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10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间,寻找那条小路了。找到了小路,以后去找她就方便了。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下午,我还是弯三极管。一边做着事情,一边想着如何把身份证骗回来,还有找到通往大妹工厂的小路。反正弯三极管是一门轻松的活儿,就算思想开一下小差,也不影响做事的效果。思想分神了,时间就过得快。不一会儿,我的面前就已经堆了好多三极管了。看样子,已经工作了好长一段时间了。

车间里面,突然有小推车走过的声音。我抬起头,看见工厂的股东之一,胖女人正用小推车推着一只水箱,从办公室那头的卫生间里面走出来,向着车间的另一头推过去。小推车上,还放着一只拖把。她要来打扫车间的卫生了。老板亲自打扫车间的卫生,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不一会儿,八字须拿着一把扫帚就扫到我面前了。我从凳子上站起来,给他让道的时候,小声问他:“主任,我有事情要用身份证,你能不能帮我把身份证拿过来,我用完就还给你。”八字须笑了一下说:“我也只是个打工的,怎么可能私自收你的身份证呢?我是帮上面安排做事的,他们让我收你们的身份证,我就收了。你的身份证jiāo到办公室去了。”我又问他:“我找谁能拿到身份证?”他告诉我,找那个女老板可以拿到,她是专门管行政这一块的。终于知道身份证在哪里了。在女老板那儿,拿回来可能不太容易吧,得用一点计策。能做老板的,肯定是老江湖,肯定比我这个初到广东的新人精多了,我得找一个好的理由,骗过她。我一边想理由,一边继续弯三级管。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让别人看出我在开小差,更加不能让他们看出,我其实只是把兴宇电子厂当成了一个暂时的栖身地。直到女老板拖地拖到我的座位底下,我才回过神来。

她拖地的样子很好笑。弓着个腰,低着个头,略微烫过的中波浪在她低头的当儿,全部蓬下来,遮住了她的脸,只见地上的拖把在动着,她的肥大的腰也跟着扭了起来,屁股也动了起来。这份本来可以安排给清洁工做的事情,居然轮到她亲自来做了。或许,她并不是为了省了三四百块钱的人工费吧,像她这般富态的中年女人,也得健健身了。如果不去健身,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冠心病,诸如此类的富贵病或许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就找上门来,缠着她了吧。像她如此健身,既节省成本,又能锻炼身体,拖完了地,还可以流一身臭汗出来,流汗就是一次排dú的过程,想必每天自然排dú是一件非常令她满意的事情。流了汗,马上去泡个热水澡,那是多么惬意的事情!想到泡热水澡,我又心生羡慕了,对身边这个并不富裕的女老板莫名地羡慕起来。我昨天晚上,可没有冲到热水澡。我去冲凉房的时候,热水器里面流出的只是一股温水了。早去的人,已经把热水抢光了。等水是个漫长的过程,我也懒得等,就接了一桶勉强破了冷气的水洗了洗好几天没有洗过的身子。四月的天气,虽然是在广东,打上香皂,再浇上温水,并不好受。当然,也有同事在这个时候已经不用热水洗澡,改用冷水了,那只是个人习惯的问题。我可是一年四季都得用热水洗澡的。

女老板的拖把离开我的座位底下的时候,我就已经把骗回身份证的理由想好了。还得感谢这个女老板,她弓着腰在我的座位下面拖地的时候,给了我灵感。我的脑子就在那个时刻突然一亮,想着该如何做了:装病。工厂里面,最怕工人生病了。工人生了病,就算是一个小小的感冒,说不定都会传染给其他人呢。一个传染俩,两个再传染给四个,四个传染给八个,如此一来,她这个小小的作坊,不到三天的功夫,就病倒了一大片人,流水线自然是没有办法开起来了。装病怎么会和身份证扯上关系呢?当然会有关系。生了病,得用钱去治疗。钱在哪里,钱在银行啊。我们这些外来妹,谁的身上会有三五千块现金揣在身上呢?当然,我这个刚到广东的人,身上肯定没有广东银行的卡,只可能有家里的银行卡。对了,我就对女老板说,我生病了,得去银行取一点钱,要身份证才能取到,如此这般,就把身份证骗到手了。至于这张身份证能在我的手里呆几天,那我可算不到,因为不是这就不是我自己能主宰的事情了。

我的机会也挺好。上班到三点多钟,流水线突然停下来了。车间里面响起了八字须的声音:“各位,今天的工作就做到这里,我们提前下班,明天早晨再来班吧。”下班的时候,听见几个老工人小声议论说,手头上的订单都做完了,明天来也不一定有事情做呢。昨天糟老头不是说,有几百万的订单要生产吗?后来据知情的人讲,所谓的几百万订单,也只是客户表示有下单的意向,并没有正式把订单下过来。于我来说,一天上几个小时的班已经无所谓了,因为我就想离开这里,上班少更好一点,我给他们白做的活儿就少一些,走的时候,心理也平衡一些。提前下了班,我就想着去骗身份证了。

我去了办公室。运气不错,女老板在那儿。我对她说,我生病了,要取钱,所以要拿身份证出去用一下。胖女人问我:“你什么时候进厂的?”我告诉她,昨天进厂的。她说:“你昨天才进厂,今天就要身份证呀?”我说,我的银行卡是外地的,中午去银行取钱,银行要我拿身份证过去,才给我办理。她问我:“你生了什么病?”我说:“头痛,而且还有点发烧,喉咙也不舒服。”胖女人看了看我,我的心里也在怦怦跳,生怕她伸出手来在我的额头上摸一下。那样就穿帮了。可是,胖女人并没有这样做。一听说我病了,她似乎有点想躲避我的意思,或许是怕被传染吧?我猜想,那个时候,她或许只希望我快点离开办公室,不要在那儿污染了办公室的空气吧,她看了看我的厂牌,只见她迅速打开抽屉,找出了我的身份证放在桌上,但是同时扣下了我的饭卡,对我说:“用完了身份证,就拿过来换饭卡。”

被扣了一天的身份证就这样回到了我的手中。走出办公室,我拿着身份证看了一遍又遍。那是我的身份证,真的是我的身份证,没有假。平时,倒没有把这一张小小的牌子放在心上,总觉得就是一张牌子,可是,失去它的时候,才知道它的宝贵。在广东这个陌生的地方,没有它在身上,我是十步难行呀。揣着身份证出去转了一圈,我又回来了,把身份证jiāo了上去,因为我要换回我的饭卡。吃晚饭的时间到了,虽然饭堂里面的饭特别难吃,但是我还得用它来充饥。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吃过了晚饭,天色还早。放下饭碗,我就去找通往大妹工厂的小路了。我很快就走到了高尔夫球