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0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00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品,都规定有区域不能喷到油的,这些区域就得用治具挡住。除了看治具有没有装好,就是看喷油的厚薄了。刚喷完油,还没有进烤炉的产品,凭ròu眼看厚薄,那是水平很高的质检员才能做到的,比如说阿平,只要她在喷油工身边站一会儿,她就知道喷油工喷油的厚度有没有问题。后来我渐斩地学会了这一招,不过水平还是远远在阿平之下。当然,看油的厚薄,最简单的就是等产品出了烤炉以后再看,也就是去包装工那儿看。喷油部的一角,有几张拼起来的桌子,喷好油的产品,经过烤炉烧烤以后,就到了这儿,给包装工检验包装。这些包装工并不比我这个刚上任的质检员差。她们日复一日地看这些产品,随便拿几个壳子放在眼前瞄一下,就知道产品是不是合格的,而我要看老半天,有时候还要经过包装工的指点,才知道产品有没有问题。记得在德能电器打包装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德能电器丝印部没有质检员,质检的话儿全部jiāo给包装工去做了。有一天生产部一个不识相的质检员,跑到我们那儿去看产品,看了老半天都看不出个名堂,被我们包装工取笑。现在事情颠倒过来了,变成是我被天志厂的包装工取笑。还得向这些包装工学习,虚心地向他们学习。上午四个半小时,在丝印部呆一个小时,然后去喷油部一个小时,再回丝印部一个小时,然后再去喷油部一个小时,最后半个小时,每个部门呆十五分钟,一个上午就过去了。两个部门,工人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到这个时候,才有点埋怨上帝了。为什么上帝造人的时候,不给人造出四只眼睛,这样我就可以把身体一份为二,两只眼睛放在丝印部看丝印,两只眼睛在喷油部看喷油。当然,这也是我在瞎想。就算上帝给了人类四只眼睛,四只眼睛必定有四只眼睛的用途,而不能分成两个单独的个体去干活。懵懵懂懂地在车间里面混了半天,就到了吃中午饭的时候。一个上午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第八十四章

第八十四章

在大妹那儿聊了一会儿天,离上班的时间还早,我就溜出厂门,到初坑市场去了。冬天是吃零食的好时节。一到冬天,饼干、油zhà食品大量涌现出来了。而且冬天因为天气冷,所以我们给自己找理由,说要吃一点零食增加热量。当然,一个月拿几百块钱工资,吃不起很贵的零食,市场里面倒是有廉价的饼干和瓜子花生,可以满足我的胃,又不会为难我的口袋。那个时候饼干四块钱一斤,花两块钱就可以买半斤。写到这里,又不得不怀念以前那个时代的物价了。现在都没有这样便宜的饼干了,四块钱能买半斤的饼干都不多了。

在市场转悠了一圈,买了半斤饼干,提在手上还有一点沉甸甸的感觉。我提着饼干一路回厂,去和大妹分饼干吃。她倒没有我这样爱吃零食,吃了两块就不要了,我让她拿一些放在衣兜里面,没事的时候打发一下时间,她不要。我就提着口袋,一边吃饼干,一边回宿舍了。半斤饼干其实也不多,没有多少块。站在宿舍门口的走廊上吃了一下子,口袋里面就不多了,把剩余的饼干放在床头,坐了一会儿,就到上班时间了。

依旧是喷油部一个小时,丝印部呆一个小时,再去喷油部一个小时,再去丝印部一个小时,然后喷油部十五分钟,丝印部十五分钟。四个半小时就这样混过了。除了看货,还要写报表。天志厂的报表一点都不规范,查看了前几任质检员留下的报表,他们就是用这份不规范的报表,写着并不规范的报告。我是新手,于是就依葫芦画瓢,拿了一叠表单,找了一个角落写了报表,挂在墙上。写完了报表,又在车间里面转了一圈,阿平就过来找我了。她是来看报表的。看了一会儿,她说你这样写没有问题,喷油部里面的产品多,有时候一个喷油工一天都喷好多种产品,你记得的就写上,不要偷懒。其实从这份记录里面也看不出什么名堂,平时也很少人看,只是偶尔老板娘来厂里面,会翻一下我们的报表,不写报表她就认为我们在偷懒。刚才为了写报表,我还特别认真地翻阅前几任的记录,动笔的时候小心又小心,生怕写错了,忙活了老半天,原来不过只是在搞形式主义!工厂里面搞形式主义的事情太多了,这或许只是其中的一件,不足一提吧!

阿平又同我说了一会儿话,我第一天来,她或许不放心那个明天就要走的前一任带我,怕我跟着她学不到本领吧,她亲自带着我在喷油部看了一圈货才走。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她待我也不错了,只是我根本不是做质检员的料,所以她并没有把我带成一流的质检员,离开天志厂以后,我就再也没有从事过质检员的工作,现在回忆起来,在天志厂做质检员,只是我漫长打工生涯中的一个小chā曲。

去吃晚饭的时候,走到饭堂门口,饭堂门口又贴出了通知。随着人流走上去看了一下,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是说,从晚饭开始,吃干部餐的员工,只能坐在饭堂最里面的一排吃饭。偌大一个饭堂,只让我们坐在最里面的那一排,真是存心限制我们的自由。我们的餐盘,吃完以后不用洗的,由饭堂的阿姨收回去清洗。肯定是阿姨说我们这些人东坐西坐的,难得收拾吧,然后就给写字楼打小报告了,然后就有了这一条规定。不过,这条规定也不算太苛刻,只是限制了座位,比起某些工厂还规定吃饭的时候不许说话,这条规定并不算什么。让我们坐最里面的一排,就坐最里面的一排吧,反正坐在哪儿都是吃。

我们被圈定了吃饭的位置,所以饭堂最里面的一排,全是端着餐盘上去的,认识的,不认识的人,全挤在一块儿了,饭桌上,一眼望过去,全是不锈钢餐盘。用白云大妈的话说,那个场面那是相当的壮观。在德能电器,我吃饭的速度是最慢的,通常是最后离开饭堂的,在天志厂似乎也不例外。周围的人都离开了,我还坐在那儿。阿姨来收拾饭桌了,我还坐在那儿吃,不过也就剩下最后几口了,餐盘里面的菜所剩也不多了,不知道那个收拾饭桌的阿姨是故意,还是无意的,居然当着我的面我的餐盘给收走了。这件事情要是在我们老家,那可是很严重的,在别人没有吃完饭就收拾饭碗,就是夺别人饭碗,要是现在,我绝对要骂她几句,不过那个时候,刚刚结束普通工人的生涯,谋得这一份质检员的好差事,没有资格耍大牌,所以也就没有说什么了,默默地坐在饭桌前,扒完了碗里的饭,喝了一口汤,才离开饭堂。不过,从那以后对那个煮饭阿姨就没有好印象,总觉得她就是一个泼fù的料子。后来同大妹说起这件事情,她说:“你真笨,当时你应该狠狠地骂她几句才对。”后来去大妹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