎么知道我以后就真能大富大贵?不过,这些话却很好听,至少比说我以后会穷困潦倒强吧。在工厂里面,整天面对的是塑胶壳子,不管你是主管还是员工,每个人都被这种生活折磨得只记得上个月拿了多少工资了,我们的生活缺少开心的东西。小胡子胡扯的一段话,也能让我,让丝印部的人说笑一番,打发一下无聊的工作时间。后来,我还真被天志厂炒了,不过并不是因为小胡子的这段话,而是因为我自己没有做好,这是后话。

有一天,小胡子问我:“小妹,过年回不回家?”我告诉他,过年不回去。他说:“你们这些没有成家的人真好,过年想回家就回家。不想回家就可以留在广东。我们就不一样了,就算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回去,过年的时候也得回去,家里的老人孩子等着我们回去吃团年饭呢。”接着,他就说,过年的时候,花销太大了。他一个月才两千多的工资,老婆拿一千多工资,两个人的工资加起来还不到四千块。其实在二00一年,两夫妻在外面,一个月能挣到这个数额,已经很不错了。他们回去没有火车,只能坐客车了。平时一百来块钱的车费,一到过年就是三百多,四百多,来去的路费就得花掉一个人的工资。回到家,还有给孩子准备jiāo学费的钱,买衣服的钱,所以每年过年的时候揣着刚发到手的工资回去一趟,再来广东就成了穷光蛋了。小胡子还说,他已经有好几个年头没有添置过年的衣服了,都是穿着旧衣服回去,又穿着旧衣服来广东。钱不敢乱花,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得存一点钱在家里。听了小胡子的话,我暗自庆幸,我没有他那样大的负担,所以一个月几百块钱的工资还能过日子。就算我过年回去,我才不坐客车呢,贵死了,当然是坐火车回去呀,坐火车就是便宜,只是不好买票而已。不过,现在从广州开宜昌去的火车,自从由绿皮车换成红皮车以后,也不是以前的七十八块或者九十七块的车费了,现在是一百五十六块,这是硬座的价钱。如果买硬卧,那就是两百八十六块。去年夏天回去接孩子来广东,买了一张硬卧,好贵呀!比坐客车还贵!十年前,小胡子对着我发牢骚,说回家的车费贵;十年后的今天,我也会对着同事朋友发牢骚,说回家一次不容易。人生就是这样,一步一步地接着走,你先看着别人在前面走,然后不知不觉你就踏着别人的脚步走下去了。

第九十章

第九十章

早晨,刚进喷油部,就见老刘站在进门处。见我进来,他问我:“最近学得怎么样?”他这一问,我还有一点心虚。凭我在德能电器学的雕虫小技,对付天志厂的丝印部和喷油部,还真有一点费力气。其实这些东西要认真学,也没有多难。聪明一点的人,或许几天时间就学会了,可是那个时候尽管我努力地想去做好,结果总是事与愿违。或许,我根本就不是做质检员的料吧,只能如此解释了。

年底了,工厂的事情似乎特别多,尤其是质检部这一块,事情比其他部门多更多。据说退货越来越多了,不仅仅只是我这边的产品送出去被退货,涯子那边的退货也特别多。为此,涯子都气得要吼了。她是个急xìng子,见到退货,比天志厂的老板还急。她那边的车间,特别赶货,每天都是晚上十钟工人才下班,不过涯子下班更晚,工人都下班了,她还留在车间里面,逐个检查产品,十二点钟以前在宿舍里面都找不到她,早晨六点多钟,她就去上班了。退货回来的产品,她不放心工人返工,都是她自己亲手去返工,把不合格的产品挑选出来。只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