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0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05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得久一点,冬天都用不了多久。两个人于是想在工厂里面要一张床位,就为着能在工厂洗澡洗衣服,省下一点煤气钱。想起来,我们这些女孩子还真是幸福,不用考虑房租,煤气水电费什么的,每个月发多少工资就是多少工资,纯收入。就算生活再艰难,一个人的日子总比一家人的日子好过。或许宝玉不想谈女朋友,就是不想承担这些负担吧?但是,这份负担迟早都会到来。现在,当初的那一群快乐的单身汉,大多已步入围城,每天都和那两个四川大姐一样,为生活而奔波,人生本来就是如此。在重压之下,我们就是一只只蜗牛,尽管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来,但是我们还得背起生活这张重重的壳,一步一步地向前爬。

第八十八节(一)

第八十八节(一)

早晨的风很大。没有来广东以前,以为广东的冬天和家里的春天差不多,来了才知道冬天不管在哪个角落,都是挺寒冷的。没有棉袄,只好穿上毛衣,外面套上德能电器的冬季厂服了。天志厂是没有冬天的厂服的,在工厂里面随时可是找到几个穿着其他工厂厂服的人,我就是其中的一个。这样的天气,穿单裤子肯定会冻个半死,我怕冷,秋裤毛裤齐上阵,外面再穿一条牛仔裤,这样走在工厂的院子里面,总算可以免强抵挡刺骨的寒风了。可是依旧不敢把脖子伸出来,怕寒风会顺着脖子灌到身体里面去。现在回忆起来,十年前的冬天似乎比现在的冬天冷很多。现在的冬天,都不用穿这样多的衣服了。这或许和全球变暖有关系吧。上班的时候,先去丝印部。喷油房是不敢冲进去了,有水帘柜的地方,一看见冷水就更觉得寒冷了。

在丝印部转了一圈,才进喷油部。沿着水帘柜走过去,走到一个名叫志华的喷油工的水帘柜前,却见他蹲在地上哭,并没有干活。一个大男人,蹲在车间的地上,当着众多员工的面,捂着脸哭片子,在广东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走到包装组那边打听了一下,原来志华被主管骂了,所以就哭了起来。喷油部里面的那些喷油工,技术可以说是一流的,不过志华的技术并不怎么样,他喷出来的产品,返工的总比别的员工多,据喷油工说,志华的工资在这些喷油工里面也是最少的。人家一个月最少也有一千五六,货多的时候可以挣两千块,可是志华每个月似乎就一千块钱左右。志华的技术不怎么样可以理解,他还小,才十七八岁,出道晚,还没有练成一流的技术。如果在天志厂这样的环境下呆上一两年时间,他也会成为一流的喷油工。每个喷油工刚出道的时候,也就是和志华一个样子。但是,志华除了技术一般以外,还有一个缺点:就是xìng格太内向了。喷油部里面的喷油工,上班时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下班以后就是几个一伙地出去玩,可是志华却总是独自一个人。他似乎不善于与人jiāo往。平时话也少,高兴的时候,就冲着人家淡淡地一笑。而且那些喷油工,似乎特别好动,就算工休的十分钟,也要在车间里面跳上几圈,向大家展示一下自己鲜活的青春,但是志华就像一块木头,要么站着,要么蹲着,一点表情都没有,给人的感觉特别木纳。所以,喷油工并不喜欢他,虽然他的话不多,并不会惹麻烦。这样的人,与别人沟通自然很困难。或许因为这些原因吧,在喷油部,他似乎成了被欺负的对象。每次分配活儿的时候,别人总是抢了好做的活儿,不好做的就是他的。本来技术就不怎么样,又做着不好做的活儿,合格率自然就不高了。他喷的产品只要一出问题,主管上来骂他一顿。挨骂的时候,他依旧是木讷地站在水帘柜前,听着主管把话骂完,然后再木讷地干活。有一天我看他被骂得可怜,等主管走后,我对他说:“以后干活的时候,小心一点,我看你的货的时候,也给你看仔细一些,不要再被主管骂了。”志华却对我说:“他不用那样欺负我,等我的技术好一些了,我就不在这儿干了,比天志好的工厂多得是呢。”看来志华还想得挺开的。只是我担心,如果他还学不会巴结主管,恐怕不用等到他的技术好一点的那一天,主管就会请他走了。在天志厂,要炒一个人是非常容易的事情,主管写一张单子上去,写字楼那边接到单子,就立马结工资让你走人了。果然志华没有在天志厂呆多久就走了,不知道是他自己辞工走的,还是被主管炒掉的。过完年后,有一天我去找大妹,在厂门口遇见了一个喷油工,他告诉我,原班人马只剩下两个喷油工了,其余的人全走了。以前有一句话叫: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句话现在可以改成:铁打的工厂流水的兵。工厂一直在这里,只是进进出出的面孔,时时刻刻都在变化着。

说起志华,就一定得说一说喷油部的主管。喷油部的主管非常年轻,才二十出头。这样年轻就当上了主管,想必出道一定很早,而且技术不是一般的好。他是四川的。人长得又高又瘦,脸蛋瓜子白白净净的,看上去像一个白面书生。听说他是高中生,长成一副书生样也就不奇怪了。喷油部的人都管他叫超哥。超哥在天志厂是很牛很牛的人,这倒不是说他的势力有多强大,而是他的工资高,工资水平仅次于一楼的注塑部主管,比我们主管老刘的工资还有高出一大截,所以很多人不服气,超哥进厂才一两年时间,就拿了高工资,那些在工厂呆了许多年的主管,拿的工资还没有他的多。不服气归不服气,喷油部主管不是每个人都能做的。要做主管,就得有一定的技术含量。而且每天接触这些化学物品,对身体的伤害也挺大的,人家年纪轻轻地,却做了这样一份活儿,就算许多上了年纪的人,也未必愿意做这份差事。因为油漆对身体的危害大,这份工作自然不能做一辈子,都是趁着年轻,身体还硬朗的时候,多挣一点钱,等年纪大一点了,就得改行了。算起来,就算拿着高工资,但是这份活儿也不是什么好活儿。

超哥虽然生得一副白面书生的面孔,脾气却非常暴躁,经常为一点小事情就去骂员工,当然挨骂最多的人是志华了,前面已经提起过了。除了志华,每个喷油工都被他骂过,他骂完人以后,被骂的人不生气了,他却还会坐在桌前生气,拉着一张面孔。不知道为什么生得一副秀气面孔的人,却为何有这样大的脾气。或许是因为吃多了辣椒,火气过旺了,得发泄一些出来吧。不过,人都有克星。在天志厂,超哥的克星就是他的女朋友。

超哥的女朋友在移印部上班。移印也和丝印差不多,只是移印是机器cāo作,丝印是人工cāo作。超哥人长得靓,女朋友自然也很漂亮,中头个头,长脸蛋,皮肤白白的,两个人走在一起,那就是天生的一对。超哥的女朋友在工厂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