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0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03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还没有。记得那两个四川的丝印工,衣着却非常简朴。有一个老是穿着一件薄薄的、红色的尼龙布的外套,那件外那样的外套在八十年代末期和九十年代初期的时候非常流行,西装领,钉三颗半透明的大塑胶扣子的那种。在二00一年,这样的衣服早已从市场上绝迹了,可是她却依旧穿在身上,都不知道这件衣服伴随她多少年了。那年冬天似乎特别冷,早晨的风很大,她又长得又高又廋,她是住在外面的,每天早晨都见她把手缩进衣袖里面,缩着脑袋,一路小跑着从外面进来。另外一个四川女人,总是穿着一件黑色的大棉袄。她同我们吹牛,说那件棉袄还是三年以前花三十块钱从水货店里面买的。一件棉袄穿了三年,却依旧舍不得扔掉。有一天,我问那个穿红衣服的四川女人:“你家孩子有多大了?”虽然我知道这样的话不能随便问出来,但是咱们中国人,往往就喜欢问这样的话。她笑了笑,说:“非常大了。”然后才改口说:“还没有孩子呢。”看她的那一副面孔,虽然只有二十多岁,脸上却早已写满了沧桑,原以为她家的孩子在上学了,却还没有。想必是为了多挣一点钱,不想那样早要孩子吧。那个穿黑棉袄的四川女人呢,不用我问,她就会在车间里面发牢骚,说孩子又写信来了,等着她们夫妻俩寄钱回去jiāo下学期的学费。一个小学生,一学期的学费居然要三四百块钱。这个数额,在二00一年也很正常了。那个时候还没有免费的义务教育,该jiāo的钱,一分也不能少。她还说,她儿子对她说,过年的时候,只要寄钱回去就够了,不用他们回家,因为回家的车费很贵。有了家就有了负担,所以在这两个人身上,永远看不到她们自己。在那个大多数人以为靠在广东打工就能发家致富的年代,多少人像他们一样,在广东省吃俭用,每个月都要从为数不多的工资里面节省一点钱存到银行去,以为存个三五万块钱在银行里面,以后的生活就无忧了。可是,十年以后的今天再回首,当年在他们眼里看似很多的三五万块钱,在现在根本值不了什么。货币贬值了,他们当初存进银行的钱,越来越不值钱。中国人受小农思想影响太深了,许多人只知道存钱,并不知道投资,钱放在银行里面永远生不出仔,只能一天比一天地贬值。

那几个没有结婚的女孩子,就没有这两个四川女人这样节省了。当然,她们的衣着也并不怎么样,全身上下清一色的地摊货,并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但是她们却对我说,口袋里面总存不到钱,每月到了月底的那几天,就没有钱花了。我问她们:“一千多块钱,你们都怎么花了?”她们居然告诉我,不知道,反正有钱就花,没有了就等发工资。似乎她们的钱,拿去上网、溜冰、吃饭的居多。有几个人,每天晚上一定得去外面吃夜宵的,而且不是吃地摊,也不是去三五块钱一份夜宵的店里面去吃,而是去吃洋餐,什么肯德基麦当劳,还有人去咖啡店喝咖啡。可怜他们那一千多块钱的工资,一个月能到那样的地方去几次?真难以想象,她们穿着廉价的衣服,坐在咖啡厅的玻璃墙边上,同穿着名牌的小资们共享窗外风景的情景了。如果换作是我,穿着一身水货衣服,我就不好意思坐在窗边喝咖啡了,我怕被邻坐的人笑话我。当然,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不一样,看待事情的方式也不一样。有的人就喜欢这样,这也是他们的自由。有一天一走进丝印部,就听见湖南妹对一个广西妹说:“世纪广场那边新开了一家回味鸡。”广西妹说:“我们什么时候去吃一次,不知道里面的东西好吃不?”另一个广西妹说:“回味鸡里面的东西还差不多吧,我以前在厚街的时候,就喜欢去吃回味鸡。”后来我也吃过了回味鸡,当然是人家请我,我自己从来不掏钱去那些地方的,吃了几次,觉得里面的东西并不怎么样,虽然价格不算太贵,但是份量也不多,总觉得去那些地方,还不如找一家能吃饱饭的小馆子,美滋滋地吃个腰肥肚圆。所以,很多人都说,我这个人太实在,没有一点生活的情调。生活就是这样,每天得面对很多现实的问题,没有结婚的时候,要考虑的事情还少,正所谓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结了婚以后,考虑的事情就多了,柴米油盐酱醋茶,一样都不能少,哪还有什么情趣可言?一个月里面,唯一值得高兴的日子,就是发工资的日子。那天可以出去找个地方坐一坐,花一点钱满足一下自己的嘴和胃。

第八十六节(二)

第八十六节(二)

广西妹里面,有一个女孩姓艾,大家都叫她小艾。和小艾混熟了,她就喜欢同我讲自己的故事。记得她讲了很多故事给我听,有小时候的故事,有上学时候的故事。似乎她的故事特别多,永远都讲不完。她讲的许多故事,现在我都忘记了,不过一个关于她找工作的故事,到现在我都还记得。小艾比我小好几岁,不过初中毕业就来广东了。刚开始的几年,老是喜欢跳槽。那个时候的工厂,进厂难,辞工也难。所以她离厂的方式,以自动离厂为主,所以丢工资是经常发生的事情。所以,在广东来打了几年工,每年都是年头从家里出来,在外面找一圈工作,开始上班,中途跳一两次槽,到了年底再回家;次年的年头又出来,年尾又回家,几年下来,手头上根本都没有存到一分钱。有一年年头和几个老家从家里来到广东的时候,身上没有多少钱了。几个老乡凑钱租了一间房子,然后就开始找工作。过完年以后,招工的工厂倒是特别多,不过他们左挑右选,总觉得不满意,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招工的工厂越来越少了,他们口袋里面的钱也越来越少了,才开始着急。不过,工作却越来越难找了。他们又在外面转悠了几天,几个人身上的钱凑在一起,只剩下十块钱了。还好老天并没有存心让他们饿死,就在这个上午,他们全部都找到了工作。中午聚在一起,拿着这十块钱出去,买了两块钱的青菜,三块钱的ròu,三块钱的凉菜,还剩下两块钱买了米,提着这最后十块钱换来的食物回到出租房屋,做了午饭吃了,下午就退房进厂了。幸好进的工厂不收压金,光着口袋就能去上班。关于找工作,我也有类似的经历,不过每一次我都没有把口袋里面的钱花完,总会结余一点点。生活不容易,在广东生活更不容易。

第八十七章

第八十七章

有一天,丝印部来了一名新的丝印工,这个丝印工居然还是男生。女丝印工统领丝印部的日子,就随着那个男丝印工的到来而结束了,不过丝印部里面的笑声却依旧在延续着。四川的两个丝印工依旧谈着家长里短,几个未婚的小妹仔依旧谈着哪家店的东西好吃,哪家店的衣服好看,唯一的男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