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0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06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待其他同事都不错,我和她虽然不算熟悉,但是在工厂碰了面,她总对我投以微笑。看上去,她应该是一个很好相处人的,但是这个人,却就是和超哥过意不去。或许是因为两个人的距离太近了,天天在一个工厂上班,低头不见抬头见,所以有了审美疲劳吧,所以他们俩吵架是常有的事情。有时候,两个人在饭堂里面一边吃饭一边炒架;有时候两个人站在厂门口,一边数着大路上驶过的车辆一边吵架;有时候,超哥骑着那部破单车,去黄麻岭市场或是初坑市场给她买了早餐回来,早餐递到她手上了,她一边吃早餐还要一边骂超哥。我不是男人,当然不能体会到超哥内心的感受。但是可以想象得到,两个人当着工厂那样多人的面吵架,是一件多么丢人的事情!而且吵架对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简直成了大吵三六九,小吵天天有。真不知道面对这样一个女朋友,超哥为啥还有勇气将爱情进行下去。

两人闹得最凶的一次,是某一天上午,上班的时候,超哥的女朋友居然跑到喷油部来找他吵。只见她推开了喷油部的门,就三步并作两步跑到超哥的桌前,用四川话开始骂超哥,一边骂还一边扯他的衣服。上班时间,当着那样多员工的面被女朋友骂,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超哥见女朋友扯他的衣服,只好站起身,对他说:“我们去一边说去。”可是他女朋友却追着他不放。他在前面走,女朋友就跟在后面。快走出喷油部的时候,女朋友却一下子冲到他前面,不让他出喷油部的门,超哥只好靠把后背靠在堆在墙边的纸箱上,闭上眼睛,任由女朋友骂他了。因为在这个时候,同她对骂着实不是一件好事。不开口还好,她骂完了自然会走,超哥知道,如果自己开口了,女朋友还不知道会骂到什么时候呢。超哥女朋友骂了很久,终于骂完了,才又怒气冲冲地打开喷油部的门,回移印部继续开她的移印机去了,可是超哥却依旧背靠着墙边上的纸箱,闭着眼睛站在那儿,一动也不动,那副模样,仿佛死了一般。那个时候,我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真可怜。

第八十八节(二)

第八十八节(二)

喷油工中间,也有和超哥关系不错的,见他一直靠在纸箱边上不动,以为他出了什么问题,上前去推了推他,他才睁开眼睛,对着推他的人说:“我没事。”然后一路摇摇晃晃地走回自己的座位上去了。偏偏这个时候,车间里面有一个女包装工,打包装的时候翻到一张报纸,是写两个人的感情的,男主人公的遭遇和超哥差不多,也是被女朋友逼得快疯了,最后,男主人公实在忍无可忍的时候,向女主人公提出了分手,虽然男主人公很爱很爱女主人公。女包装工看到坐在桌前的超哥一副痛苦的模样,或许也是同情超哥吧,居然把那份报纸给超哥递过去,让超哥看一下,她还对超哥如是说:“超哥,看你的模样一点都不差,又有文化,你也得找一个有文化的女朋友。你看你现在多累呀。”超哥听了女包装工的话,居然没有发火,或许刚才被女朋友一顿臭骂之后,火气也被骂到爪哇国去了,还没有跑回来吧,他有气无力地对那个递报纸给他的包装工说:“谢谢你,我没事。”然后,就真的拿起报纸看了起来。看完了报纸,双手就把脸捂起来了。不知道他是在思考问题,还是在流眼泪。

那个时候,没有经历过爱情的我,也觉得超哥是一个大傻瓜,一个在广东还算混得不错的大男人,面对这样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女人,居然拿不出办法。跟这样的人谈恋爱,多辛苦呀,不如一脚把她踹了,找一个善解人意的女孩子做女朋友。在天志厂,以超哥的条件,只要他说要谈恋爱,或许会有一大堆女孩子上来主动献殷勤吧?但是世间却总有奇怪的超乎想象的事情在发生。过完年后,听说超哥和那个女孩子结婚了。这样一个处处损他的女孩子,他也敢把她娶回家。或许,爱情本就是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话题,没有经历过的人,就想经历一段感天动地的爱情;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其中的滋味。

第八十九章

第八十九章

喷好油的产品,在丝印部印上图案,就发到包装部去包装了。包装部与喷油部的包装组不一样,喷油部包装组包装的,只是喷了油的产品,有些产品需要丝印以后再出货的,则是包装部包装了。丝印好的产品,通常是阿发送到丝印部去。天志厂的主管还兼职另一份工作:打杂。阿发没有时间送货过去,包装部那边没有货包装的时候,那边的主管就会自己亲自过来拉货。

包装部的主管是广西的,留着小胡子。现在记不起他的名字了,就叫他小胡子吧。小胡子看上去四十来岁了,他们两口子都在天志厂打工。他老婆在移印部开移印机,老婆看起来要比他年轻好多岁,但是小胡子却说老婆和他是同年的,或许是因为他老婆保养好的缘故吧。小胡子每次来丝印部拉货,总要先拿一个产品在手上,眯缝着眼睛看上老半天才拉走。他说他是近视眼,所以看东西很费力。不仅只是看东西,看人的时候,他也是眯缝着眼睛。小胡子不仅仅只是近视眼,说话也是文绉绉的,给人一才高八斗的感觉。或许,他本身是一个文化人吧,这都是我瞎猜的。小胡子虽然是主管,不过却挺和蔼的,同别人说话也是心平气和的。所以,他到访丝印部的时候,丝印部的人一点都不讨厌他,偶尔还会同他聊一会儿天。

有一天小胡子突然问我:“你是老板娘的亲戚吧?”我被他问得莫名其妙。进厂已经有几天了,不过我连老板娘长啥模样儿都不知道,怎么会和老板娘扯上关系呢?我对小胡子说:“不是啊,我是湖北的,你们老板娘是广东的,怎么可能和她是亲戚呢?”小胡子说:“我还以为老板娘是你的姑或者是姨呢。”我问他:“你为什么这样认为呢?”他说:“你和老板娘长得太像了,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老板娘年轻的时候,就是你这个样子。”我连忙对小胡子说:“这句话可不能随便乱讲啊,要是这段话传到老板娘的耳朵里面去,老板娘一声令下炒了我,我就失业了。”小胡子说:“我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你确实和老板娘长得太像了。哪一天老板娘来工厂了,你自己看一下,就知道我没有说谎了。”我生了一副大众面孔,不管走到哪里,总有人说,我和某某某长得挺像。记得以前在老家的时候,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小代课老师,有一天晚上在溜冰场玩,一个人冲着我叫学校另外一个代课老师的名字。我还以为那个代课老师也来溜冰场了,抬起头四处张望,那个叫我的人却对我说:“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你和她长得太像了。”大众的面孔,没有特别之处,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