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0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04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印工大多数时候,只有闭嘴听话的份儿,除非有女士故意逗他说话的时候,他才说上几句。除了阿发以外,他是丝印部的第二位男生了,据他自己说,还没有找女朋友呢,所以他就和大观园里面的贾宝玉一样珍贵了,更有广东的一个小妹,干脆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宝玉。不出半天功夫,全丝印部的人就都叫他宝玉了。宝玉的嘴巴特甜,丝印部里面的丝印工,他全部叫人家姐姐,我经常进出丝印部,所以他也叫我姐姐了。我一直觉得奇怪,为什么有男孩子来做丝印工,因为我在德能电器见到的丝印工全是女的,而天志厂丝印部,在宝玉到来之前,也全是女丝印工。有一天和一个四川的大姐说起此事,四川大姐说,虽然男孩子做丝印工的少,但是丝印高手全是男的。她还对我说,你没有看见主管就是男的吗?这就如上学的时候,写作文写得好的,总是女孩子居多,男孩子的作文写得好的没有几个,但是真正能成为大作家的人,又以男生居多。两者是同一个道理。

宝玉是新来的,所以他只能干别人挑剩下的活儿。别人挑剩下的活儿,大都是订单量少,印一会儿就得换新品种的那些产品。很多时候,他印完了产品,就坐在桌子边上等着阿发给他调丝印台、装网板。想必每个新人进丝印部的时候,都有过一段类似的经历吧。宝玉的xìng格也好,坐在桌子边上干等的时候,也不生气,居然还会主动和这一群娘子军聊天。要是让这两人四川的丝印工坐在桌子前浪费时间,估计她们的眉毛都会着火。所以,有经验一点的老丝印工,快印完一款产品的时候,就催着阿发准备网板和丝印台了,为的是印完了产品,就有新的产品可印,这样才不会浪费时间。每天上班的时间是固定的,得在这固定的工作时间里,创造出最高的产值,这就是计件工人想要的。

有一天宝玉离开了座位,阿发私下和几个丝印工说,宝玉这个月的工资肯定少得可怜,能有八百块钱就不错了,哪能像那些老工人一样,拿个一千七八百块哟!其实不用说,一看就知道。他坐在桌前等候的时间,比干活的时候还多,能拿到多少钱呢?估计以前他也是在吃大锅饭的工厂里面呆惯了,懒散惯了。等他领几回工资,看到自己的工资与别人的相差了一大截,他就知道痛了,就知道用心工作了。其实宝玉的手法一点都不慢,正儿八经干活的时候,动作却非常快。印产品的时候,就一个劲儿地印产品,印一个就放一个在架子上,也不看一看印出来的产品是不是合格品。有一天我在喷油部呆了一会儿再去丝印部巡视,走到他那儿,见他在印一款按钮。小小的按钮上面,印一个小小图案。产品的数量不多,才几百只,我去的时候,他已经印了一多半了,印好的产品摆在一张纸皮上。我走上去看了看,他印的按钮,只有最开始印的几只是合格的,后面的产品,位置一个比一个偏,都快偏到爪哇国去了。我对他说:“宝玉,你印的产品出问题了,先停一下。”他才停下手中的活儿,看自己印出来的产品。看完了,他说:“网板是刚才主管给我调好的,我都没有动过,怎么就越印越偏呢?”纸皮上的产品,多半都得擦掉了丝印再重新印过一次,这浪费的也是他的钱呀,可是他却一点都不着急,依旧是不慌不忙地叫阿发过来看原因。阿发走过来看了看,原来是丝印台松动了。拿着小锤子敲了几下,修好了丝印台,宝玉才去返工这些不合格的产品。

虽然只是一名丝印工,但是宝玉的腰间却挂着一部手机。在二00一年,他算是腰间挂着手机,却干着员工的活儿的人了,这就像鲁迅笔下的孔乙已是穿着长衫而站着喝酒的人一样稀奇。要知道,在二00一年,养手机可不容易,通话费贵得要死,就算很多主管级的人物,也不见得有手机。但是宝玉去对我们说,玩手机就是方便,朋友家人有事情找他,只要打通电话就行了。时间只过了一年,二00二年以后,用手机的人就多了,自然也没有人再记得宝玉是用手机却做着员工的活儿的人了吧?如今的年轻人,如果口袋里面没有手机,就被认为是落伍了。想必宝玉这些年,也换了许多部手机吧?

因为宝玉还没有女朋友,所以穿黑棉袄的那位四川大姐,总想做个热心人,帮宝玉介绍一个女朋友。丝印部里面女孩子多,而且都没有男朋友,肥水自然不能流入外人田,宝玉女朋友的人选自然是在这些女孩子中间了。不过宝玉似乎对谈女朋友并不感兴趣,他最感兴趣的事情,只有玩。下了班,不是去溜冰场就是去录相厅,据他自己说,进天志厂以前,他也是在东坑工作的,东坑大大小小的溜冰场录相厅,他几乎走遍了,连躲在小巷子里面的黑录相厅都没有少去过。现在进了天志,天志是个好地方,工厂外面就有溜冰场,过了马路,对面的小市场里面有就许多家录相厅。宝玉每天都要玩到关厂门的时候才回来的。就算在天志厂每天都要加班,下班以后只有两个多小时的活动时间,他依旧出去。四川大姐于是笑话宝玉:“你是不是看上了哪家溜冰场或是录相厅里面卖票的小妹仔了,所以每天都要出去?”宝玉的回答却令人大跌眼镜:“我是看上了溜冰和港产qiāng战片的刺激,那些卖票的小妹仔,一个个把头发染得红一块绿一块的,我才不喜欢呢。”真是一个不成熟的小男生,居然会为了刺激去溜冰,去看港产qiāng战片,居然对女朋友不感兴趣。十年过去了,这个长不大的小男生,现在也该长大了吧?

有一天两个四川的大姐说起了各自租住的房子。她们都租在离工厂不太远的地方。其实,工厂旁边就有房子出租的,不过她们嫌贵,到初坑市场那边租的房子。穿红衣服的四川大姐说,她租的那栋楼,房价居然跟床的大小挂钩。小床的一百一,大床的就是一百一十五块,但是房间是一样大小的。她因为要的是大床,所以每个月要多出五块钱的房租。我没有在外面租过房子,也还是第一次听说房租居然和床的大小捆绑在一起,觉得特别奇怪。穿黑棉袄的大姐住的位置偏一些,用她的话说,是住在乡下。不过所谓的乡下,也就是住在当地农民的家里。那儿的房子便宜,才七八十块钱一个月,而且用的是井水,每天回去只用费一点体力,就能从水井里面打出清澈见底的井水,井水冬暖夏凉,又干净,生的水都可以喝进肚子里面去,而且又不用jiāo水费,每个月还可以省几块钱呢。红衣服的大姐就很羡慕黑棉袄大姐,说她住的房子划算,一个月下来,可以省下几十块钱呢。两个人从房子说到煤气,又从煤气说到电费。她们算了一些帐,就算工厂免费提供食物,回去也得烧水,一罐煤气几十块钱,夏天的时候还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